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純粹發洩

 

很難得的,差點被氣哭了。

 

 

 

因為要升大四了,所以今年暑假我留在學校做研究,和我搭擋的人是同年級但不同班的B,在搭擋之前我們互相不認識。如果我當初知道他是這樣的人,絕對不會同意和他搭檔。

 

簡述一下我和B的個性。

 

我就是個普通人,個性偏內向,但沒有道很誇張,說話有時很直接。成績中段。脾氣自認還可以,應該說我脾氣其實很差,但我通常能克制自己不把不高興表現出來,所以很多人覺得我很溫柔。

 

B的話,一開始我對他的認知是個性內向,在現實中話很少,但網路上話很多,平常需要跟他多說說話,這樣才會有交流。朋友C跟我說,別看他話少,但他能力很強(算是個天才),會做事,不用擔心和他搭檔他會雷你。

 

至於會什麼會說是一開始,因為後來發現這根本就只是表象。

 

 

 

剛開始老師的研究計畫只收我一個人,後來B來找我,說想跟我一起做研究。當時因為我不認識他,加上我其實想自己一個人做研究,所以我告訴他「你應該徵得的是老師的同意,畢竟負責指導我們的人是他。」

 

因為這個研究是接手別人的,所以需要先了解上一組都在做些什麼,因此每次上一組在做研究時,只要我有空,我就會去看。

 

朋友C是上一組研究的成員之一,他問我有沒有答應B一起做研究。

 

「B是我的好麻吉!」C這麼說。

 

因為我對C的印象不錯,想說物以類聚,那叫我和B一組也是可以啦。

 

後來,B沒有趕上計畫報名的截止期限(他好像一直沒找到老師),所以最後送出去時研究計畫的報名表上只有我的名字。

 

老師告訴我他覺得這個研究一個人做會很累,建議我找同伴一起做研究。所以我就傳訊息問B,B已讀不回。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有空就去看前一組的人做研究,趕期末報告,趕專題,拚期末考。

 

我以為我要一個人自己做研究,直到學期的最後一天,期末考結束,我收B的訊息,問我這個計畫在做什麼。

 

我打了一份短文檔給B,簡述計畫內容。從我的角度,我早就知道計畫到底在做什麼,所以打的文檔可能難免有些難懂或著是有缺漏,但因為B都沒有提問,所以我就當他沒問題。

 

因為這是實做類的研究,我們需要畫設計圖,然後請廠商按設計圖把模型做出來,再拿模型做實驗。

 

這個研究計畫的時間預定是三個月,但我們光在畫設計圖階段就用了二分之一。

 

剛開始B會問一些問題,在我看來很白癡,因為這很明顯就是沒看過前一組做實驗才會提出來的問題,但我還是會一一回覆。

 

這些問題除了問我,B有時也會問C。

 

此外,會傳參考資料給我,B覺得可以用,但我一看就知道不能用,因為種類不同。舉一個例子,我們在研究貓的生態,你卻拿著一篇研究狗的論文來告訴我你想用。我當然不同意。

 

期間的討論主要都是用網路,因為現場聊的話B根本就不會說話,點頭、搖頭和偶爾的微笑在我看來就已經是極限。

 

上一組的人有留參考資料給我們,兩篇中文、幾篇英文以及成果報告的文件檔。老師建議我們要了解前一組在做什麼,於是我開始看前一組留下的參考資料。

 

我告訴B我想分工合作,一人看一半,然後各自記錄下自己覺得有用的地方,但B說他懶得看,要自己往外去尋找中文的論文。

 

所以後來前一組的參考資料主要都是我在看,因為記性不好,所以在看英文論文時,我會把WORD打開,邊看邊打重點,打完了就給B。

 

B後來把模型的初步設計圖畫出來了,剛開始是沒有根據的亂填數據,問他參考什麼資料他會回答你「我覺得這樣可以啊。」,之後,才開始出現參考文獻。但我一看參考論文就有問題,和前面說的一樣,種類不同,所以根本不能用。

 

但之後每一次和老師Meeting,他拿出來的參考資料都是同一篇,只是設計圖的數據稍有修改,然後被退件。這樣的情況連續出現了好幾周。

 

在這邊提一下我們和老師Meeting的情況,一般都是我先報告我這週做了什麼,然後告訴老師B有什麼東西要給你看。和老師談話時,他也是維持最低限度的說話,能點頭搖頭就點頭搖頭,你不會聽到他「嗯」一聲。

 

如果老師問問題,通常也都是我先回答。所以如果回答做了,或者不夠好,被罵的也都會是我,因為我是先說話的那一個。

 

由於在研究室中年紀最小,所以我們除了做研究外,還會被當成雜工,被叫去做一些雜事。

 

這種情況我都把它當作是工作做看待,我是說,因為我想在這個研究室學習,所以我付出一點勞力做交換,我覺得很合理。何況要是真有很麻煩或很難的實情,我和B肯定是無法處理的,所以也絕不會落到我們頭上。

 

B總是不出聲,因此每次學長們有雜事都是交代我,最常見的是Z科系請我們操作某軟體,叫我們去實驗室待命。

 

電腦只有一台,通常都是我先操作,操作累了才換B上場,他從來都不會主動開口說他要操作。

 

實驗室中,電腦操作室與Z科系實驗的地點有點距離,我們都會以互相喊叫或著打手勢的方式溝通,有時我沒注意到那些手勢或聲音,B也不會提醒,都要等到我問他:「他剛剛是不是有叫我開始?」他才會默默地點頭。

 

你問我B既然不主動操作電腦,那他都在做些什麼?

 

我也不知道。這時候B通常不是在旁邊發呆,滑手機,就是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所以有時我會在操作到一半時把頭伸出操作室左看右看,尋找B在哪裡。如果不是因為都會看到他在實驗室裡,我簡直都要懷疑這裡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了。

 

其實B也不是真的都在無所事事的亂晃,這種時候,B通常都在研究之前做實驗組別所留下來的模型,只是因為B太安靜,所以你也不知道B到底都在做了些什麼,很多時候,我都是等Meeting前一天,B才會把研究進度傳給我看,通常等到這時,我才會知道之前他在實驗室裡都做了什麼。

 

 

 

八月初,老師告訴我們研究進度太慢,別組都是花兩星期就畫出設計圖,而我們硬是花了一個月還沒有通過審核。

 

B很著急,用網路告訴我「別等老師同意了,我們自己把東西拿去給廠商做模型吧」。

 

前面有提到,B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拿同一篇論文畫設計圖。我問B這篇論文的漏洞這麼明顯,他要怎麼解釋,B只會靜靜的看著我,不說話。如果是用網路溝通的話,就是已讀不回。

 

那個時候,我對B的不滿已經累積很久了,我直接跟他攤牌,告訴他我不同意,這個設計圖還沒通過老師審核,而且在我看來,漏洞是那麼明顯,你打算怎麼解釋?你的參考資料連身為搭檔的我都說服不了,你叫我怎麼同意把這份設計圖做成模型?

 

我一直不懂為什麼你要在上一組留下的參考資料還沒看完時就往外找資源?這些資料上一組的人都看過了,檢核過,既然會保留下來,裡頭應該會有我們要的東西。我們先把它看完,哪部分的資料有缺,在針對缺的部分找不是更快?

 

你知道,這篇論文是掛在我的名下的嗎?你知道成果報告的時候是我要負責上台的嗎?如果台下的教授對於參考資料提出質疑,我該怎麼回答?它的不合理之處這麼明顯?

 

(雖然這篇論文是掛在我名下,但因為B有參與,所以成果報告上還是會有B的名字,B一樣可以拿這篇報告去申請研究所,只是現在這個階段,掛名的只有我,所以我只有我能上台做這份研究的成果報告。)

 

接著我告訴B,我也覺得壓力很大,因為他總是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都不告訴我,問了也不說,我常常就處在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態下。

 

簡單來說,跟他一起做研究我很沒安全感,這明明是一個Team,卻因為沒有溝通,所以進度總是飄忽不定,時常在你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就被人決定了。這讓我覺得不受尊重。

 

我也討厭說話,但在做答應和他搭檔之前我有去了解過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並且針對他的個性,我稍微修改了一下我和人的相處方式,因為我們需要溝通。

 

B似乎不懂我在說什麼,或許是我打出來的文字讓人覺得很溫和(我朋友常這麼說,為此這次發脾氣我還多加了很多驚嘆號來表達我的不滿),B的回答給人感覺還是嘻皮笑臉的,簡單來說就是不會看場合,白目。

 

(順帶一提,因為實在太生氣太激動,我那時甚至不小心打翻水,直接把電腦給泡了,所以之後幾天的都是無電腦可用的狀況,只能跟別人借或著滑手機。)

 

後來話題被扯偏,B告訴我其實他一直看不起Z科系,認為我們的所學重疊,我們明明在領域上學的比較多,但研究進度上比人家慢,他很不爽,甚至時常被學長叫去幫忙Z科系操作軟體,更不爽。(軟體都是我在操作的,你在不爽什麼?)

 

我告訴B Z科系的人沒有得罪你,、至少現在來的這一批沒有,請你把心態擺正,就算進度落後,我們的成果也不見的會比人家差。

 

如此等等。期間還有朋友C私聊我做為溝通橋梁,或者是室友私聊我安慰我之類的很多情況。當然,我也有為了這件事去找過老師,老師說我就多忍忍,他也會去勸B多跟我溝通。

 

架吵完了,研究還是得繼續。

 

八月中,老師終於放水通過我們的設計圖。因為上一組建議我們用壓克力做,所以我們找了壓克力廠商。當時我天真的以為做模型的錢不會超過一萬塊,結果廠商報價五萬。

 

經過簡單討論,廠商建議我們如果想壓低價錢,最好的方法就是縮小模型。

 

我又打電話詢問其他的廠商,有的被拒絕,有的看設計圖,報價也是差不多五萬。

 

我們去詢問老師,老師建議我們可以把比較不重要的部分,比如減少模型的寬度,這樣來降低價錢。

 

其實還有另一個方法,就是改變模型的材質,不要用壓克力,而是改用比較便宜的木材或鐵來製作。所以B蒐集了一些鐵工廠和木工廠的電話,由我打電話話過去詢問。

 

詢問部分B除了找廠商電話之外是派不是用場了,因為他根本就不會為了這件事把嘴巴打開,只會在一旁發呆或傻笑。

 

所幸後來在學校的一次活動中,我們被叫去幫忙,認識了一位畢業的學姊,他很熱心地提供了壓克力廠商S的電話,說S以前和我們科系合作過,很推薦。

 

經過初步連繫之後,S初步報價四萬八,並建議我縮小模型,不然就改變材質。

 

我告訴B和老師,我覺得S不錯,可以合作。我也覺得這家廠商不錯,不會像外面那些廠商一樣報個價之後就不理你了,而且還會跟我討論,說改成那些材料,強度不變,但價錢比較便宜。

 

研究室提出可以補助的費用是兩萬。S針對他過往和我們科系合作的經驗提出更改方案,價錢最低的是三萬八,距離研究室提出的預算兩萬還有近兩萬的差距。

 

於是我開始考慮要刪減模型的部分體積,都是老師提出過可以刪減的部分,但B不同意,他認為這樣會影響實驗結果。

 

B傾向改變材質,他提出要把一些不重要的部分改成鐵板製作,大不了就只買鐵板來然後我們拿3M黏膠把它拼裝起來。我告訴B我不認同,而且我沒有相關經驗,如果要拼裝你就自己弄。但我還是打電話詢問鐵工廠鐵板的售價多少錢,為了公平公正公開,我打電話的時候B在旁邊看,有的時候我會乾脆開擴音。

 

鐵板的金額知道後,我們去找老師,告訴他我們又意見不合,請他定奪。老師先把B那亂來的方案否決了,然後問我目前廠商的報價多少,我說如果材質從壓克力改成PC的話,成本有降,總價格從四萬八降到三萬八。4mmPC強度和10mm的壓克力差不多,還比較不容易破裂,廠商就他的經驗建議我們改成這樣。

 

不知道是不是對於處理我和B之間的事感到累了,老師最後同意讓研究室出三萬八買模型。

 

然後我和B去廠商的工廠地址找S面談,聊聊天,討論一下模型的一些細節。

 

所謂的聊聊天讓我想到了大人的應酬,你必須笑笑的,對方說什麼你都要想辦法接他的話,就算累了或不耐煩也不能表現出來。倒不是和S聊天不開心,只是想到B只負責在旁邊看都不用說話就讓人不爽。

 

而最後,模型的報價,S拍板定案,三萬六。

 

 

 

最後一件事了。

 

星期五( 8/21 ),Z科系的人又來找我們幫忙操作軟體。因為一些原因,我們的研究室無法配合,最終把日期移到星期一( 8/24 )。

 


星期五B回家去了,而星期一換我有事不在學校。於是我傳訊息給B,通知他星期一記得去幫忙操作軟體,然後就有了上面你們所看到的截圖。

 

B討厭Z科系的人,B不想理,B想休息。

 

我很傻眼,覺得怎麼會有人這麼白目。然後我回話之後,B也很乾脆的已讀不回我。

 

今天(8/23 ),我收到了Z科系同學的簡訊,說不好意思明明我們在放假,卻還要過來幫他們操作軟體。我告訴他星期一我人不在,研究室安排了B幫忙操作軟體。

 

我分別和姐姐與室友討論了這件事,最後我得到的結論是:說B內向根本就是在抬舉他,B根本就是個孤僻又自我的人。

 

她們說,既然你都已經盡到通知的義務,並且也和研究室報備過星期一不在,那就放生B吧!雖然這樣對Z科系的人很不好意思,但B實在需要一點教訓。明天( 8/24 )早上我把手機關機,堅決不當綁忙處理事情的中間人,如果B真的敢放生Z科系的人,相信他會受到應有的報應。


评论(4)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