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灰夜久】同居三十題16-20

*CP:灰羽利耶夫X夜久衛輔




Day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前輩,換你洗澡囉。」

 

剛洗完澡的灰羽對正在客廳看電視的夜久說。因為天氣很熱,他索性就不穿上衣了,直接赤裸上身坐到了夜久身旁。當轉身去拿放在茶几上的吹風機時,他卻感覺到一隻手輕輕撫上他的腰。

 

「很漂亮呢。」

 

回過頭,他看見身旁的人盯著自己的上半身,從肩膀、手臂到因運動而沒有多餘脂肪的腰部,最後,夜久的視線停留在他的腹肌上。

 

「還以為會看到瘦竹竿似的身體,沒想到還是有在訓驗的嘛。」伸出手,仿佛在確認是不是真的般觸碰了下。

 

看著帶的純潔表情的夜久,想碰卻不能碰的灰羽只能在心裡哀嚎:這和黑尾前輩教的不一樣阿!

 

灰羽利耶夫,在使夜久衛輔怦然心動的路上,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Day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

 

「前輩──生日快樂,同時也祝你父親節快樂。」

 

灰羽端出事先準備好的小蛋糕放在桌上,為了增加氣氛甚至還自動配上了誇張的效果音。

 

「……」

 

「你怎麼了?不喜歡冰淇淋蛋糕嗎?」這是他在店裡精挑細選出來的,要是對方不喜歡的話,他會很難過。

 

「不是啦,這個蛋糕我很喜歡。」

 

眼見對方頭上虛構的動物耳朵垂下,夜久儘管有些糾結,仍趕忙解釋:「只是每年生日都會被開同樣的玩笑,所以我才不喜歡告訴別人我生日幾號。」

 

 

 

Day 18 接對方回家

 

「夜久前輩、黑尾前輩、海前輩,你們今天怎麼來了?」

 

看到排球社已畢業的三名前輩出現在體育館,眾人倍感驚喜,紛紛放下了手上的球,聚集到了三人身邊。

 

「來看看你們有沒有認真練習啊。」夜久理所當然地說。

 

「我則是來找研磨的。」黑尾慵懶地抓了抓自己翹起來的頭髮。

 

「其實是我們三個最近去學騎機車,想說既然拿到駕照了不如就一起回來看看。反正騎機車的話錄成很短。」前副主將海信行笑瞇瞇道。

 

「哇啊!騎機車耶!」芝山與犬岡的眼睛看起來閃閃發亮。

 

「海,你不要破梗啦!」黑尾連忙抗議。

 

「誒誒誒,這麼說前輩今天要載我回去囉?」灰羽手指著自己問。

 

「是啊,有問題嗎?」夜久昂起頭看向對方。

 

「沒有啦,只是剛剛想像了一下前輩騎機車的樣子,覺得好像有點帥。」灰羽笑嘻嘻地說。

 

因為對方直著身子拍不到頭部,夜久踩了對方一腳,不以為然地反駁:

 

「我本來就很帥。」

 

 

 

Day 19 離家出走

 

晚上七點,當黑尾正穿著圍裙在自家廚房煮晚餐的時候,家裡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連忙放下手上試味道用的小碗,走到走廊上接起電話。

 

『黑尾前輩,不得了了,夜久前輩、夜久前輩離家出走了。』

 

「什麼?認真的嗎?」黑尾驚訝道。

 

『是真的,今天下午我跟前輩吵了一架──前輩怎麼樣都不肯試穿我替他買的增高墊。結果,前輩一氣之下,就趁我煮晚餐的時候留下一張字條離家出走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

 

黑尾朝客廳的方向瞥了眼,說:「我現在終於知道夜久為什麼會跑來找研磨的原因了。」

 

此時的客廳,夜久和研磨雙雙坐在地板上,正打著格鬥遊戲洩憤著。

 

 

 

Day 20 一個驚喜

 

灰羽利耶夫與夜久衛輔雙雙在客廳裡正坐著。

 

今天是灰羽的生日,場面本該是頗為熱鬧,然而此刻兩人之間的氣氛卻尷尬到了極點。原因來自於壽星面前的小紙條,出自夜久手寫、並親手交給對方的「叫夜久做什麼都可以卷」。

 

正襟危坐的兩人中,夜久的手心裡充滿了汗水,而坐在對面的銀髮戀人則是面有難色的怪異情況。

 

夜久低著頭,在腦袋裡哀嚎。他覺得自己真是腦子燒壞了才會接受黑尾的提議去製作這種鬼東西。

 

他原先是詢問對方在戀人生日時該送什麼東西好,沒想到黑尾卻將他提議全部否定。當他不悅地詢問對方究竟有什麼高見時,對方只是輕蔑地一笑。

 

「你與其送那種冷應沒有溫度的東西給利耶夫,不如做一張『叫夜久做什麼都可以卷』讓他依自己的需求去決定吧。你平常對他那麼冷淡,而這一次竟然主動詢問他的意見,相信我,他會非常開心的。」

 

這話聽起來的確有些道理,所以他也確時準備了。不過當他把準備好的東西地到灰羽面前時,對方的表情只能用驚世駭俗來形容。當下他馬上就後悔了,不過男子漢一言記出駟馬難追,因此即使他內心在怎麼煎熬,表面上還是只能故做鎮定,提心吊膽地等待對方決定他的命運。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問:「利耶夫,決定好了嗎?」

 

「前輩……真的做什麼都可以嗎?」

 

灰羽抬起頭,小心翼翼地開口:「可以抱你麼?」

 

「嗯。」

 

「那可以親你麼?」

 

「可以。」

 

「就算說你可愛你也不會生氣?」

 

「不會。」

 

「前輩,說話要算話喔。」

 

「當然,我什麼時候食言過了。」夜久硬著頭皮說。

 

「說著也是。」

 

灰羽笑了笑,得到戀人的保證後的他終於放心了下來,再次將心思移回桌上的紙張上──如此難得的機會只有一次,要好好把握才行。

 

他就這樣盯著紙張良久,久到對面的人都忍不住頭皮發麻時才抬起頭,臉上泛著不自然的紅暈。

 

他將夜久拉向自己。他讓對方跨坐在自己得大腿上,一手攬著對方的腰。

 

「那麼前輩……」

 

仰頭看著同樣燒紅臉的戀人,他有些遲疑地開口:

 

「請你在我面前,就這樣的姿勢,誘惑我吧。」




TBC






後記


寫文章時,除非必要,否則我通常稱呼灰羽為灰羽而不是利耶夫。

因為我覺得那是小排球作品中的人對灰羽專有的稱呼。

對他人物明明不會拘泥於這點,不知道為什麼就只對灰羽如此。


DAY16

寫時沒感覺,重看一遍之後突然覺得這篇場面有點引人遐想......



DAY17

這篇是夜久學長生日當天寫的,寫的時候沒發現(again),

後來重看時才驚覺8/8與爸爸節的諧音是中文用語,

日本不會有這樣的情況......


補充 : 感謝 @灰羽リエㄧフ提供想法

8/8發音近似はは,也就是日文的母親,

說不定是來自官方的悪趣味這樣



DAY18

在寫這篇時我剛好在學騎機車,於是就腦補了一下

夜久學長騎輕型機車被灰羽笑,憤而惱羞成怒的畫面。

很喜歡這一篇,羨慕能被學長載的灰羽。



DAY19

黑研和灰夜久這兩對互為娘家,只要其中一對吵架,

總有一個會另一邊家裡跑。覺得有趣。



DAY20

在寫這篇時,因為大部分的段子都完成了,

瀏覽過後發現幾乎都是小倆口吵架或甜蜜蜜的戲碼,於是決定來點不同的。

有鑑於灰羽大部分的要求,不需要使用票卷ˋ撒嬌一下夜久也會答應,

於是就挑了有點過份的要求。原先使用的詞彙其實非常露骨,

但最後因為自己受不了,所以又把灰羽的要求修正的隱諱一點。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D

评论(6)
热度(42)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