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多CP】FHQ幕後花絮07

* CP :影日/黑研/及岩,

             不過CP 其實不是重點,所以大家參考就好


* FHQ 衍伸(?




做為活動壓軸的戲劇表演完,就是送別的時間了。此時所有的孩子們都待在表演廳中等待家長來接回。工作人員們怕孩子們無聊,於是也出動了所有友上沒工作的工人來陪他們聊天,大家就三五成群圍成了許多個小圈圈。

 

而在所有工人中,最受歡迎的莫過於剛剛在戲劇中演出的人了。在舞台上的一個角落,日向被小朋友們給團團包圍。

 

「日向哥哥,你剛剛表現的好帥!」小女孩的眼中滿是愛慕。

 

「對啊對啊,最後面給魔王致命一擊的地方時在太精采了!」旁邊的小男生跟著附和,他還揮舞拳頭,模擬了劇中的場景。

 

「嘿嘿、嘿嘿。」

 

同為主角,跑去舞台另一邊找影山則大多是小男生,他們在空中比手畫腳、興奮地談論兩人著劇情中的表現。

 

「明明距離魔王那麼遠,卻每箭都能射中,超厲害的。」小男孩張開雙臂,就想在比劃方才魔王與弓箭手的站位相差有多遠。

 

「而且冷靜的發號施令的樣子超酷的。」另一位男孩則是將頭上蓬著的頭髮下下來,臉上模仿著影山劇中的表情。

 

對於大家的稱讚,影山心裡很是飄飄然,但臉上卻越顯兇惡。

 

「影山又露出兇惡的表情了......」大地感到有些無言。

 

「……他的臉部肌肉怎麼了?」田中疑惑。

 

「沒想過會受到小孩子喜歡,所以很緊張,但心裡其實很開心的吧。」東峰無奈地笑了笑。

 

另一頭,在表演廳最後方的巖泉也同樣被男孩子給圍繞。

 

「雖然日向哥哥也是戰士,但還是巖泉哥哥看起來比較可靠耶,就像大哥哥一樣!」歪頭想了想,補充:「日向哥哥是小哥哥。」

 

旁邊的男孩則是雙手握拳舉至胸前,認真地說:

 

「最後魔王使出大絕招時,巖泉哥哥犧牲自己救了日向哥哥那部分好讓人感動,我希望自己也能變成像那樣真誠替夥伴付出、甚至能捨己救人的人。」

 

「喔,這樣啊。那你得好好努力了喔。」巖泉笑著摸了摸男孩的頭。

 

而格鬥家方面,青根雖然戲分不多,但其高壯的身軀仍吸引了一些小蘿蔔頭。

 

「這些都是真的嗎?」女孩指著青根的腹肌問。

 

「是真的喔。如果不相信的話,可以摸摸看阿。」蹲下身讓自己能與男孩面對面,茂庭代替青根回答。

 

女孩的手指輕輕地碰了下。

 

「啊,是硬的。」

 

「可不是嘛,這是要經過好幾個月、啊不應該是好幾年的時間才能練出來的喔。」後頭的簾先雙手插腰,得意地說。

 

「啊啦啦,幹嘛說的像腹肌是長在你身上一樣啊,簾先學長?還不就是自己比不上所以得靠青根嗎?」二口在旁取笑道。

 

於是又變成了二口與簾先吵架,茂庭叫青根快去阻止他們的鬧劇。

 

青根意外地和孩子們相處和陸,一段時間後,孩子們從原先好奇地確認青根身上的腹肌是真是假,演變成或掛在他身上單槓,或爬上爬下的怪異情況,最後竟變成了孩子們乖乖排隊讓青根抱起玩飛高高的情況。

 

至於二口,他偷偷在隊伍旁豎立一個版子,上頭寫著『飛高高,一次兩顆QQ糖。』,不料馬上就被茂庭發現,然後被拉到旁邊訓斥一番。

 

「哇啊!這不是Haikyu嗎?」

 

注意力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讓畫面中的勇者被三分頭的Boss給砍了一刀,失去了少量的血。研磨抬起頭,看見眼前的男孩正眼神閃亮亮地盯著自己手裡的遊戲機。

 

「這Boss我沒見過耶,這是哪一關?」

 

怎麼都躲到這裡了還會被找到啊……

 

研磨皺眉想著。他低下頭,這才小聲回答:

 

「和久谷南……第二十二關的BOSS……」

 

似乎不覺得自己的行為造成了困擾,男孩自顧自地說。

 

「哇啊!好厲害!我現在才打到第五關而已耶。我怎麼打也打不贏常波……大哥哥你可以幫我破關嗎?」

 

「可以啊……只要你答應我不要一直大聲攘嚷……」

 

「好喔!那我馬上把遊戲機拿過來──」


研磨才說完,沒想到男孩就興奮到忘記控制音量,吸引了旁邊的人的目光。

 

最後,就連躲在角落處、不愛搭理人的研磨旁邊也蹲了少許小孩,大多是來拿出自己的遊戲機來請他幫忙破關的。當然,也有來詢問遊戲攻略的人。

 

至於反派方面,清水身旁圍了許多的小男孩,看的田中和西谷又羨慕又忌妒。黑尾和及川兩人則是引小孩不成,反而被一群來接孩子的媽媽姐姐攔住,詢問電話號碼或者是有沒有女朋友需不需要介紹等等問題。兩人只好掛起營業用笑容,對於每一個問題都耐心應付。

 

 

 

「我長大以後要嫁給日向哥哥!」

 

就在氣氛一片歡樂之時,突然有句話使得現場炸開了鍋。方才還與日向相談盛歡的小女孩竟然紅著臉向對方告白了。

 

說、說出來了!

 

票選小女孩最愛說的十大經典名言排行第三名的名言,日向讓她說出來了!

 

不是黑尾或及川,而是日向讓小孩子說出來了!

 

不愧是家裡有妹妹的人。


眾人紛紛在心裡想著。


現場一片譁然,就連當是人日向也是一臉錯愕。對於這衝擊性的告白,他還來不及回覆,後面的領子便突然被人抓起。

 

「喂,小鬼,這傢伙是本大爺的!你配你旁邊那個紅著臉看你的小男生就夠了!」

 

「影、影山!快放我下來!」


不理會拼命掙扎的日向,影山將人扛在肩上,惡狠狠地說完,便帶著人地沖沖地離開了,留下一臉目瞪口呆的眾人。

 

受了驚嚇的小女孩愣愣地瞥了眼旁邊的男孩,不過幾秒便哇哇哭了起來。距離最近的道宮結趕忙上前,蹲下身溫柔地安撫對方。

 

「不愧是王者,真是霸道。」月島輕蔑地笑道。

 

「我倒是有點羨慕日向呢……」瞥了月島一眼,山口偷偷拉了下對方的衣腳。

 

「啊啊,好不容易才受歡迎起來,這下子努力全毀了,真是……」對於對方的脾氣老是控制不住這點,澤村感到有些頭疼。

 

「有什麼關係呢,」旁邊菅原輕輕笑著,眼角音笑容而微微瞇起:「因為對影山而言……最重要的小動物已經留在他身邊了阿。」

 

 

 

活動結束後,人潮漸漸散去。研磨一個人孤零零地站門口,他一邊低頭滑手機,一邊等著青梅竹馬來找他。不久後,黑尾這才姍姍來遲。

 

「抱歉,剛剛被女生圍住了出不來。等很久了嗎?」

 

「還好。」

 

「那我們……」

 

黑尾正想邀請對方一起去吃遲來的晚餐,眼前卻有一道黑影快速移過。仔細一看,竟是及川與岩泉二人。走在前頭的岩泉步伐相當快,他眉頭緊皺,臉上明顯地很不悅,而在後頭得及川則是一臉慌張。

 

「阿岩,我和那個女生真的沒什麼,是你誤會了……」

 

聞言,岩泉停下腳步。他雙手抱胸,質問:

 

「你說你們之間沒有什麼,可是你剛剛和她單獨聊了很久。」

 

「……還很高興地跟女孩子交換手機號碼。」

 

「……你最後甚至還摸了她的手。」

 

「那只是交朋友而已啊,就是『和你聊天很有趣,很高興認是你』的那種握手。阿岩,我沒有要劈腿的打算,真的沒有……」

 

即便是故事裡那個呼風喚雨氣勢非凡的魔王及川,現在也只能低頭,可憐兮兮地像戰士認錯。但岩泉還是不理他,靜自向前走去。

 

在後頭旁觀兩人對質的場面令黑尾不禁汗顏。他剛剛可是和及川一樣被那些成熟女性給圍著的阿,雖說自家竹馬並不是容易有情緒起伏的類型,但要是被誤會就不好了。

 

這麼想著,黑尾連忙改口澄清:

 

「雖然有女生想和我交換手機號碼,不過都被我拒絕了,所以不要吃醋,好嗎?」

 

「我沒有吃醋。」研磨淡淡地回答。

 

聽到對方的話,黑尾的表情十分震驚。

 

「怎麼……正常來說都會吃醋的吧?」

 

他不死心地觀察對方,而對方看起的確沒有受到影響的樣子。對於黑尾的反應,研磨抬起頭,表情看起來有些無辜。

 

「……我不需要吃醋吧。因為阿黑你只對我有興趣阿。」他不懂對方究竟在糾結什麼。

 

......


......無法反駁。

 

那是從小相處所造成的親近感,以及對於對方認知的累積所得出的、相信自己了解對方的自信。

 

知道黑尾出軌這種事不可能會發生,那麼也就不需要花費腦細胞來憂慮這種事。


怎麼說呢,好像有點驚訝,但更多的其實是開心的情緒。

 

因為研磨是如此的信任自己,如同自己也是全然信任對方一樣。

 

黑尾煩躁地抓抓頭,開始懊悔自己的愚蠢。

 

「說的也是,對不起是我無理取鬧了。」他雙手合十放到胸前,央求:「為了表示歉意,我買一台遊戲機跟你賠罪好不好?」。

 

「加上強迫上台表演的部分,總共要給我三台喔。」不慌不忙地補充。

 

「可惡!我知道了。」咬咬牙。

 

研磨偷偷瞥了眼對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黑尾呆滯了下,然後甩了甩頭並牽起對方的手向前走去。

 

月亮高掛在天,淡色的的月光灑落在他們身上,同時照亮了兩人前進的道路。

 

如同過去相處的每一天。




TBC






後記


這篇同樣爆字數了,不過因為終於有感情戲所以寫得很開心。

有些人大概會覺得來的有點突然,但以前面的劇情而言,

我認為放感情戲會有點突兀,而且讓它在結尾時一次爆發應該會很有衝擊性。

懷著這樣的想法,我硬是忍了六篇終於寫到這裡。


下一篇就是結局了。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

评论(2)
热度(22)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