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黑研】雛雞

*CP:黑尾鐵朗×孤爪研磨

*時間點:黑尾國三、研磨國二的時候

 

 

三月,又到了高中放榜的時候,幾家歡樂幾家愁,走廊上到處可見人們三三兩兩群聚談論此事,有些是老師,有些是學生,偶爾還會看家長

 

課堂上,班導發下了升高中的志願表,要學生們帶回家和家長討論、填寫。


『好快喔,明年就要輪到我們了。』回想到那些神色不一的人們,研磨如此想到。

當初考初中時,他沒怎麼思考就報考了有兒時玩伴在的學校,然而兩年的時間很快就過了,很快的,他又再次面臨這個問題。

是該跟隨黑尾的腳步?還是進入另一所高中,另闢天下?

他,還沒有結論。



放學時間,研磨獨自一個人留在班上。他是留下來等黑尾的。身為應屆畢業生,黑尾被班導師叫去討論填志願的事,而習慣和他一起回家的自己也只好留在班上等待了。

玩著手裡的遊戲機,他並沒有去注意時間到底過了多久,直到黑尾的聲音將他拉回了現實。

抬起頭,他所等的人正站在門口。

「抱歉,等很久了嗎?」他說。

「還好。」

「那我們回去吧。」



走在熟悉的回家路線上,感覺微風拂上自己的臉龐。粉紅色的花辦自身旁飄過。

三月,同時也是櫻花盛開的季節。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走在前方的研磨。

「今天上課的時候,我們老師發了志願表叫我們回去填寫。」

「喔,你決定要考哪所高中了嗎?」

「還沒。那你呢,最後決定好讀哪一所了嗎?」

「有喔,是音駒高中。」黑尾答道。

「為什麼?以你的程度,應該能上更好的學校吧?」歪頭,研磨的臉上滿是不解。

「是沒錯,不過那所學校不管在課業和體育的程度上都不差,其中,排球社還一度打進了全國大賽。雖然近年來有些沒落了,不過這樣才好,我要進去『光復』排球社!

而且最近我聽說貓又教練要復出了,再加上我的加入簡直如虎添翼,音駒能再次闖入全國大賽的機會大大的上升了喔。」

說著,黑尾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自戀。」

面看著那樣的黑尾,研磨不知怎麼感到有些緊張,他跨開腳步,同時低下頭假裝喝飲料。

「不過聽起來好像不錯,那我明年也去考那間高中好了。」

聞言,黑尾有些不以為然。

「你喔,又是直接看我念哪間就考哪間。雖然說這樣沒什麼不好,可是你又不是破蛋認媽的小雞,也差不多要有自己的看法、決定自己想唸哪一間高中了吧?」要是研磨就這樣對他產生依賴感的話,他對人家的父母也不好交代阿。

對於兒時玩伴斥責,研磨微微皺起了眉頭。

「我有想過阿,可是阿黑你是我小時後唯一的玩伴……雖然我們兩個不同年,但一直以來,你都在我的生活裡佔了很大一部份,所以我有點難想像,沒有阿黑存在的高中生活。

況且,當初是你自己將我拉進排球的世界,叫我陪你練一些從電視上亂學來的招式,也叫要我在被學長們刁難時不要放棄……所以我覺得,如果高中得時候如果不是和你一起打排球的話,那就沒有意義了。」

一口氣將心裡的話說完,研磨頓時感覺輕鬆了不少或許因為對方是自己的兒時玩伴,所以他才會如此坦白。

而對於對方突如其來的告白,黑尾聽的一愣一愣的,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回覆些什麼。只見他左手扶額,看起來有些苦惱。

「…….你阿,可以不要頂著一張撲克臉說出這種讓人不好意思的話嗎?」

「嗄?我說的話很正常阿?」

「哪裡正常了?正常人才不會這樣說話。」

……



結果,關於未來就讀高中的討論,變成了兩人對於說話方式見解的拌嘴大會,而原先的話題也就此無疾而中了。

至於他們兩明白到討論時那複雜的心情是什麼時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END





後記

讀者們日安,這裡是半夜不睡覺在打文的佑子,
其實是原本我躺在床上思考另一篇黑研文要怎麼寫的,
但這篇突然跳出來了,為了怕靈感開溜,所以只好犧牲睡眠了...哈哈ˊˇˋ
雖然是臨時想出來的文章,但他並沒有花我很多時間(三個小時),
希望以後我寫文章也能夠一直這麼順利^_^

放暑假後的第一篇文很開心是獻給黑研,
這篇文最初的靈感是因為我想到了研磨是訓幼染,
因為沒什麼朋友(?),而黑尾又是他唯一的兒時玩伴,
所以他會像個破蛋後認媽的小雞一樣特別黏黑尾這樣

順帶一提,因為我很喜歡漫畫裡
他們那種老夫老妻的平淡戀情和帶有默契的互動相處,
所以在寫文章時,我也盡量找那種生活中會遇到的事情來當作題材,
嗯,不過這篇文章的時間點感覺是他們還在新婚小夫妻時候呢,
畢竟講話時的情緒起伏都比較明顯

大概就這樣吧,其實沒特別想說什麼,
只想快點把這篇文放上來和大家分享*^U^*
也希望下一篇能夠順利生出來XD

以上,感謝賞文,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


评论(2)
热度(12)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