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黑研】初遇

*CP:黑尾鐵朗×孤爪研磨

 

*時間點:黑尾八歲、研磨七歲。


*角色嚴重崩壞,用字極度貧乏,入內前請先做好心理準備!(哭)

 

 

 

黑尾走在回家的路上,手裡還拿著一顆排球把玩著。基於對排球的熱愛,每週末他都會到住家附近的公園打球,常常一打就是一整個下午。

 

對此,他倒也不嫌累,只會埋怨可以玩球的時間太短和沒人可以陪他玩而已。沒辦法,這個年紀的小孩大多是打籃球不然就是踢足球,很少有孩子這麼早就對排球情有獨鍾的。也因此,每天放學後,大夥都成群結伴在公園的空地上玩耍時,他只能獨自躲在牆角做基礎練習。

 

一邊想著,他隨意拋著手中的球,在走出公園的入口時,眼角瞥到了有個某個的人影。

 

……沒見過的人?

 

他歪頭想了下,這個公園有些偏僻,會來這兒玩的大多是熟面孔,現在居然出現不認識的小孩讓他感到新奇。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朝男孩走近。

 

那是個有著貓一般的褐色大眼,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小孩,此刻的他縮著身體、低頭專注於手中的遊戲機上。

 

「你在做什麼阿?」

 

「呃?」男孩抬頭瞥了眼黑尾,然後又低下頭。

 

「……迷路了。」

 

「迷路?需要幫忙嗎?我對這附近很熟喔。」

 

「不用了,我在這裡等就好,我媽媽等一下就會來找我了。」遊戲機的按鍵發出喀擦喀擦的聲音,男孩盯著螢幕回答。

 

「……你在這裡等多久了?」黑尾覺得自己有必要確認一下。

 

「兩個小時。」喀擦喀擦。

 

……

 

夾雜著少許葉片的冷風自兩人間颼颼吹過。

 

雖然就此離開也是可以的,但黑尾覺得留他一個人在這邊不太好,尤其在對方對這附近也不熟的情況下……天知道這個粗心的媽媽還要多久才會找到他的孩子。

 

這麼想著,他坐到了男孩的旁邊。

 

「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我叫黑尾鐵朗,住在附近。」

 

「……孤爪……研磨。」

 

「研磨,你家住哪?」

 

「不知道。」

 

「呃,怎麼會不知道?」。

 

「昨天剛搬過來。」

 

「…… 」

 

一時間兩人無話,而男孩還是低頭打著遊戲機。

 

壯烈的音樂自男孩手中傳來,其中包含了角色攻擊時的怒吼聲與敵人被打敗時的慘叫聲。

 

黑尾湊近一看,驚訝的發現這竟是昨天新發售的遊戲機。

 

「啊!這遊戲我也有玩。」黑尾佩服地說:「你破關破好快,我還卡在第四層耶。古戰場的傭兵怎麼打都打不死。」

 

「還好吧,第四關的設計在於生命力和回覆力都超強的古傭兵,不每次都確實一擊斃命的話會打不完的。」

 

「原來是這樣。」黑尾這才恍然大悟。他就覺得這關卡怎麼那麼難,敵人跟蟑螂一樣殺都殺不死,數量又多,根本沒完沒了。

 

對話期間,研磨已經又默默過了三關,來到王關。兩人暫時結束對話,皆是神情緊張地看著螢幕。

 

遊戲配樂、音效與按鍵的喀擦喀擦聲在兩人間徘徊著。研磨聚精會神了幾秒,最後卻是失望地皺起了眉。

 

「結束了。這次的Boss好弱。」

 

「就是啊,前面設計的那麼難,Boss卻一下子就被秒。根本虎頭蛇尾。」黑尾在旁幫腔。

 

放下手中的東西,研磨盯著空氣發呆了下。他今天是被媽媽拉出來熟悉環境的,因為覺得會很忙所以只帶一台遊戲機就出門了,誰知認路的途中會走散。現在遊戲結束,他一時之間也不知到要做什麼。

 

正當他打開機器,準備再將裡頭可憐的敵人重新輾過一輪時,有隻稍大的手按住了他的。

 

「一直盯著遊戲機看的話,眼睛容易近視喔。」黑尾笑了笑,拿起從方才開始就一直被冷落在旁的排球。「剛剛我陪你玩遊戲,現在你來陪我打排球吧。」

 

「你說陪我,但也只是在旁邊看而已啊。」研磨的臉扭曲了下。「我不要打球。」

 

「為什麼?」黑尾問。

 

「很麻煩,而且會很累。」

 

「你又沒打過,怎麼知道會很累?」

 

對此,黑尾站起身,將球放在對方的眼前,笑著說:「就當做是在打電動,我們來打排球吧。」

 

「……」

 

「來打排球啦。」黑尾再試。

 

「……」

 

「來打排球啦。」

 

「不要,麻煩。」研磨相當固執。

 

「……」

 

「來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打球……」

 

吵吵鬧鬧了一小段時間後,戰況很快地揭曉。

 

在黑尾漁父式的噪音摧殘之下,研磨根本就無法專心玩遊戲,只得不情不願的放下遊戲機,在黑尾的半拖半拉之下站起身。相較於後者的不情願,前者則顯的得意洋洋。

 

「因為研磨是個初學者,所以我們互相託球就好。」

 

然後,他讓對方丟球過來以便實際示範。

 

「兩隻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構成一個三角形,然後後等球落到額頭處的時候,用手指和手腕的力量把球推出去。這就是托球。」說著,他接住自己方才向上託的球。

 

「啊,不過當球落下時要注意它的落點,小心別讓大拇指吃蘿蔔。」

 

語畢,他也朝對方拋球。

 

帶有些微旋轉的球形成曲線飛行,穿過研磨高舉的雙手,正中額心。

 

「哈哈,你的雙手分太開了。不過第一次這樣很正常,在多試幾次就會了。」黑尾插腰笑道,而被取笑的人則是一臉不悅。

 

於是,兩人便開始輪流拋球。

 

期間,情況好的時,球可以在空中來回跑個幾次,情況不好的時,對方不是把球接噴或讓球從雙手間的縫隙滑落,在不然就是手根本沒碰到球。

 

球齡較長的黑尾偶爾會毫不客氣地取笑對方,惹的對方拿球丟他。不過更多的時候,是停下來熱心講解對方剛剛所犯的接球錯誤。

 

「手用力點,把球推出來。」黑尾大喊。

 

理論上,若前一位接球的人技術好,則下一位接球者是可以不必跑動,直接站在原地碰球的。但現在在碰球的兩人,一個是初學者,另一位並沒有足夠的技術能補救所有對方的失誤。不一會兒,兩人便因追球而弄得滿身汗,力氣也隨之流失。

 

長時間將雙手舉高於肩膀使得研磨手臂痠痛,即便心理咒著罵對方,他仍按著方才所學到的蹲低,掌握手指及手腕來球緩衝之時機,借助雙腿蹬地的力量將球猛力推出。

 

近乎無旋轉的球在空中劃成一個完美的拋物線。

 

面對孤爪傾盡全力拖出來的一球,站在對面的黑尾卻是放下手臂。

 

他將中重心前傾,先是左腳然後右腳跨出大步兒後起跳,雙手經過身側向身體後方擺動,由身側下方往前拉起。

 

將水平的衝力化為向上的力量,黑尾以左手瞄準球,揮動右臂朝球重重地扣了下去。

 

受力下壓的球撞擊到了公園的牆壁上,發出了碰的一聲。原先站在上頭的烏鴉們全都因受驚而振翅飛起,在空中發出「嘎—嘎」叫聲。

 

 

 

中場休息時間,兩人並排坐在公園裡的鞦韆上。黑尾拿出了水讓彼此補充水分。

 

「剛剛那是什麼?」研磨邊喝水邊說。

 

「什麼什麼?」

 

「剛剛托球到最後,你跳起來拍球的動作。」雖然沒學過排球,但他還是看的出來那是排球技術中的其中一種,而不是對方心血來潮隨便打打的動作。

 

「那是扣球,排球技術中的一種攻擊方法。」黑尾極其簡要地說明。

 

「如何,要不要說說第一次打排球的感想?好玩嗎?」

 

「才沒有,現在全身、尤其是手臂,痠的要死。」研磨邊甩手邊抱怨。

 

「哈哈,這很正常啦,舉久就會習慣了。」黑尾笑道:「你沒試過低手傳球,初學者接完球後手一定會淤青,那才是真正的痛苦。」

 

「低手接球?」

 

「排球技術中的一種接球方法。」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

 

「其實你的球感很好。」黑尾說。

 

「才沒有。」研磨悶悶地說。

 

「是真的,托球我練了很久。以我為標準的話你真的學的很快。說不定很快就可以超越我了。」黑尾笑嘻嘻的說:「怎麼樣,要不要跟我一起打排球?」

 

面對那發自內心的真誠笑容,研磨沒由來地感到有些煩躁。

 

「我不懂,你和我一樣留了很多汗,為什麼能笑的那麼開心?不覺得累嗎?追著一顆球跑來跑去有什麼有趣的?」

 

聞言,黑尾望天思考了下。

 

「嗯,的確是很累,可是你問我為什麼很開心……當然是因為有人陪我一起玩啊。」說出這句話時,研磨露出了不自在的表情,但他彷彿沒注意到般專注地思考對方拋出來的問題。

 

「追的一顆球跑來跑去也確實很無趣……怎麼說呢,以玩遊戲來比喻,我們就是挑戰者。拿的武器是排球。平常的練習就像練等,看到自己的等級越來越高就會很高興,如果有人陪練的話也比較不會無聊。而參加比賽就像挑戰打Boss,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關會遇見怎樣的王,是攻擊力強、防守高還是生命力常等等。挑戰未知,不覺得很有趣嗎?」語畢,還是那樣率真的笑容。

 

研磨想反駁對方,卻發現自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轉過頭去不理對方,心理確十分糾結。而黑尾也沒有在意,一邊喝水,另一隻手仍在把玩著球。

 

就在他覺得休息的差不多,想再拉對方起來繼續玩第二輪的時候。遠遠的,傳來了呼叫的聲音。

 

研磨的媽媽這才姍姍來遲。

 

一開始,研磨的媽媽很驚訝異己孤僻的兒子居然和同齡的小朋友坐在一起,又看到兩人身上的汗水和黑尾手上的球……天阿!他兒子居然會和人玩球了!

 

而在黑尾將整件事的始末尾尾道來後,這位媽媽滿懷感激地(手還順便壓著表情憋扭的研磨)低頭向黑尾道了謝,然後,兩人就在夕陽西下的景色裡揮手道別。

 

「嗯,今天做了一件好事,等等買支冰來犒賞自己好了。」抱著球走在回家的路上,黑尾悠悠的想著。

 

想到今天又多交了一位新朋友,就讓他心情愉悅。

 

孤爪研磨啊……

 

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再遇到他呢?

 

 

 

尤於方才繞路去巷口的超商買冰棒,使得黑尾回家的時間晚了。他只能嘴裡叼著冰,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回自己家所在的公寓。

 

而這也才使得他能夠提早迎接這令他開心的驚喜。

 

「研磨!?」

 

當他踏上五樓時,他驚訝的發現剛才才一起打球的黑髮小不點竟站在與他家間隔幾間房子外的一個半開的門前。

 

「什麼阿,原來你說你們搬家,是搬到這裡阿。」黑尾開心的走上前去揉亂了對方整齊的黑髮,然後被對方給拍掉了手。

 

「我家就住在附近,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一起玩了。」

 

「嗯。」點點頭。

 

黑尾還想說話,然而此時卻從屋內傳來研磨媽媽催促的聲音。研磨轉頭要進入屋子裡,卻被被一把抓住。

 

看著研磨,他露出真誠的笑。

 

「研磨,明天再一起打球吧。」

 

夕陽餘暉灑落再這片土地上,同時照亮了黑尾的表情。那個人微笑著,研磨腦中閃過一個想法,彷彿有這個人在的地方空氣就充滿了活力一般。雖然活潑,卻又不會太過,讓人有種舒服的感覺。

 

這麼想著,研磨突然覺得臉上有些熱。他輕輕點了下頭,臉上映出了淺淺的笑容。

 

「好。」

 

 

 

END

 

 

 

 

後記

 

自從雛雞寫完後,我就很想寫一篇續篇,

而我也真的寫了,可是當時寫得很不順手,

只好先把草稿保留下來,直到昨天突然有想法,才又把它拿出來補完。

 

這篇的時間點在雛雞之前,

描寫黑尾和研磨認識並把對方拉近來一起打排球的過程。

劇情我很喜歡,不過兩人的心理年齡被寫的看起來不像小孩,

連個性也不像原作,讓我有點煩躁。

 

題外話是最近應該會停筆一下去唸個書,

暑假過了大半,課本都沒翻開這樣不太道德。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


评论(2)
热度(9)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