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黑研】魔王與少年魔法師

*    CP:黑尾鐵朗×孤爪研磨

 

*這是個魔王與魔法師,沒頭沒尾的故事。

 

*補充:因為魔族的壽命很長,所以黑尾的外表仍非常年輕。

 

 

 

音駒大陸中心,一座長相詭異的城堡,為大陸領主現在的居所。

 

城堡內,身為現任領主的黑尾鐵朗雙手抱胸,靠著窗況自高樓俯視他的領地。

 

說來,他當上大魔王已經過了三十個年頭。

 

雖說相比於其他兩個大魔王,他的資歷尚淺,但他的能力絕對不會比另外兩名魔族領主來的差。他在繼任了領主的位置後,將其領地擴充成了原本的好幾十倍。

 

這在中下級惡魔領主眼中極為欽羨的戰果,在他眼中卻不值得一提。

 

魔族中有一個古老的規矩,力量的衡量是可以由蠱惑人心的能力來決定。身為高等級的惡魔,同時也是血族中最高階的他,所做的也只不過是在無聊、或是在宮裡缺奴隸的時候發動一下戰爭,偶爾親臨人族國王的領地「關懷」對方一下,那些國王阿貴族阿還不就大方地將土地貴族金錢美人全都雙手奉上了。

 

過程實在太順利了,無聊至極。

 

因此在那段懷有雄心壯志的年紀過了後,他就不再對外擴張領地了。取而代之的是整日的無所事事。

 

一切都只剩下空虛。

 

面對眼前一成不便的景色,黑尾伸了個懶腰,站起來,思考該怎麼度過這空閒的一天。

 

 

 

陰暗的地牢裡,幾名獄卒們圍著一名俘虜叫囂著。

 

「你們在做什麼?」黑尾從後方出聲。

 

閒來無事道處晃晃的他,在經過監牢附近時聽見了吵鬧的叫罵聲,決定下來一監牢一探究竟。

 

「誰阿!要你多管閒──唉呀,這不是黑尾大人嗎?今天是什麼日子讓大人您來到這卑賤的地方」感覺上是領頭者的人原想嚇阻對方,但再看清楚來人的面目後,態度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囂張的表情原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副討好的面孔。

 

開什麼玩笑,來的人可是黑尾鐵朗阿,那個與及川徹、清水潔子並稱魔族中三大魔頭的黑尾阿!要是不小心惹毛他的話可是會掉腦袋的阿。

 

獄卒們想在奉承些什麼,但全都在黑尾的一個眼神下噤了聲──只要對上眼,便能夠體會到那如王者氣勢的壓迫感──那眼神能夠引發人來自心底的恐懼,彷彿現在有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般的銳利。

 

黑尾不再理會他們,他轉過身,由上往下打量那個被欺負的人。

 

那是一個約莫十六歲的人族少年,臉蛋不錯,就是那布丁頭造型的頭髮長了點,不過也不失為一個特色。那褐色的眼睛看上去煞是深邃,在中心聚集的黑褐色仿佛身不見底似的。

 

那是一雙能看透人心的眼睛。

 

他想。

 

此刻,男孩正跪在地上,原先穿著的法師袍早已被扯下,露出了大片的胸膛。從對方衣衫不整的裝束,在加上那些流裡流氣的獄卒,不難想像要是剛才他沒有出面阻止的話,那名少年將發生什麼事情。

 

對此,他相信少年也是知道的。即使如此,他卻沒有從少年的眼中看到絲毫恐懼,而是毫無波瀾,彷彿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一般。

 

大多數的俘虜看到他時,不是畏懼其威壓而膽怯就是被蠱惑再不然就是低著頭不敢看他,當然,逞強或著直視他的鐵漢子也不少。

 

但是能做到如此不被影響的,他還是第一個。

 

「真有趣。」心裡這麼想著,他朝站在一旁的獄卒問道:

 

「喂,如果按照一般流程的話,會怎麼處理這傢伙?」

 

獄卒頭子小心翼翼的回答:「這得視他的罪刑而定。」

 

「他犯了什麼罪?」

 

「這個嘛……」獄卒們面面相覷,最後獄卒頭子還是硬著頭說:「他是討伐者部隊裡的大魔法師。按律法來說,若不接受招降則是唯一死刑。」

 

頭子的答案令黑尾有些意外。

 

他知道最近人族領地上有人在徵招勇者們組成部隊討伐他們,還聽說過為首的兩名領隊一個子極矮,另一個表情極臭。

 

記得當初領主集會,勇者討伐隊的議題被人提出,和他一樣無聊的大魔王及川還興致勃勃的說要偽裝潛入勇者部隊裡去玩,不過被正經想處理問題的清水潔子給制止,要他不要再給人添亂。

 

他是有聽說最近這群勇者們經過他的嶺地,和他旗下的小嶺主起了衝突,但沒想到這會兒還幫他抓了個人回來。

 

話又說回來,這名少年身為勇者,對於他們這種大魔王照理來說該是嫉惡如仇,就算被綁著也要用眼神充當刀子將他千刀萬剮。如此平靜的狀況實在太不尋常了。

 

聳聳肩,黑尾朝旁邊的下人說:「我對他很感興趣,你們幾個將他清洗乾淨然後帶他到我房間來。」

 

 

 

一小時後,寢室的房門被人給敲響。

 

「進來。」躺在床上,黑尾懶洋洋道。

 

門被人小心地打開了,少年靜靜的站在門口處,旁邊附帶了左右站著兩名侍者。

 

黑尾自床上坐起身,自上到下將人審視了一遍:沾了泥灰的已被洗去,露出了藏在底下的白皙皮膚,原先被弄得有些蓬亂的頭髮也被梳整齊。

 

似乎是為了迎和黑尾的嗜好,少年破爛的衣服被換成了一塵不然的白衣,但卻是大了一號的尺寸,只能遮到膝蓋上方一半處,俗稱「男友衫」,而下方卻是毫無遮掩,露出了纖細的腳。

 

這些傢伙到底想到哪邊去了阿?黑尾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身為魔王,黑尾在外面玩過的人絕對不會少,雖然他並不會拘泥於性別,但可從來沒抱過這麼幼齒的人。那不是他的菜。

 

不過坦白說,這個少年長的不差,穿成這樣的確也可以說是一片美景。美中不足的就是現在他雙手雙腳上面仍掛著沉重的鎖鍊了。

 

「將鍊子拿下來吧。」他嫌惡的說。

 

「可是……」

 

「怎麼?難道本王還會制不了他?」魔王不悅的揚了揚眉。

 

「不,小的沒有那個意思。」

 

他坐在床上,拍了拍佑手邊的位置示意對方過來這邊坐下。

 

果然,少年毫無反抗的意思,相當聽話。

 

黑尾抬起了對方的下巴,一邊端詳一邊問道:

 

「人類,你叫什麼名字?」

 

「……孤爪研磨。」少年淡淡說道。

 

「年紀?」

 

「十六歲。」

 

「性別?」

 

「……男性。」

 

「哈哈哈,別露出那種眼神,只是確認一下而已。你知道的,在魔族之中長的漂亮的人不在少數,性別也就更難區分了。」他笑著揉揉對方的頭,然後被一手拍開。

 

「嗯,終於有反應了,看來你也不是毫無感覺嘛。」

 

「……」研磨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

 

取笑夠了,黑尾這才饒有興趣的說:「喂,能告訴我為你為甚麼要加入勇者討伐隊嗎?」

 

「……」

 

「不想說的話就算了。」反正只是隨口問問。

 

兩人坐的很近,由黑尾的角度隱約可以看到研磨的胸口,以及隱藏在衣服下襬的大腿。

 

對方很瘦,但絕對不是瘦弱。要是仔細去看的話,就會發現對方的四肢雖然纖細,但上面卻佈滿了勻稱的肌肉。

 

黑尾的嘴角微微勾起。

 

「吶、研磨,既然你身為勇者,想必清楚我是名吸血鬼這件事。」

 

強而有力的右手勾住研磨的頸子將人拉近,黑尾親了親他的頭髮,然後遊移到耳骨,帶著熱氣的嘴貼上耳邊,含住人兒的耳垂舔弄著。

 

他發現,當他舔弄研磨的耳朵時,對方的那想要閃避卻又掙脫不了的神情非常誘人。

 

「吸血鬼呢,是種通過飲用人類或其它生物的血液來延續自己生命的一種生物,而做為一名最高階的血族,通常需要有良好的血液做為其食物來源,與魔法元素相容性高者為佳。」

 

「而你能在十六歲的年紀就成為大魔法師,這是相當大的成就呢,與其待在那種龍蛇雜處的勇者討伐隊裡面,過著那種有一天沒一天的生活,不如投靠我這一邊,為我所用。」

 

空氣中懸浮著凌亂的呼吸聲。

 

黑尾抓過研磨的肩膀將人壓到床上,雙手撐在對方臉頰的兩側,低頭看著他。

 

金色的髮絲散落在微微凹陷的床鋪上,雙眼直勾勾瞪著他,宛如陶瓷人偶一般。

 

按著人兒的頭部,黑尾的低下頭。嘴唇滑過對方的前額、眼瞼、臉頰、喉結、鎖骨,時而吸允、時而舔舐,在對方潔白的皮膚上留下自己的痕跡。

 

然後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般停止動作,抓起了研磨的手,在因戴手銬而留下明顯紅痕的的地方留下疼惜的一吻。

 

緩慢的侵略最終在脖子與肩膀交界的凹陷處停下。

 

他抬起頭,望著那雙毫無波瀾的雙眼,微笑。

 

「研磨啊研磨,你願不願意提供我鮮血,成為我的人呢?」

 

語畢,他張大了口,身為血族特有的獠牙硬生生刺入對方白皙的脖頸之中。

 

 

 

END

 

 

 

後記

 

昨天在打另一篇文章時,拿了以前的筆記本來看,

碰巧翻到了這篇,大致的架構和內容都寫完了,

剩小部分沒有修改,所以就拿出來打了。

 

應該會有人覺得奇怪結尾怎麼會收在這麼奇怪的地方,

那是因為我不喜歡寫H文,覺得很麻煩,

所以寫個開頭就好,後面就請讀者自己想像了。

 

是說,我曾想過把這篇寫成「黑尾鐵朗的光源氏繼畫」,

因為這樣才符合馴幼染的條件,可是這樣的話文章花了大多數時間描寫黑尾的背景,

最後卻只花幾個字告訴大家黑尾其實是個戀童癖,感覺文章內容的比重不太對。

 

以上,感謝賞文,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


评论(4)
热度(16)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