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灰夜久】同居三十題21-25

CP:灰羽利耶夫X夜久衛輔




Day 21 屋頂上看星星

 

走在步往頂樓的階梯上,兩人各提著一個袋子,裡頭裝了各式煙火,例如甩炮、沖天炮與仙女棒等等。

 

「怎麼有這麼多煙火啊?」夜久疑惑道。

 

「親戚家的小孩玩剩下的,家裡人寄過來要讓我解決掉。」

 

到了樓頂後,兩人找了空曠的地方將箱子放下。灰羽蹲下來在地上放了空罐子,將煙火插在上頭,用打火機點燃引信。夜久則靠著圍牆,抬頭欣賞夜空美景。

 

「啊!有流星!」

 

「什麼?什麼什麼什麼──」

 

其實灰羽的反應並不慢,只是手上的煙火速度比他更快。當他抬頭之際,身旁的煙火咻的一聲直竄天際,在天空中炸開了斑斕的色彩,閃光照亮夜空,卻也使得星星的光亮再一瞬間淹沒在顏色的洪流之中。

 

「啊!看不到了、看不到了!」

 

「真是可惜啊,我可是已經許完願了。」夜久得意地朝對方比了勝利手勢。

 

「诶──你許了什麼願望?」

 

就蹲著的姿勢,灰羽仰著頭詢問。因為身高差的關係,夜久很少有機會從著個角度俯視對方,不免感到有些新鮮。他將食指頂在唇前,調皮地說:

 

「這是秘密。」

 

「怎麼這樣──」

 

 

 

Day 22 一場飛來橫禍

 

看似全能的夜久,除了廚藝之外,還有一個弱點。

 

 

 

「蟑螂──」

 

一陣淒厲的叫喊聲從浴室傳來,嚇的原先專注看電視的灰羽差點摔下沙發。

 

他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便看到同居人慌張的從浴室衝了出來,慌亂的眼神毫無焦距。

 

「利耶夫!有蟑螂!」手指著浴室慌張地說。

 

「前輩、前輩,你先冷靜一下啊!」將雙手伸向前作勢安撫,豈料對方反應卻是更加激動,簡直可以用花容失色來形容。

 

「我怎麼冷靜的下來?那可是會飛的啊!」

 

「可是、可是,」被對方緊張的情緒所影響,灰羽頓時間也是手足無措,只能大吼:「前輩你現在沒穿衣服啊!」

 

……

 

此話一出,屋內頃刻間鴉雀無聲。

 

夜久眨眨眼,隨著對方待愣的視線慢慢往下,然後幾乎是反射動作般拍上對方的後腦勺:

 

「你在看哪裡啊──」伴隨著震天怒吼。灰羽頓時眼冒金心星。

 

「哇啊、利耶夫!」夜久毆打完,這才發現鑄下大錯,他抓緊戀人的肩膀用力搖晃,絕望地開口:「利耶夫!快醒醒!先幫我打蟑螂啊!」

 

 

 

Day 23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聽說小孩的身高通常都會在父母身高總合一半的附近,所以如果我和前輩有孩子的話,身高會在一七九附近,和福永前輩差不多高。」

 

「這樣喔,不過我們都是男的,生不出來,所以就別妄想了。」

 

頓了頓,夜久想到一個令人好奇的問題:

 

「利耶夫,你爸媽身高多少?」

 

 

 

Day 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啊──好無聊喔。」

 

側坐在沙發上抱著腿,灰羽背靠著正在看書的夜久盯著窗外發出了哀嚎。今天他原本和對方約好了要一起出門的,沒想到早上起床時發現外頭正下著傾盆大雨,兩人只好取消了行程,坐在家裡發呆。

 

「如果今天沒下雨的話,我們現在應該在市區新開的商場閒晃,然後看電影和一起享受燭光晚餐啊……噗哇!」頭上被人敲了ㄧ技。

 

收回使用爆力的右手,夜久低頭繼續翻者手上的書本。

 

「沒辦法,誰叫天氣不好呢。」

 

原本排滿行程的一天突然空了下來,為了今天,灰羽早早就把作業寫好,也幫助夜久把家事都處理完了,所以兩人才會落得沒事幹的窘境。

 

「那來看電影吧。」

 

「可是我們昨天和前天都有看電影了。」

 

「這樣啊……」

 

「可以找黑尾前輩來家裡嗎?玩個桌遊之類的。」

 

「將心比心吧,外頭雨大的連我們都不想出門了,研磨怎麼可能會想出門呢。」

 

「也是……可是沒事做實在很無聊啊。」

 

「……有沒有什麼事兩個人時也能做的事呢?」

 

灰羽盯著天花板說著,夜久也是放下手上的書本開始思考。

 

「果然啊……只能那樣了吧……」

 

夜久起身脫下外套放在沙發上,露出了纖瘦的手臂。

 

「夜久前輩,難不成……」灰羽忍不住脹紅了臉。

 

「嗯,」夜久點點頭,冷靜地說:

 

 

 

「我們,來大掃除吧。」

 

 

 

Day 25 喝醉

 

「噢,黑尾。」

 

一打開門就看到前任自家隊長站在外頭,夜久讓出了路,讓對方能夠踏近自家大門。

 

「要背到房間嗎?」

 

「沙發就好,接下來我自己處理吧。」

 

於是黑尾便照對方的要求將人給扔到了沙發上。

 

今天前音駒排球隊員們有一個聚會,地點約在居酒屋。能見到昔日球場上的夥伴,灰羽和夜久兩人都很期待,無奈出發前夜久突然接到了案子,在時間急迫之下他只好留在家裡趕工,讓灰羽代表出席了。

 

「利耶夫怎麼喝的這麼醉阿?」望著攤在沙發上的人,夜久皺眉詢問。他知道戀人一定會喝酒,但自己明明在對方出發前特別叮嚀過別喝太多的。

 

「和山本、犬岡拼酒了。」黑尾聳肩:「我原本也要參加,但被研磨阻止了。他說如果我也喝醉的話,就只能把我們都扔在居酒屋了。」他們幾個都太高大了,沒人搬的動。

 

這麼說著,黑尾舒展了下因背重而有些僵硬的筋骨,動作的同時眼神還不時亂飄,像是在打量四周的環境。

 

「怎麼了嗎?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現在過的挺幸福的嘛。」黑尾露出了別有深意的笑容。

 

「說什麼啊!既然事情作完了就快滾!」夜久不爭氣的紅了臉,為了掩飾尷尬,他踹了對方屁股一腳。

 

「哈哈。」

 

即便踹了黑尾,等對方真的要離開時他還是好好地道謝了。然後,他轉身過來思考該怎麼處理賴在沙發上的人。

 

……果然還是只能搬到床上去了吧?這麼想著,他嘆了口氣。

 

「……真是的,長那麼大個子做什麼啊?」

 

拉起昏睡的人的手掛上肩上,雙腿微蹲,企圖靠腿部的力量將人撐起。姿勢調整好時,灰羽半個人掛在夜久身上,雙腿拖地,整體看來十分滑稽。

 

戀人的頭卡在自己的肩窩處,夜久除了因頭髮而感到騷癢外,還能聞到濃濃的酒氣味。唇瓣直貼頸部,呼出的氣息讓人冷不防地顫抖。夜久正懊惱著,卻隱約聽到背後發出了細碎的聲音。

 

「……久前輩」

 

「夜久前輩……喜歡……」

 

「喜歡……好喜歡……」

 

這聲音很小、很輕,斷斷續續且詞彙不全,伴隨著噘嘴與磨牙聲。

 

靜靜聽著這些低語,明明沒有喝酒,夜久卻覺得自己好像也醉了。現在的他全身發熱,心臟的跳動彷彿被放大了數倍。巨大的聲響如同雷鳴般陣地讓人不穩──他原地蹲了下來,將臉埋在膝蓋裡。

 

低喃還在持續。

 

 

 

「黑尾這傢夥,剛剛回來的路上不會一直聽著吧?

 

真是......丟死人了啊……」

 

 


TBC






後記


目前字數破一萬了,覺得開心。

CWT38也首次出現灰夜久的本子,覺得開心。



DAY21

個人很喜歡這一篇,畫面光是想像就覺得美麗。



DAY22

這篇的夜久不太像夜久,因為他被嚇到慌了。

真心覺得灰羽無辜www



DAY23

「聽說小孩的身高通常都會在父母身高總合一半的附近」

以前曾經在電視上看過這則報導,於是便拿來寫了,

寫完後才想起來,報導裡面說的是女孩子,灰羽壓根不適用。



DAY24

很多人都把這篇寫成滾床單的前奏,

但我並不想,所以就改成"讓灰羽誤會"這樣了。

以夜久前輩認真的個性,打掃屋子總覺得滿符合的。


DAY25

這篇暴字數,完全可以單獨出來發一篇了呢(笑)

明明是灰夜久,卻充滿了黑尾,覺得GJ(靠)

其實在思考時覺得這篇不好寫,因為不知道該讓誰喝醉,

喝完後該撒嬌、該吵、該鬧還是該睡覺,

只好和DAY3一樣不硬碰硬,換一個方式這樣。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U^

评论(2)
热度(31)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