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岩及】男妓

*CP:岩泉一×及川徹

 

*架空文


*背景設定:兩人是一起在青樓中終長大的青梅竹馬,後來及川成為娼妓,岩泉成為打雜小弟。牛若則是及川的客人。

 

*後記的地方會補上其他CP的設定

 

 

 

夜晚,是眾人放下手邊的工作,回家與家人團聚、分享趣事、修養身息的時間。

 

然而,對於在花街裡生活的人們而言,工作才正要開始。

 

街道上處處可見來花街尋花問柳,有些是單純來發洩性慾,有些則是想尋找戀愛感覺的心理慰藉。

 

走廊上,天天都能聽到從紙門後方傳來曖昧的喘息聲。有些是熟人的呻吟,也有些是來自高不可攀的花魁們。

 

岩泉一微微皺眉,克制自己不去分辨那些聲音的主人是誰。

 

按照負責人的交代,第二十九間房間現在應該已經使用完畢,他得在下一位客人來之前把房間打掃乾淨才行。

 

找到房間後,他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確定沒有傳出奇怪的聲音後才拉開紙門。

 

偌大的房間內,擺在中央床鋪上面則躺了個衣著凌亂的青年。原先正在閉目養神的及川因為聽到拉開門的聲音而睜開眼睛,那一臉情慾未退的樣子令岩泉蹙眉。

 

及川徹,是近兩年來急速竄紅的新人娼妓。他長的很有姿色,說話與房事技巧都不錯,更重要的是來者不拒,因此客戶眾多也很穩定,近來大客戶更有增長的趨勢。以初出茅廬的新人而言,及川的表現十分出色,成為花魁大概也只是遲早的事。

 

「岩醬,幫我。我爬不起來了。」床上的人慵懶地朝他伸出手。

 

岩泉走到及川的身旁把人扶起坐著,他先是幫他簡單清理了身體並替對方衣服整理好,然後將人抱起。懷裡的人動了動,幫自己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頭輕輕靠在岩泉的肩膀上。

 

「又是牛若?」

 

「對阿,小牛若太暴力了啦。」及川苦笑道。

 

「他最近很常來,看來是很中意你。之前我還聽說他有意願幫你贖身。」

 

牛若是京城名將的獨子。出身名門的他不但沒有官二代普遍可見的囂張跋扈,反而更是勤加修習,嚴以律己,並立志要有超越父親的成就。由於自幼追隨學文習武,長大後的他書得一手錦繡文章,舞得一套頂級劍法,最近又開始入宮作官,任職於宮中的重要單位,前途可為一片光明。儼然是現下城裡最搶手的黃金單身漢。

 

想當初,完人如牛若居然出現在青樓,那可是驚掉了滿城一地下巴。不過男人嘛,總會有所需求,所以這種小事也無損他在外的好名聲。

 

牛若是個好客人,不但出手大方,也不會刻意拖時間,偶爾還會在離開前塞一點小費給他,而現在更是表明如果及川同意他願意為他贖身,如此的天賜良機可是羨煞花街不少人。

 

「好像是有這件事,」及川無所謂的說著:「可是我不喜歡他。對他比較好,只是因為他是個好客人罷了。」

 

「拒絕這麼好的人,會遭天譴的。」岩泉說。

 

「這種事本來就要看緣分吧,我就是對他沒感覺啊,有什麼辦法呢?」及川揮手示意停止話題。

 

「這麼說來,我好像沒看過你有這方面的需求,該不會是性冷感吧。」

 

「你再說我就直接鬆手讓你摔到地上。」

 

「幹嘛生氣啊,不過就是個玩笑而已」及川抱怨,但下一秒卻又恢復了嘻皮笑臉的樣子。「如果需要人幫忙的話可以找我,我會給你特別服務。」

 

「別鬧了,你想讓我一輩子都還不了債嗎?」

 

「反正以岩醬那種微薄的薪水,一輩子也還不完債啊。」及川調皮地笑了笑。

 

「欠揍!」

 

 

 

***

 

 

 

在青樓工作的人背後都有一段故事,若不是生活所迫誰會心甘情願。

 

岩泉會來到這裡的原因很普通。家裡經商失敗,欠下了一屁股的債,所以就把他賣了換錢。

 

一開始,家裡的人告訴他只是「借住」在這裡,因為是寄人籬下所以別給人添麻煩,要好好聽話,他們很快就會來接他了。當時的他年紀小,不懂大人話語間隱含的意思,加上這邊也有許多和他同年的孩子,也就傻裡傻氣的答應了。

 

儘管身邊的人告訴他他被騙了,其實他的父母已經不要他了,但天真的他並不相信,兩人每次總會因此大打出手。

 

每天每天,只要一有空,他都會來到走廊上眺望窗外,希冀能從來往花街的茫茫人海裡搜尋到自己的父母。

 

他們不會拋棄他的,一定只是忘了,忘記還有一個孩子寄放在這裡。一定是這樣的不會錯。

 

沒錯,他們不會拋棄他的。

 

不會拋棄他的。

 

不會拋棄他的。

 

不會拋棄他的……

 

 

 

然而,日復一日的等待終究沒有結果。看著被山遮掩了大半、光芒即將消逝的夕陽,淚水漸漸浮上了他的眼眶。

 

「我早就告訴過你,他們不會來接你了。」

 

背後突然傳出了聲音,岩泉猝地回頭,看見及川就站在自己身後。

 

「等了六年才醒悟,你真的很固執。」及川的表情顯示了他對這件事的不以為然。

 

岩泉張口想要反駁,但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他明明早就知道了被拋棄的事實,卻不想承認──因為他覺得如果他承認了,他的父母就真的永遠不會來接他了。

 

看著對方,他突然覺得很狼狽。

 

豆大的淚珠自聯夾上滾落。四周也漸漸變的模糊不清。

 

那天下午,他抱著及川,哭了好久、好久。

 

 

 

***

 

 

 

十四歲,是住在青樓裡的孩子們命運的分歧點。

 

每年初春,青樓會對年滿十四歲的孩子進行篩選,長相秀氣的會成為娼妓見習生,之後會被分配到某位娼妓下面學習。而剩下長相普通或著不如預期的則視負責打雜工作,比如說,提供大家伙食的廚房,或者是每晚客人辦完事後清掃房間的工人等等。

 

對於那些人來說,雖然能夠逃掉賣身的命運,但由於薪水比起負責接客的娼妓微薄許多,可以說,自被分配到去打雜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一輩子都得為青樓工作的命運。

 

他們曾經一起逃跑過很多次,每次都還跑不遠就又被人抓回去。剛開始,因為臉和身體是重要的商品,打不得,所以每次都只會受到禁食的處罰,但自從十四歲之後,青樓的人就沒有這方面的顧忌了。對於及川的刑罰通通都會落到岩泉身上。

 

有一次,岩泉被當著他的面備好好的「處理」了一番後,及川就再也沒有新起過逃跑的念頭。

 

而也或許是因為工作不同的關系,這件事之後的兩人漸行漸遠,就這麼過了許久才又開啟對話。

 

「你在開什麼玩笑!你是認真的嗎?」

 

走廊上,岩泉克制不住的大吼著,聲音之大引起了來往人們的注意。也幸好現在是白天,以夜生活為主的娼妓們都還在睡覺,兩人才能正大光明地談論這種事情。

 

「我很認真歐,岩醬。」看著窗外的風景,及川漫不驚心地說:「我要留在這裡工作。我會榨光所有來上門的客人的錢,然後幫我們兩人贖身。」

 

岩泉難以置信的說:「成為娼妓,代表你必須被許多不認識的人買下,任誰都可以侵犯你,每天每天都和不同的人同床共枕,說著那些自己都不相信的情話……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阿,反正只是工作,這種事情,笑一笑就過去了。」

 

及川淡淡說著,同時伸手撥了下頭髮。再次抬起頭時,卻是前所未見的艷麗笑容。

 

「可是離開岩醬這種事,我想都沒想過。」

 

微微灣起的眼角, 笑起來幾乎看不見的酒窩,漂亮的唇勾起了美麗的弧度。其實只是一小動作而已,然而現在的及川一舉手一投足卻都能讓岩泉感覺到,彷彿自骨子散發出的媚態。

 

可是,他卻無法從眼睛裡判讀出任何情緒。他也清楚,隱藏在那笑容下的,是被強制捨棄的、屬於孩童的天真。

 

或許及川再也不會對他透露他真實的想法了。

 

想說的話還有很多,然而看著那樣的及川,他知道他已經無法動遙對方。

 

「幹嘛一副要哭了的樣子啊。」及川無奈的說:「我相信如果你是我的話,一定也會說出一樣的話來的。」

 

「你知道我不喜歡欠你人情。」岩泉艱難的說著。

 

「我曉得啊。」及川聳聳肩。「這簡單,等我們都出去後,岩醬嫁給我就解決了。」

 

「……為什麼不是我娶你?」

 

「因為我身高比較高。」

 

「我年紀可是比你還大。」

 

「從姓名筆劃、首字母、在朋友裡面受歡迎的程度……不管從哪方面看都該是我娶你吧?」及川義正嚴詞的說著,冷不防的遭受了對方一個頭錘攻擊。

 

「這是什麼歪理?」岩泉惡狠狠地說。

 

「岩醬,嘴巴說不過人就動手是智商低下的證明喔。」

 

「我的確是智商低下,我要是智商高的話就不會陪你在這拌嘴,真傷腦細胞。」

 

……

 

表面上,一切都已經回歸平靜。

 

他們彼此打鬧著,笑著,卻只是為了掩飾心裡的迷茫與苦澀。

 

因為他們都知道,對現在的他們來說,那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END

 

 

 

後記

 

為了寫這篇,我去惡補了一下花絳樓的小說。

不過我並不打算完全按照花絳樓裡的方式走,規定的部份我有修改一些掉。

其實我覺得故事裡面的青樓羽其說是青樓,說當鋪還比較貼切。

連岩泉那種的也收。(刪除線)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故事裡的岩泉很沒用,怎麼可以答應及川幫他贖身的要求。

但我認為那很現實,岩泉不靠人幫忙就還不完債(他的工作可不像及川還有小費可拿。)

而事情本質上來說岩泉也是無辜替家人揹債的,所以及川也不是很介意。

因為他知道岩泉並不是個有人幫忙還債就不認真工作的人。

「雖然岩醬長歪了,但幸好還有我。OA<」By及川

 

下面放的是對於其他CP的構想,因為沒什麼好寫的所以就簡單文字敘述一下。

 

 [日向]

日向在十六歲的時候被送進青樓,作為見習生他負責服侍菅原。對他於不熟悉的環境感到好奇,於是時常趁著自由時間(早上娼妓還在睡覺的時間)在花街到處亂跑,有一次遇到了在屋頂上看風景的研磨。

(我想不到影山應該要放在哪裡。)

 

[大菅]

家裡貧窮的大地和菅原兩人是兒時玩伴。在菅原被青樓的人帶走時,大地承諾不論花多久的時間都會努力存錢為菅原贖身,要菅原等他。這件事後來也成為菅原努力過活的動力。

 

[烏武]

烏養是青樓的老闆,雖然他本身並不特別喜好美色,仍是從自家青樓裡擄了一名娼妓武田來當押寨夫人。在武田的價值觀中青樓是個不好的存在,但烏養卻認為青樓雖不好,但它卻提供了許多無家可歸的人一個容身之處。兩人相處初期常因觀念不同而爭吵。

 

[黑研+灰夜]

研磨從小生長在青樓裡,某天他撿到了一本客人遺失的兵書,不識字的研磨將書交給來青樓前曾受過高等教育的夜久。因為那本書並未署名,結果就變成了夜久教導好友(研磨、福永)認字的教材。

 

某天貓又帶著自己的得意門生黑尾與海來青樓會會老友直井,談及兵法作戰時,負責侍酒的研磨不小心將心裡的想法脫口而出,使得在場的人大為驚艷,也讓黑尾注意到了研磨。黑尾時常在研磨工作的時前來騷擾,但偶爾也會送書,後來有時更是直接召集好友們(海、山本、犬岡、芝山)在青樓開起讀書會。(未滿十八歲禁止接客,只能做些簡單的招待服務)灰羽在後其才加入讀初會,但其實當時的夜久已經出道。

 

以上,感謝賞文,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D


评论(5)
热度(24)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