【影子籃球員/葉赤】感冒

*CP:葉山小太郎×赤司征十郎


* 很多餘的背景設定:小太郎曾經向赤司告白,不過被拒絕了


*注意:故事裡有算是自創角的五號,不過戲份不多

           爛尾


*內容平淡,比起CP文我更注重在隊員間互動的描寫

 

 


「借過、借過,撞到不負責歐──」

洛山高中放學時間,葉山小太郎在走廊上奔跑著,就算撞到了人也未因此而減速。剛剛班上的人找他聊昨天電視上轉播的NBA比賽,他興致一來,聊得不小心忘了時間,才會落得現在的情況。

要是遲到那就不好了,身為隊長的赤司可是會很生氣的。

心裡這麼想著,他瞥了眼手錶,然後加大步伐往體育館奔去。



輕手輕腳的將門拉開了一個小縫,葉山小心翼翼的窺視著裡頭的情況。

此刻體育館內早已聚滿了來參加練習的社員,有些人正在暖身,而其他的人則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做傳球、投籃等練習,然而,其中確也不乏有正在偷懶的人。

……偷懶?

有赤司司在看的情況下,居然還有人敢偷懶?

他疑惑的了眨了眨眼,接著再左右張望了一會兒,卻沒見到預其中的紅髮,取而代之的是身為副隊長的實渕此刻正站在場邊指揮大家練習。

於是,他拉開體育館大門,跑到了實渕旁邊,歪著頭問:「玲央姐,怎麼是你在監督大家練習?赤司司呢?」

「他今天身體不太舒服,上午時就早退了。」

「誒──為什麼?是生病嗎?很嚴重?」

「我覺得應該是。」

赤司雖然做為奇蹟世代的ㄧ員,又在入學不久後便升格成為隊長,即使如此,他也沒因此自傲或著怠惰,反而更加勤奮的練習,以身作則。總之,他的認真是洛山籃球隊的眾人有目共睹的,所以,會讓一向認真練習的他早退,表示他肯定病到了無法按自己意識行動的地步。

「這樣的話,我們是不是該去探望一下比較好啊?」他記得赤司是一個人住的,而明天開始就是周末,如果他是真的病的無法行動,不就等於是三天都沒人照顧了嗎?這樣一想,他不禁擔心了起來。

實渕顯然也有著一樣的想法,於是說:「那等一下就找永吉和五號一起去吧,去之前我會先發個短訊通知小征。」

「嗯。」聞言,葉山用力點了下頭,臉上是大大的笑容。

「那我先去暖身囉。」話說完,他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小太郎。」見狀,實渕連忙喊住對方。

「怎麼了?」眨了眨那大大的貓眼,小太郎一臉疑惑。

「你今天遲到了五分鐘,要加跑操場五圈,別想蒙混過關。」實渕平靜的說道。

回應他的是ㄧ個心虛的微笑。





由於已經達成了共識,部活結束之後,葉山、實渕、永吉與五號四個人便以實渕為首踏上了尋找赤司住家的旅途。



望著眼前的建築物,葉山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玲央姐。」

「什麼事。」

「雖然我們說要到赤司司家,不過,你確定是這一間嗎?」

手裡拿著和顧問要來的資料,實渕再一次合對門牌地址:「確實是這間沒錯。」

果然如此嗎?他就覺得以實渕的個性不可能會帶錯路的,可是……這棟建築物……實在是……實在是……

「這棟建築未免太小了吧──?我以為赤司司會住豪宅的耶──!」原來只是那種隨處可見的小公寓嗎!? 

武吉接著說:「我以為會是傳統的木造日式建築。」

五號表示:「咳咳咳咳咳咳咳。」

五號也是今天的病號之ㄧ,他得了小感冒、扁條線發炎導致喉嚨不舒服,所以只好ㄧ直戴著口罩,一整天下來也沒說什麼話。

……

看著ㄧ臉失望的隊友,實渕有些無言──他們究竟是把他們的隊長神格化到什麼境界去了阿?

雖然心裡有疑問,但他並沒有興趣去研究,俗話說的好,跟笨蛋認真你就輸了!

他堅持:「反正,我沒有找錯地方。」

「喔。」失望歸失望,既然沒有弄錯家,葉山便上前按了門鈴。

叮咚──

眾人在門口等了ㄧ會兒。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都沒人出來應門耶。」葉山皺著沒看向後頭的同伴們。

見狀,實渕掏出手機撥打赤司家的電話,然而,不久後的他也露出了和小太郎同樣的表情。「不行,不論是電話還是手機都沒人接。」

「會不會是在睡覺啊?」武吉猜測。

「有可能,」實渕一邊思考一邊說「說不定他根本就沒看到我發給他的短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譯:那怎麼辦,我們要回去嗎?)」五號顯得有些遲疑。

聞言,葉山立馬反對:「我不要!一向認真練習的赤司司這一次會請假,就表示他病得肯定不輕,所以我要等看到赤司司,確認過他的身體情況後再走!」

「可是小征不接電話……」

就在眾人陷入膠著之際,武吉突然大步走向前。在大夥的注視之下,面對赤司家的大門,他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喂──赤司征時狼──聽請回答──」那音量大的足以撼動天地。

即使如此,深鎖的大門還是一點開起的跡象都沒有。

機械式地轉過頭,武吉正色道:「看來他真的在睡覺。」

說完,他便接受到了自家副隊長的迎頭重擊。

「你白癡啊!居然在光天之下大喊小征的名字,真是有夠丟臉的,要是小征剛好醒者的話我們就完了啊!」

被揍的武吉一臉無辜。

「那不然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叫他?」

手指扣著下巴想了一會兒,身為決策者的實渕這才抬起頭環視周圍的三個人,說:「這樣的話,只好……」





「啊、好痛」

乾渴的喉嚨,發出虛弱的呻吟。

「你們……小力一點啦……」

葉山小太郎那看似無辜的貓眼睜得好大,眼角還隱約泛著淚,企圖反抗的手在空中掙扎著,抓到的確是一片虛無。

即便他這麼說了,後頭男人們的力道還是不斷增大,如海嘯一般向他襲捲而來。

他終於忍不住大吼:「夠了!就叫你們小力一點了嘛!」



以被窗框卡住的臀部為界,小太郎半個身子進入屋內,無東西可支撐的上半身在空中猛力掙扎著。而屋外,武吉等人則抓著他的大腿使進全力向前推進。

爬氣窗。

沒錯,他們現在所做得事就是爬氣窗。

這棟公寓每層樓的右側都有個小氣窗,赤司剛好居住在ㄧ樓,而此時附近又剛好沒人,他們才得冒著當成小偷的風險執行這個危險又大膽的計畫──先讓ㄧ個人借爬窗進入屋內,再讓他從正門口讓幫大家開門。而負責執行這個任務的代表,當然非四人中體型最纖瘦的葉山莫屬囉。但也因此,才會讓事情變成現在這個局面。

「哇啊!痛痛痛!我的腰好痛!」

「啊,我的手指刮傷了啦!這叫我明天怎麼打球啊?」

「哇阿──!是誰?誰偷摸我屁股?五號,說,是不是你?」

「咳咳,咳咳咳!(譯:不是,不是我!)」

「你騙人,我知道你覬覦我很久了,你這個變態──」

「夠了,你是想把人都引來嗎?快給我進去──」憤怒從腳底竄上腦門,忍受不了對方吵鬧的實渕發出了怒吼,所有的怒氣全都化為手裡的力氣猛地向前推去,讓小太郎終於得已通過這「卡臀難關」,但也因為這樣,他在毫無心裡準備的情況下往地面落下。

彷彿碼戲團的表演ㄧ般,小太郎運用他超乎ㄧ般人的身體能力,在接近地面時雙手撐地,接著,是ㄧ個後空翻,他的身體在空中靈活地翻了一個圈,而後雙腳著地。

愚蠢的表演本該到此就結束了,不料,落地時他的左腳卻踏上了一個十分光滑的東西,這使的地板向是抹了油般,他ㄧ個不穩,再度往地面摔去。

「好痛!」

感覺刺痛彷彿在腦中炸裂了開來,接著則是一陣又一陣的暈眩。該死,他撞到頭了。

「嗚......」

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之下,他只能維持著倒地的姿勢ㄧ會兒,等暈眩感退去之後,才以雙手撐地的姿勢坐起,右手摀著頭上方才撞到的那個位置,左手則是抹掉了臉上那與地板親暱接觸所造成的黏膩。然後,他抬起頭。

「……誒?這是!?」

在他的眼前是由霧面玻璃所做成的拉門,由於門並未關緊,他能看到其後那有些陰暗的小空間。室內充滿了霧氣,使的眼前的ㄧ切都變的模糊。滿地的泡沫、散落的瓶瓶罐罐與水瓢、躺在地板中間的肥皂……

他看見了一個裝滿水的白色大水缸,除了頭部之外,紅髮的人兒閉著雙眼、全身赤裸泡在其中,還差幾公分就會滅頂。此情此景讓他嚇得睜大雙眼,忍不住脫口而出:

「赤司司?」





事情發生後,葉山先將赤司從水中撈起抱至臥房,接著才到大門口為被關在門外的籃球隊同胞們開門。聽聞赤司的事,大夥兒都趕忙聚集到了臥室裡。

「不能讓小征一直光著身體,我們先幫他穿衣服吧。」指揮官實渕這個說

無奈的是由於在浴室裡受到的衝擊太大,小太郎的鼻血留不停,為了避免失血過多導致貧血的窘境,他只能含淚將替赤司穿衣服的任務交給武吉與實渕,自葛兒落寞地在牆角種磨菇,埋怨鼻子的不爭氣。

見狀,五號默默走到他身邊蹲下,然後伸手戳了他的腰。

「幹嘛?」葉山悶悶地抬起頭。

五號將剛剛在床頭找到的東西塞給他,他低頭看了眼手上的東西。

「感冒和腸胃炎?」

「啥?」在幫病人蓋棉被’的實渕兩人並沒有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看著手上的藥袋,他又重複了一次:「赤司司生的病感冒和腸胃炎。」

眨了眨他那好比貓一般大的雙眼,眼中充滿了疑惑:「那是什麼很嚴重的病嗎?」

「……居然問這種問題,笨蛋果然不會感冒。」實渕喃喃。

「啥?」

「呃、不,沒什麼。」裝模作樣的咳了兩聲,實渕才開口:「腸胃炎和感冒都是病毒所引起的,算是很常見的病,症狀有嘔吐、腹瀉、發燒、疲倦、肌肉痠痛等,而且若是腺病毒或輪狀病毒,也可能會同時侵犯呼吸道,引起患者輕微流鼻水或喉嚨痛。」

「發燒?可是赤司司並沒有發燒啊?」他的身體根本就冰的要死。

「那是因為直到剛才他都泡在水裡,所以體溫比較低。」

「原來是這樣,難怪剛剛我把赤司司抱裡水面時他的手好像在發抖。」

不,以最近來續好幾天的低氣溫來看,只要是人都會發抖的。聽話的三人人士默默在心裡吐槽。

「不過小赤平常不是挺健康的嗎?怎麼會突然感冒啊?」武吉問。

「不知道,不過現在大家都聚在這兒也不是辦法,」環視了周圍的人,實渕說:「我們先分配接下來要做的事吧,我和葉山做晚餐,武吉你去整理浴室。」

「咳咳咳?(譯:那我呢?)」五號疑惑地指著自己。

「你身體也不舒服吧?就留在這裡照顧小赤吧。」

語畢,便領著另外的兩個人離開赤司的房間。





廚房裡,兩個大男生都挽起了袖子忙碌著,實渕在煮稀飯,而葉山則被命令在旁邊的餐桌上挑菜。在兩人動作的同時,廁所裡還傳來武吉清理浴室的聲音。

『猩~猩~刷~馬~桶~~~』

滿腦子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小太郎將菜葉裡爛掉的部分挑出,然後把完好的部分扔進待會而要煮的鍋子內。

「話說回來,原來你會做菜阿。」

「那當然,」實渕明顯是起了興趣,他自信地說著:「畢竟抓住男人的心就等於抓住男友的胃,所以我當然必須好好磨練我的廚藝。」

「哇啊!聽起來好酷!」

「好說。」

「呵呵,這種時候就會慶幸還好你不是我的的人。」說著,小太郎直率的笑了。

「嗯~如果我也來學煮菜的話,不知道赤司司會不會喜歡上我?」

「那是不可能的吧,與其去學煮菜,不如在籃球上多下些工夫,社課不遲到、練習不偷懶什麼的還比較能增加小征對你的好感。」

「唉──果然嗎?」





「嗚嗯……」

赤司在一片溫暖中昏昏沉沉的睜開了眼睛,還沒清醒便依平時的習慣而坐起身。

除了頭與胃部之外,他感覺身體的其他部分像被掏空了一樣,顯得有氣無力。這樣不熟習悉感覺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頭好痛……

他伸手按住額頭,試圖緩解那討人厭的暈眩感覺。

胃,還在翻攪著。



原先還有些吵鬧的洛山正選四人頓時全安靜了下來,八隻眼睛一致看向了床上的人兒。對方雖然坐姿端正直視前方,但眼神渙散,明顯是還沒清醒。

「赤司司,你終於醒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葉山在赤司尚未開口前便逕自撲了上去,也不顧床上的病患是否會覺得不舒服。

一手按著人兒的肩膀,他將另一手掌貼在對方的額頭上:「太好了,好像沒發燒的樣子。」

一醒來還有些迷糊的赤司顯然還沒進狀況:他記得他方才明明還在泡澡的,怎麼一下子就跑到房間裡來了?而且,在房裡的這些人又是怎麼一回事?

方想思考便感到頭疼。他微擰著眉,開口:「……你們怎麼在這裡?」

「因為聽說你生病了,所以我們來看你。」

「那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這下可問到重點了。

開什麼玩笑!爬窗什麼的事實哪能說出來啊!

在旁的三人都是心頭一驚,實渕更是在小太郎興奮地想開口繼續回答之際,一個巴掌甩到了對方的臉上。

無視小太郎痛苦的哀嚎聲,實渕微笑道:「我們按著教練給的地址來到你家外面,確發現大門是開著的,所以就直接進來了。雖然在生病,但居然忘記關門,小征實在你太租心了。」

五吉接著說:「後來小太郎發現你在浴室睡著了,所以就把你抱到房間裡來了。」

「……」

赤司看著他們,安靜的一句話都沒有說,很明顯是還在消化資訊。

就在大夥還在掙扎是否要說出實情時,赤司才將視線移向了放在矮桌上的飯菜,而後,從肚子裡發出了響亮的叫聲。

「……小征要吃飯嗎?」

「飯?」

「嗯,飯是玲央姐做的歐,還有小赤最愛的湯豆腐。」

「超好吃!」剛剛就埋首於飯鍋中的永吉抬起頭比了個讚。

「咳咳咳咳咳咳。」五號一邊說,手腳一邊在空中不停比劃,食物的美味程度不言可喻。

「……」可是,胃……

看赤司的臉色有些差,玲央擔心的問:「怎麼了,沒有食慾嗎?」

「赤司司你需要的話我可以餵你歐。」

「我才不需要你餵。」赤司有些惱火的反駁,但罵到後來又有些力氣不足,使的語氣並沒有平時所有的威嚴,聽起來還有些虛軟。

「哇啊!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赤司司你真的病的好嚴重。快起來我們一起吃飯,之完才有力氣繼續罵人歐。」

「……」

赤司先是看了看吃飯的眾人,再那滿桌的飯菜,然後才在葉山的連拖帶拉之下緩緩起身坐到了矮桌前。

就這樣,五個人團團圍在矮桌前,武吉懷中抱著飯鍋,快速的大口扒著裡頭的飯,小太郎吃得臉上與桌子上都是飯粒,其餘三人則是安靜而優雅的吞食著。其中,又以赤司吃飯的速度最微緩慢。

「不過小赤你怎麼會突然感冒了啊?」嘴裡塞滿了飯,武吉口齒不清地說。

赤司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對方是在跟自己說話,他想了一會兒才說:「大概是前幾天都太晚睡了吧。」在平時,如何安排球隊的訓練計畫其實就他煩惱了,再加上下下星期就要段考的關係,最近他每天都熬夜熬到凌晨。

「赤司司你太不小心了。」小太郎聽得很是心疼。

「幸好接下來是周末,還有時間可以好好休息。」實渕說。

「啊!赤司司如果你到星期一還是不舒服的話,我可以幫忙抄筆記歐。」

「你是二年級的吧?幫小征抄筆記有屁用阿。」說著,他用力拍了下小太郎的後腦杓。

「哇阿,泠央姐好暴力。」撫著頭誇張地叫著,然厚後腦勺又受到了二度重創。

赤司靜靜盯著吵鬧不休的兩人(嚴格來說只有小太郎一個人)一會兒,嘴腳勾起了一抹不明顯的微笑。

「可以啊,就當成是預習。」

「先提醒你小太郎的字可是很醜很亂,而且他也不太會抓重點。」實渕說道。

「沒關係,就算看不懂,可以拿來當計算紙。」

「阿──連赤司司都欺負我!」





吵鬧不休的晚餐結束之後,在自家隊長與副隊長的督促之下,大夥兒便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啟了讀書會。

五號和玲央都靜靜的填寫著參考書上的題目,武吉則因為頭腦不好,常常在作答時發出類似「嗚──」的痛苦聲音。

即使狀況不佳,赤司也跟著攤開了國文課本放在自己面前,但到底有沒有真的吸收進去便不得而知了。

其中最混的便屬小太郎了,他在讀書會開始三分鐘後,便開始東張西望,一整個就是靜不下來。

而在累人的讀書會結束之後,為了方便照顧赤司,大家乾脆直接在房間裡打地舖,就這樣七橫八豎地躺在赤司的房間睡著了。



赤司再次醒過來時,已經是半夜兩三點的時候了。

夜晚的月光照在他的臉上,他自床上坐起,迷迷糊糊的瞥了眼正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的學長們。為了不吵醒人,他輕手輕腳的翻下床,墊起腳走出了房間。

因為眼前還有些花的關係,他只得扶著冰冷牆壁,在漆黑一片的走廊上緩慢走著。

「赤司司,廁所不是那個方向歐。」

突然從耳邊冒出的聲音令赤司為之一愣,他腳一滑,重心不穩的往前撲去。

幸好他反應快,連忙穩住了身子。然後,後頭的人確在此時拉住了他的手,然後手一用力,便將人攬進了懷中。

「呼,還好,剛剛嚇了我一跳。」盯著懷中那雙紅瞳,葉山笑得很天真。

「!?」

突然和學長近距離對上眼,赤司感到臉上一熱。

他尷尬的別開眼,顧不得平時的修養直接對著葉山惡狠狠說: 「我當然知道廁所不是那個方向,我是要去廚房喝水。」

「我以為你是因為發燒而意識不清楚走錯路了嘛。」小太郎的表情顯得無辜。

「那也不要突然出聲,要是害我摔倒去該怎麼辦?」

「放心,我會跌下去之前再次接住你的。」

「……」

見狀,赤司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就是無法認真的對對方生氣。



一起來到廚房後,小太郎倒了兩杯水,其中一杯交給對方,自己則拿著另一杯,靠在流理臺上喝著。

溫熱的液體滑過喉嚨,這讓小太郎瞬間清醒了不少。

「對了,吃飯的時候我發現我四處張望了一下,我發現的書架上有好多書歐。沒記錯的話,好像還有原文小說。」

相較於對方的反應,赤司顯得冷淡的多:「那個只是偶爾看一下,當個消遣而已。」

「可是超厲害的耶,原文小說對我而言根本就等於無字天書啊。」一想到自己那悲慘的英文成績,他對對方就更加感到敬佩。

「多練習就好了。」說著,他又喝了一口水。

葉山看著眼前的人,對方的身體靠在餐桌上,兩隻手緊緊貼著馬克杯,正小口小扣慢慢地喝著。那動作輕輕柔柔的,讓他連想到正在汲水的貓咪。

「你在看什麼?」

他剛才連想的出神,完全沒發現對方早在這段時間內早就將水全部喝完了,然後還順便看了他好幾秒的時間。

對於人兒的問題,小太郎也不打算隱瞞,只是聳聳肩:「我只是在想,加上吃飯和看書,我今天難得可以和赤司司講上這麼多話,還滿開心的而已。」 

「還好吧,我們平時不也會說話嗎?」

聞言,小太郎更是激動的開口:「那才不一樣,平時的赤司司總是板著一張臉,會和我們討論的是也僅只於球隊上的事情,今天要跑幾圈操場,今天誰的球技又退步了,講來講去都這些事情,我和玲央姐他們偶爾也會想和赤司司開開玩笑,聊聊班級的趣事或是老師們的八卦之類什麼的日常瑣事嘛。」
此時的他彷彿被打開了某個開關似的,將平時累積已久的想法一股腦和盤托出。一口氣說完了之後,他才驚覺自己剛才說了什麼。他驚訝地看向了赤司,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對方的反應。

此時的赤司雙手抱在胸前,左手撐的右手手軸處,隨著右手往上看,食指的指節正貼在薄唇上,嘴裡似乎還喃喃著什麼。看的小太郎有些膽戰心驚。

赤司就這樣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臉上沒有認合的表情。

「我很驚訝,你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

要挨罵了……

感覺冷汗滑過臉頰,小太郎忍不住閉上了眼,縮起脖子等待即將來臨的判決。

緊張的氣氛過了幾秒,他並沒有接受到預期中的責罵,取而代之,一雙並不算大的手撫上了他的後腦杓,輕輕揉著他的栗色髮絲。

「……?」

疑惑的張開了眼,他看見赤司就站在他面前,抬頭看著他。張秀氣的臉上是溫和優雅的淺笑。

「關於之前的我太過嚴厲的事,我很抱歉,回去會好好檢討的。」

那笑容看起來雖然淡淡的,但是,小太郎確發現他無法移開眼睛。

不自覺的,他伸出手環住了對方,將臉埋入對方的肩頸之間。



太奸詐了,赤司司……竟然露出那種表情……

這樣子……會讓人忍不住想趁人之危阿……





星期一晨練結束之後,籃球隊的社員們分分背上背包,三三兩兩的離開了體育館。

然而,本該走在其中的正選五人並不在其中,因為社團結束之後,小太郎、五號、永吉和玲央全都在赤司的要求之下留了下來。

四個大男生面面相覷,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被要求留下,只好看著自家學弟翻找東西的背影耐心等待著。

等了一會兒後,赤司才回過頭向他們招手:「五號、永吉和玲央,你們過來一下。」

聽到自家隊長在叫人,三人全都乖乖走上前,只見赤司從書包中拿出了三個便當盒……

「小征,這是?」實渕有些不解。

「便當。」

「為什麼突然作便當給我們吃呢?」

「就當做上星期你們照顧我的回禮。」

「誒~~」一旁的小太郎看得很是羨慕:「不公平,我也要吃赤司司親手做的便當啦~~」

「哦?是這樣嗎?」眨了眨他那紅色的瞳,赤司饒有興趣開口:「我以為……和手做邊當比起來,你會比較想和我出去約會?」

「嗯?赤司司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驚訝的眨了眨眼,葉山幾乎不敢相信他聽見了什麼,就連在一旁的隊友們也是一臉震驚。

「小太郎,我從來不知道你的耳朵有這種毛病。」

「唉呀,我不管啦,赤司司你再說一次嘛!」

「……我只重複這一次,」雙手抱在胸前,赤司昂起頭,眼睛直直看著對方:「我說,我˙願˙意˙和˙你˙出˙去˙約˙會。」

此話一出,體育館先是安靜了三秒,接著暴發出了如雷的居大聲響,嚇倒了不少經過的學生與老師。

「天啊!我剛剛聽到了什麼?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小征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不要想不開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

很明顯的,受到嚴重衝擊的落山三人驚訝的語無倫次。而身為當事人之一的小太郎,因為這段告白對他衝擊過大,導致大腦當機,一整個陷入石化的狀態。

看著眼前混亂的情景,赤司無奈的嘆了口氣。

學長們這種亂哄哄的個性,恐怕永遠也改不過來吧?



END



後記

(這其實是2/7時寫的後記,2/17補充的則是在下面)

在寫文時,我的腦袋裡充滿了幻想中的小太郎的聲音
哇啦哇拉實在是有夠吵的XD

關於這篇文,原本我是想設定洛山四人都喜歡赤司的,
但如果真是如此,總覺得玲央姐就會無敵了XD
畢竟文中的小太郎其實並沒有比其他人突出的地方
最後只好默默的把這設定刪掉了ˊˇˋ

其實,比起奇蹟X奇蹟的配對,
我更喜歡他們與現在隊友的配對,比如黃笠ˋ紫冰,
洛山的人其實都滿可愛的,但或許是因為戲分還不重,
所以文還不多吧ˊWˋ
嗯,希望以後會增加好多好多~


(2/17補充)

現在的我文章剛寫完,還處於腦代亂哄哄的狀態ˊˇˋ

關於這篇文,剛開始我原本只想寫個2000字就好了,
但不知怎麼的寫著寫著就暴增到8000字了,嚇死人˙_˙)!

和以前的文一樣,這篇同樣花了我很多時間,
但可能是在久沒寫了的關係,它被我寫的像個流水帳,
墜字也多,更糟糕的是收尾頗為潦草......
誰叫明天就要開學了呢Q_Q

因為一直拖著也不是辦法,所以我還是先把它放上來了,
不過之後應該會找時間再修改修改吧ˊˇˋ


以上,感謝賞文歐^_^ 


评论
热度(14)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