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及岩】安眠

*CP:及川徹×岩泉一


*臨時想到的短篇,內容ˋ結構可能不怎麼完整,請見諒

 

 

 

早晨,陽光穿過窗戶灑進房間之內,照亮了原先還很昏暗的房間。


岩泉一緩緩自床上坐起,他先是慵懶地伸了個懶腰,而後起身,走到窗戶旁邊,欣賞早晨那純粹的美景。

空氣,是一片清新。

「呼阿~」

他有些迷糊打了個哈欠,微微瞇起的雙眼眼角不經意地瞥見有烏鴉飛過天空。

回想起昨天的事,方才在他眼中的色彩頓時全沉澱了下來。他轉過身,望向那方才還躺在身邊、現在也還在床上賴床的自家戀人--及川徹。此刻的他正蜷縮著身體窩在被窩中,只露出了半顆頭。那一向自信帥氣的臉龐上有著與之不符的疲憊,眼角隱約還能看見些許累痕。

這事要是發生在平時,他絕對是給他一巴掌乎下去再說,但今天卻不然。

今天會如此寵溺他是有原因的。

回想起昨天的事,岩泉一忍不住嘆了口氣。

一切彷彿還歷歷在目。



I˙H四強賽,青葉城西對上了打敗伊達工業,在強敵環伺中脫隱而出的黑馬˙烏野高中。即便雙方在開場時都打的有些不穩,青葉城西仍是倚靠較佳的團隊默契與經驗技壓烏野,在及川的帶領下順利拿下第一局。

然而,在卻在第二局之後陷入苦戰。

烏野高中急起直追,接連不斷奇襲戰術加上隊員間的相互配合出乎大家意料得讓青葉城西陷入苦戰,後來以些微的比數差距拿下第二局。

第三局開始,正處於勢頭上的烏野接二連三地打出了強力的扣球。那些球雖然都被自家隊員們一一接下,卻也使得前排選手在不知不覺間站的太後面而不自知。

縱使處於下風,但大夥兒全都沒有放棄,對於對方打過來的球全都一一地還以顏色。

比賽因而進入了延長賽。

小個子跨出大步,雙手先是向後擺而後拉起。他左腳一蹬,整個人彷彿長了翅膀般飛躍而起,在空中,那纖細的右手準確對上了二傳手所拖過來的球,他手腕輕輕一彎,球出乎眾人意料地成直線下墜。

儘管他飛撲救球,及川接著將球推向高空,金田一猛力揮動手臂……但球卻沒有如眾人所想像般落入敵陣,它最後打在網子上的白子帶子上,飄然落地。

啪搭。

球落地的聲音宣告了比賽的結束。

最後,I˙H預賽第三輪,青葉城西便以25-27止步於第三輪。

同時,也代表了三年級的就此隱退。



賽後,大夥兒開了檢討會,在同伴面前及川雖然仍強顏歡笑,但在兩人獨處時還是忍不住落了淚。

「岩醬,我真得很想贏阿……很想贏過那個有飛雄在的烏野……」

從先是輕微的抽泣,身體因情緒激動而些微顫抖,到後來的發不出聲得哽咽。

他知道他在自責,自責身為輕葉城西的指揮官,卻無法阻止烏野的攻勢,無法……帶領大家進軍全國。

面對難得這樣情緒失控的戀人,他張了口想說些什麼,然而……事情已成定局,現在再多說什麼都全是枉然。

不如讓對方好好的大哭一場,是吧﹖

這麼想著,他將原本想說的話全裹入腹中。拉過對方的手,讓對方能夠將頭埋入自己的肩頸中,另一隻手則輕撫著對方的背。

就這樣,盡情的哭吧。



走到熟睡得它身旁,大手撫上及川及川徹那毫無防備的睡顏,岩泉不自覺地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昨天的辛苦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END





--番外--



早上六點,及川和岩泉走在上學的路上。

由於昨夜難得的情緒失控,和往常相比,及川顯得有些精神不濟。

即便如此,他仍是聽到了後頭三三兩兩走著的人中,傳來了女聲的討論聲。

「啊!前面那個是及川學長嗎﹖」

「好像是耶。」

「啊~及川君,好想上去和他合照喔。」

「可是……這樣不好吧,昨天前輩所屬的球隊才剛輸球,他現在或許沒那個心情……」

聞言,他苦笑了下,停下腳步,回過頭一如往常地帶著笑容和女粉絲打招呼。

「早安啊,小貓們。」

沒想到,女孩們的反應都是一愣。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及川溫柔地問著。

「就是……」

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感覺到從及川後方的人身上所散發出的殺氣,女孩A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吱吱嗚嗚了半天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不……什麼沒有。」

「這樣啊,那」

「呃,抱歉,我們還有事,先走了!」見女孩A膽怯,女孩B立刻拉了同伴的手,丟下這句話後便雙雙逃之夭夭了。

對於她們的反應,及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他轉過身詢問身旁的人:「岩醬,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啊﹖沒有阿。」

「是喔,那為什麼剛才的小貓們看起來好像很害怕的樣子啊﹖」

「或許他們終於發現了你是個空有外表而無實際內涵的蠢蛋了吧。」

「岩醬,自覺比不上就造謠毀謗是不好的喔。」

「……欠揍!」



於是,兩人便在大街上玩起了你追我跑的遊戲。

及川仗著自己腿比較長且擁有較佳的運動神經,硬是將岩泉狠狠地甩在後頭。一邊跑還不忘順便用言語攻擊後方的戀人,似乎是吃定了對方絕對不會和自己鬧分手。

……不過,是他的錯覺嗎﹖總覺得粉絲們的臉笑得有些僵硬﹖而今天關注他的人似乎也以往多上許多﹖

心裡抱著疑問,他就這樣逃進了學校。

「早阿,金田一。」

在川堂遇見同樣正要去晨練的學弟,及川親切地搭了招呼,然而對放確也露出了和那些女孩們相同的表情。

「學長,你的臉……」

「嗯﹖怎麼了嗎﹖」及川有些不明白的眨了下眼。

金田一的右手先是指了指他的臉,而後,手止轉向川堂的布告欄。

透過樁在布告欄外上的玻璃的反光,及川看見他那一向帥氣的臉龐上,左眼的位置被人拿油性麥克筆塗了一個大黑圈。



……

節哀囉,及川學長。



END

 

 

 

 

後記

 

嗯,還是老話,
好久沒寫文了,總覺得怎麼寫怎麼不對勁啊ˊˇˋ
不過或許是因為這篇的文章結購比較簡單的關係,
這篇寫得比較快,只花了我......六個小時(掩面)

在寫文的時候,
我完全是想抱著想看”岩泉摸及川的臉頰”的想法寫得,
及川總是愛造口業,而岩泉雖然常常在毆打他,
但內心其實還是喜歡他喜歡得不得了,卻又不敢坦率承認,
不覺得這樣的關係很棒嗎?(笑)

不忍說,雖然標題我老早就訂好取叫安眠,
但實際在想時卻一直想成是”安息”,真是對不起啊,及川君XDD

是說,沒想到排球少年第一個寫得CP文會是及岩呢,
我明明沒有特別喜歡這一對阿XD 比起來我更喜歡影日ˋ黑研等,
只能說這就是靈感大神的奧妙所在吧XD

題外話,可能是因為台版目前只出了第一集的關係,
排球少年在台灣還不怎麼紅,不過以後絕對會紅起來的,
大家要快去看喔!!!(笑)

以上,感謝賞文,可以得化也希望能收到感想喔^_^


评论(4)
热度(12)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