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岩及】在那之後的故事01

*CP:岩泉ㄧX及川徹

 

*背景設定:青樓。及川是娼妓,岩泉是打雜小弟。

  作者十分不專業,請勿過於認真。

 

*為HQ同人文”男妓”的後續

 

*人物OOC,雖然是岩及文但01只有金國二人出場。國見是娼妓,金田一是打雜的。

 

 

 

01

 

傍晚的外頭的十分吵鬧,花街上人來人往,或搬運東西、或在街頭巷尾掛上燈飾,大夥兒都在忙碌著些什麼。

 

金田一也是其中之一。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上頭指示下來要所有能出席活動的娼技盛裝打扮,因此他只得抱著上頭指定的服飾四處奔走發放。

 

終於輪到最後一個人,金田一走到對方房間門口,在門外呼叫。見沒人應門,他直接拉開拉門走了進去。

 

下午的陽光已經不再刺眼,打在木頭地板上,與金田ㄧ的灰黑影子之間暈出了不明顯的分界線。

 

「國見,起床了。活動已經開始了。」

 

「嗚嗯……」

 

背窩裡的人發出了與想與睡意相好的抗議聲。金田一無奈地踢了踢被子,裡頭的人硬是又多翻了幾圈,才在好友的催促之下不情願地坐起身。

 

頂著一個鳥窩頭,國見半夢半醒地看著前方,視線根本毫無對焦。

 

「還好吧,怎麼看起來這麼累?」金田一在友人身邊蹲下,關心地問。

 

「……昨天遇到了不好應付的客人。」

 

國見悶悶地說。他昨天被遮騰到了很晚,客人粗暴的行徑與狗眼看人低的噁心嘴臉還歷歷在目。

 

金田一應了聲表示理解。幹他們這行的,客人總以為有錢就是大爺,總是把前甩在人臉上,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擺臉色,對人飴氣指使。

 

題外話說完,金田ㄧ簡單交代了幾句。國間接過中的衣服擺在旁邊的矮桌上,連查看一下都沒有便直接寬衣解帶。單薄的布衣落了地,露出隱藏在下面的身體,與上頭還未消失的斑駁痕跡。

 

「喂、你,怎麼當著我當面換衣服啊!」毫無預警就目擊一片春光,金田ㄧ被對方的舉動嚇的炸紅了臉。

 

「……處男反應。」國見瞥對方一眼,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

 

金田一很想拉開門直接走出去,但考慮到對方正在更衣,只能摸摸鼻子背對等待。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國見的動作實在漫的令人髮指,其間金田一還偷偷回頭瞥了一眼,看到對方的香肩裸露在外,立刻又驚的回過頭繼續面壁。心情十分鬱悶。

 

友人終於著裝完畢,金田一轉過身,就見國見抱胸站在自己面前,對方身著緋色的衣服,上面用金線繡了繁雜的花紋,鮮豔的顏色襯的國見整個人更顯白皙。

 

「剛剛那麼荒張幹啥?我的裸體你又不是沒看過。」歪著頭,國見似笑非笑的盯的他。

 

「那不一樣!工作的時候才不會想那麼多好不好!」金田一反駁。

 

「所以剛才就有時間看了?」國見挑眉。

 

「……」

 

國見不提還好,一提起,對方白皙的身體、纖細的腰肢又浮現在金田ㄧ的腦海,甚至對方腿間的曖昧痕跡也清晰可見。金田ㄧ頓時下腹一緊。

 

國見看對方表情不自然,視線循著對方的視線而去……

 

「啊!居然有反應了……」他以不怎麼驚訝的語氣說出了驚訝的話。

 

被直白地指出自己身上某個東西正精神異異挺立的事實,金田ㄧ窘迫的想挖個洞鑽進去──他不是故意要對自己的友人想入非非的啊!

 

國見盯著那挺立的東西思考了好一會兒,嫌麻煩似的擺擺手。

 

「你自己解決吧,我先過去了。」

 

語畢,便逕自拉開拉門離去。留下金田一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愣了好久才回過神,羞憤地怒吼:

 

「喂!哪有人這樣的啊。國見,你給我覆起責任啊!喂!」

 

 

 

TBC

 

 

 

 

 

後記

 

文章開頭有說,這篇是岩及同人文”男妓”的後續,

其實我一開始是沒想過寫後續的,但去年暑假裡的某天我做了個夢,

故事很美,可惜醒來後故事忘了大半故事,只覺得留有一點餘韻。

沒動筆的原因是那時忙著寫”FHQ幕後花絮”,寫完差不多就開學了,

後來就都只寫小短文,因為能很快寫完,也比較沒壓力。

 

是說,自從HQ脫坑後,我其實沒想過會在寫HQ的同人文,

所以棄坑的可能性有點高,先說出來讓想追文的人有心理準備。

 

以上。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可以的話也想之道感想^_^


评论(2)
热度(16)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