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灰夜久】同居三十題27-28END

*CP:灰羽利耶夫X夜久衛輔

 

 

 

Day 27 穿錯衣服

 

「利耶夫那傢伙,居然幫我買這種衣服……」

 

夜久嘴裡碎碎念著,還是換上了衣服,在鏡子前試穿。幸好,衣服非常合身。

 

……等等,他怎麼會知道我衣服的大小?總不可能是因為每晚都抱著他入睡,抱著抱著就把他的SIZE摸清楚了吧?

 

夜久感到一陣惡寒。

 

他將衣服脫下來摺好放在床上。雖然是這種白癡的衣服,但總歸還是對方的心意……改天他也買件衣服回送對方吧。

 

……話說回來,他還不知道對方的上半身的長度多少。即便兩人時常站在一起,但他從沒注意過這件事。他當然也不會蠢到直接去問對方,雖然灰羽不至於不給答案,但多半會被調侃一般吧。想到這他心情就不好了起來。

 

既然不能直接問,那只好直接拿他的衣服試穿看看了。

 

拿起對方掛在椅子上的「巨神兵」運動衫,他心下抱怨了後對方又把衣服亂扔後便直接套上,然後抬頭看向鏡子。

 

灰羽的衣服十分寬鬆,穿在身上簡直像套著個布袋一樣,如果不好好拉著甚至會歪斜一邊露出肩膀。雖然對方的衣服看似寬大,但其實也只蓋住了他連一半都不到的大腿。

 

「最大的差異果然還是腿長啊……」無奈地嘆了口氣。

 

在他準備將衣服脫下來時,房間的門卻被人打開了。

 

剛洗完澡、渾身還冒著熱氣的灰羽利耶夫就站在門口,兩人對視了ㄧ眼,灰羽被眼前的景象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過了幾秒鐘後才終於擠出了問題:

 

 

 

「前輩……你為什麼穿著我的衣服?」

 

 

 

Day 28 一方受輕傷

 

夜久坐在石子地板上。

 

他和灰羽原先只是來住家附近的公園打排球,沒想到在接一次對方明顯傳錯方向的球時,夜久身為自由球員的本能使他當下忽略了自己在室外並且沒有穿護具的事實衝刺飛身救球,接到球後他順著原先衝刺的方向在地上滾了一圈,想站起來,卻感覺到手腳上皆傳來陣陣刺痛。

 

「還好吧?」

 

見對面的人救完球後逕自坐在地上,灰羽直覺不對勁,連忙抱著球上前關心。支撐在身側的爽受上有著少許擦傷,夜久將右腳打直,膝蓋處因被地面磨破的地方正滲著鮮血。

 

「前輩!你流血了!」灰羽忍不住驚呼。

 

「是啊。」夜久皺了皺眉,他能感覺到傷口處正熱辣辣地發疼著。他彎曲右腳,看似在親吻自己的膝蓋,實則在上面舔上了自己的唾液。

 

「啊──前輩,太卑鄙了!舔舐傷口這麼浪漫的事情應該讓我來做啊!」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個。」夜久朝灰羽的頭上敲了一下。「而且,如果你想做的話,就該自己先想到阿。」

 

「不過舔傷口只能暫時止血,現在得趕快回家包紮才行,不過我現在這樣無法走路……」

 

他朝灰羽笑了笑,而銀髮的同居人也馬上就會意了過來。

 

「是!包在我身上!」他笑瞇瞇地說著,然後蹲下身,雙手分別繞到人兒的膝蓋下方與背後。

 

「不要用公主抱!用背的啦!」




END






後記


相信有關注我的人知道,我最近脫離排球坑並且入新坑了,

因此我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把故事斷在這邊,

之後應該會再發一篇文章真對這個狀況簡短說明一下。

 

↓↓↓下面先收我在寫這兩篇時的想法。


DAY27

這一篇算是Day11的後續,讓小短篇互相連接,

我很喜歡這種連接方式,故事可以拆開來看,

也可以合在一起看,如果夠細心的話這一篇就會變成了一個彩蛋ww


DAY28

讓一方受傷,大多都會想到是讓夜久受傷吧(笑),

不然故事演不下去啊XD

然後我猜舔傷口對某些人來說會是情趣,雖然基本上我滿排斥的就是了:P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可以的話也想知道感想^U^

评论
热度(32)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