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01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舊文重發,部分內容小有修改,有沒有看都不影響劇情閱讀。

 

 

 

Chapter1 緣起 

 

輕快的音樂在室內流動,與蛋糕、美食的香味一同擴散到了房屋的各個角落。

 

人們的交談聲、杯子輕觸桌面時的碰撞聲、服務員點餐與來回走動的聲音……

 

周澤楷站在吧檯的角落,低著頭,從事先準備好的飲料壺中倒出紅茶,然後把杯子放到餐盤上,放在切了片的提拉米蘇旁邊。

 

這時後頭有人出聲,他讓開位置,江波濤從他的左後方端走了餐盤走出吧檯,動作既從容又優雅,而與之形成對比的,孫翔從他的右後方冒了出來,塞給他新的菜單,動作有些毛燥,明顯還不太適應。

 

他瞥了眼手上的紙張,立刻又頭把心力投入了下一份餐點上。

 

*** 

 

嚴格來說,周澤楷的個性並不適合從事餐飲業,他的話太少,想讓他在每ㄧ位客人進門時微笑著喊歡迎光臨,或著是幫客人介紹菜單上各式各樣的餐點等種種,都太過困難。

 

但憑藉著高超的顏值與過硬的餐飲技術,他被安排在吧檯幫忙,負責做些泡咖啡、端飲料、出菜之類的工作。偶爾,他也會站櫃檯幫忙收錢。反正只要別讓他多說話,所有的工作對他而言都是小菜ㄧ疊。

 

曾經,有人問過他為什麼會選擇要選擇一份會讓自己這麼束手束腳的打工,他歪頭想了想,回答:「還好吧?」語氣中帶著不解。

 

那人不死心,把問題又重複了一遍,其中加上了自己對他的認知與分析。提問完畢,這一次,周澤楷又是左思右想了一會,才慢條斯理的回答:

 

「大概是因為,在這種地方工作,可以觀察到許多事情吧。」

 

--大概是因為,在這種地方工作,可以觀察到許多事情吧。

 

 ***

 

誰也不知道周澤楷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下說出這句話的,就連他的青梅竹馬、從小學到大學的同班同學、邀請他來他親戚家開的咖啡廳打工的江波濤也不能。

 

大家每天都專注於工作、忙著討好客人、維持店內整潔與餐點品質,哪還有空去注意每位客人究竟在做些什麼你說是吧?

 

但最近確實有一個令周澤楷十分感興趣的對象。

 

那是一個面容清秀,看上去年紀有些小的少年。他總是在星期四出現在店裡,選擇在靠牆與落地窗交界的座位上安靜地看書。陽光穿過落地窗打在他的身上,切出了深淺不一的大塊色澤,淡金色的光點將少年包裹,彷彿對方身上批了金色的薄粉沙。

 

坦白說,少年的長相普通,和店內的同事相比甚至可以說遜色不少,但每當看到那少年沐浴在陽光下看出的場景時,周澤楷都會忍不住想:

 

那個少年,長的其實挺漂亮。

 

***

 

空閑之餘,偷偷打量對方幾乎快成了周澤楷的習慣。

 

嗯,這個行為聽起來似乎有點變態。

 

但嚴格來說,似乎也不能完全算是他的錯,誰讓那名少年選擇坐在窗邊、那個只要周澤楷一抬起頭就能馬上把之收入眼底的位置呢。

 

這麼想著,周澤楷觀察的更心安理得了。

 

今天少年穿了一件草綠色的上衣,和咖啡廳裡的木質裝潢色彩特別呼應。

 

今天少年帶了一本原文書,但似乎才看幾頁就受不了了,把書扔在一旁,轉而拿店內架上的小說起來翻閱。

 

今天少年帶了筆電來,在位置專注地啪搭啪搭的敲鍵盤,不時低頭翻閱放在大腿上的紙張,不知道在忙碌什麼。

這裡明明是一家咖啡廳,少年卻總是在喝紅茶……不過和他的信息素倒是挺合拍。

 

少年喜歡燉飯多過於義大利麵。

 

附餐甜點可以換成濃湯,但少年更傾向於吃沙拉。

 

少年喜歡看書,但僅限於小說。偶爾,他也會看點心靈書籍。

 

少年似乎不太習慣被人服務,因為他總是跑到吧檯來幫自己添水。

 

……

 

大多數的時候,他都必須經過多次的觀察,累積大量的資料才能夠做分析,才能分析出少年的ㄧ些習慣。而很少的時候,他能夠當場發現某些細節,並且覺得挺有趣。

 

比如現在,少年站在吧檯前,等著找零錢給他的自己。大概是覺得有點熱,他撥了撥頭髮,露出了通常藏在鬢角後頭的耳朵。

 

於是他看到了--與空蕩蕩的右耳形成對比的--少年的左耳上,帶了一只草綠色的耳環。

 

***

 

現在說起來,這只耳環可以說是周澤楷注意到少年的契機。

 

某一個星期四晚上,少年推開了咖啡廳的大門,來到櫃台前說想要尋找遺失物。

 

『一只耳環,圓形,不是很大。草綠色。』當時負責受理案件的江波濤這麼說。

 

這只耳環最後是周澤楷找到了--那天剛好輪到他打掃窗邊的座位,在挪動椅子時,看到了卡在椅子坐墊肩的一只耳環。

 

他跟江波濤要了少年的連絡方式,傳了訊息通知對方遺失物已經找到了的消息。晚上,少年便匆匆跑來店裡了。

 

而那天並不是星期四。

 

當他把東西交給少年時,少年靦腆地道了謝,之後轉身進了咖啡廳的洗手間。周澤楷以為對方是去戴耳環了,沒想到人再出來時,右耳朵上還是空空如也,現在想來,原來是把耳環藏到被鬢角遮蓋的左耳上了。

 

注意到他的視線,少年眨眨眼疑惑地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周澤楷搖搖頭,有些猶豫地說:「右耳,沒有耳環。」

 

「噢,對,我右耳沒戴耳環。」頓了頓,又問:「怎麼了麼?」

 

「只戴左耳,不好。」周澤楷說:「會被當成雙同。」

 

雙同,即雙重同性戀,指的是除了Beta以外第一性徵與第二性徵都相同的AA戀或OO戀者。

 

受傳統觀念影響,雙同並不受社會大眾的待見。多數人認為雙重同性戀者是不正常的,那是一種疾病,有宗教信仰者則認為他們違反了上帝的旨意、或者是被惡魔附身了云云。嚴重者,甚至會出現攻擊行為。

 

戴左耳單邊耳環的人是雙同,這是網路上流傳的一種說法。

 

周澤楷本身不屬於恐同黨,但他認為如果對方只是為了耍帥裝酷之類的理由而戴單邊耳環,多少容易惹人閒話,所以才出言提醒。

 

然而,對方只是特別坦然地說:「我是雙同啊。」

 

「……」

 

不是沒想過對方是雙同的可能,但也沒想到對方會痛快承認。

 

前面說過了,周澤楷不恐同,但他的朋友群中也從沒有出現過雙同性向的人。沒碰過,就覺得新鮮;覺得新鮮,那自然就會關注。即便知道雙重同性戀者和其實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同,但眼前的少年的面容確實已經從他身後那些面容不清的顧客群中獨立了出來。

 

在那個當下,他真是把對方當成稀有動物了。

 

 *** 

玻璃櫥櫃前,兩名身高差不多的少年手按在透明玻璃上,對著裡頭琳瑯滿目的蛋糕指指點點。

 

隔著廚櫃,周澤楷站在兩人對面,表面上是服務生等待客人點餐,暗地裡卻打量著少年的黑髮友人。

 

黑髮友人年紀看起來也不大,舉手投足之間可以看出此人的個性靦腆,與少年肩挨著肩並排,不時討論要吃哪種蛋糕的模樣像極了兩隻互舔毛髮的小動物。

 

感情挺好。他想。

 

又等了一會兒,面前的兩人討論了半天沒有結論,少年抬起頭,隔著廚櫃問道:「可以推薦一下嗎?」

 

周澤楷指了放在第二層的乳酪蛋糕。那ㄧ款蛋糕一直挺受Omega們的青睞。

 

「那我要ㄧ份。」少年說,並從外套口袋掏出學生證交給他──這是輪迴咖啡廳裡的ㄧ項常駐活動,榮耀大學的學生生日當天可以憑證換取免費的蛋糕一份。

 

檢核完學生證,周澤楷打開廚窗,拿出蛋糕,想一想,又做了杯紅茶放旁邊。

 

送上桌時,少年看到餐盤上多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才想出聲提醒,他已經搶先開口:「送的。」

 

想了想,又補充:「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喬ㄧ帆。

 

 

 

TBC

评论(2)
热度(44)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