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及岩】約定

*CP:及川徹×岩泉一

 

 

 

曾經,我和阿岩有個小小的約定。

 

「如果我們打敗牛若的話,我就跟你交往。」當時還是小蘿蔔頭的岩泉這麼說。

 

「ㄧ言為定。」及川笑著朝岩泉伸出手。

 

「那打勾勾。」

 

「真是的,你是小學生嗎?」嘴巴上這麼說,岩泉還是伸出手。

 

兩人小拇指相勾,手腕轉了下,拇指緊貼。

 

打了勾勾,誰都不會賴皮。

 

 

 

高中盃宮城縣預賽。

 

冠軍:白鳥澤。

 

 

 

賽後,及川家。更精確的說,及川房間內。

 

「啊……今年也贏不了啊,小牛若真的好強。」房間的主人公趴在床上哀嚎著,聲音因為被棉花吸收而模模糊糊。

 

因為今天對上的是縣內最強校,所以今天的他可是發揮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應戰。然而,即使配合零失誤,隊上的強力武器也都有發揮效果,迎接青城的卻仍是失敗的結局。這叫他怎麼能不唉聲嘆氣。

 

「怎麼?要放棄了嗎?」旁邊的岩泉一邊翻閱雜誌一邊說。

 

「沒有啊,」及川翻了個身,手腳程線大字型伸展:「只是從跟阿岩告白到現在都五年了還不能交往,正常人都會著急吧。」

 

「都已經讓你牽手了,別抱怨。」

 

「那不一樣啦,雖然很噁心,可是我和金田一也可以牽手阿。而且、而且照目前這個進度,我們到大學畢業都不可能在一起啦,我還期待這能把阿岩這樣那樣(逼──)」

 

啪!

 

一顆排球硬生生的砸在及川的臉上。

 

「這次失敗了還有春高,就算春高失敗了,上大學後的牛若肯定還會打排球,只要我們一次一次挑戰他,總有一次會成功。」岩泉撿起反彈回來的球,說道。

 

「诶──可是這樣下去,在交往前岩醬就會被別人先追走了啦。」像個小孩子似的,及川開始在床上假哭了起來,還不時滾來滾去。

 

最後,他像是下了什麼決定坐起身,一本正經的說:「我決定了,春高的時候,我要去拜託小牛若放水,少拿一作獎盃就可以成就一件美事,相信小牛若不會拒絕撲啊──」及川的臉遭受了二度傷害。

 

「嘖。」看著眼前藉機開始裝可憐的青梅竹馬,岩泉煩躁的思考。

 

這個傢伙,難到不知到他也在忍耐嗎?

 

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岩泉跟著爬上了床。

 

原先還在哭鬧的及川停了下來。對方來勢淘淘的迫近,反而讓他被嚇到了。他一反之前的無賴樣,生存的本能告訴他應該要逃跑,但現實是他只能不斷後退直到背靠上牆壁。

 

「阿岩?」豆大的汗珠滑過及川的臉頰。

 

岩泉冷著臉跪在及川面前,伸出手播開對方的瀏海,另一手則蓋住了對方的雙眼。

 

然後他低頭,在及川的額頭上留下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這是這ㄧ次的獎勵。」岩泉說。

 

突然收到超極大禮,及川整個人顫抖了下。他抓住岩泉的手向後推,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看著方才吻他的人,及川張了張口,說不出半句話來,卻感覺到臉上的溫度急遽升高。

 

「那個......阿岩,我……我出去冷靜一下!」

 

說完,就立馬以逃命般的速度衝出房間。

 

「真是的。」

 

緊張過後的放鬆使的岩泉整個人癱坐在床上,他以手背擦過嘴唇,雙眼直直地看向天花板。

 

雖然有料到他有可能會不自在,但與現在盛大的害羞不同。他原本都已經做好被調侃貨著被要求在來一次的準備了。

 

及川那個笨蛋。

 

我們,早就在交往了阿。

 

 

 

END

 

 

 

 

 

後記

 

有一種說法是「最好的戀愛是兩個人一起成長」。

岩泉原本只是想鼓勵及川,所以提出了這個條件。

及川當然沒理由不接受,只是沒想到這一下去就長達五年。

 

然後,我覺得因為及川對喜歡的東西都有強烈的執著,

所以對他而言,即使打倒牛若的途中岩泉讓步,他也不會接受。

何況及岩兩人都是不會輕易放棄的那種人。

不過途中吃ㄧ些小甜點是可以的,那是兩人持續下去的動力。

 

因為找不到地方寫,所我就把這些寫在後記。

整體來說,這篇寫得很愉快。(金田一表示躺著也中槍)

 

以上,感謝賞文,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U^*)//


评论(9)
热度(21)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