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04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舊文重發,部分內容小有修改,有沒有看過不影響劇情閱讀。

 

 

 

Chapter4 對比

 

晚點,孫翔與呂泊遠也來了。孫翔對於咖啡店的客人居然出現在感到吃驚,呂泊遠左思右想後勉強想起來咖啡廳的角落確實常常坐著這麼一個人,讓江波濤倍感欣慰。

 

晚飯吃玩後,為了幫助新朋友融入環境,吳啟提議來玩撲克牌。在場一共八個人,正好可以分兩桌玩血腥大老二。

 

血腥大老二的玩法挺簡單。首先,先比一局正常的牌局,決定出一到四名,第一名成為國王,第二名是貴族,第三名是平民,第四名則是賤民。地位高者可以向地位低者徵收一張自己想要的牌,然後丟出一張自己不要的牌交換。

 

喬ㄧ帆第一次聽說大老二有這種玩法,似懂非懂,杜明催促著說你先玩一局試試吧。經過一回合後,喬ㄧ帆光榮墊底,成為賤民,踏上了推方國王的慢慢征途。

 

 *** 

 

高英傑來到時基本上就是這樣的情況。晚上上完課後,他回到租屋大樓,按著喬ㄧ帆短信上的訊息找到了607號房。

 

來開門的是一位親和力十足的Beta,在他告知來找室友後便被允許入內。

 

此時屋內的氣氛挺熱鬧。又ㄧ局牌局剛剛分出勝負,牌桌上,國王洋洋得意,貴族和平民不服氣地嘲諷上位者。

 

高英傑很快便從人群中找到了喬ㄧ帆。再度淪為賤民的Omega此時正在洗牌,看到室友來找,一邊發牌一邊問道:「英傑,玩牌嗎?」

 

「這什麼啊?」高英傑說。

 

「血腥大老二。玩過嗎?」喬ㄧ帆說。

 

「玩過,不太行呀。」高英傑說。

 

「沒關係,就是圖個開心而已啊。」喬ㄧ帆悶悶地說:「我都墊底三次了,英傑你就幫我擋一局吧……」

 

在經過一番勸說後,高英傑接過了喬ㄧ帆手上的牌與賤民得身分,懵懵懂懂地開始了牌局。十分鐘後,賤民高英傑屠王成功。

 

同桌的杜明與吳啟連忙對被推翻的呂泊遠落井下石,而被推翻的呂泊遠則挺不以為然。

 

「新人運氣而已。再來一局。」呂泊遠淡定地說。

 

於是,號稱不太會玩的高英傑眨著他無辜的雙眼在牌桌上大殺四方,他的眼光銳利、出手狠辣,令同桌的人叫苦連天。很快地,隔壁桌的人也跑過來圍觀了,呂泊遠吳啟杜明等人紛紛嚷嚷著要退位讓賢,由牌技較好的周澤楷、江波濤和方明華上陣。

 

幾輪競爭激烈的圍攻之後,高英傑終於倒下,成為了國王的周澤楷同時成為了輪迴的英雄。

 

江波濤好笑地看著之前被高英傑切蘿蔔般輾過虐過再輾過的三位逗比,那副歡天喜地、普天同慶的模樣,就差沒單膝下跪向周澤楷行禮以示忠誠了。

 

輪迴這般團結對外,真不知道讓人該說什麼,要是心眼較小的人恐怕就會生氣了。高英傑對於勝負倒是不太在意,此時正和其他人一起樂呵呵地看著周澤楷被好友群起調戲。

 

歡笑之中,江波濤突然發現時間竟在不知不覺中接近了十一點。Omega這麼晚了還待在外頭畢竟不好,江波濤只得扮起黑臉打斷了眾人的歡呼,然後在一陣「江副掃興」的嚎叫中催促喬高兩人收拾東西,打算親自護送他們回家。

 

至於後來發現喬高兩人的租屋處其實就在607下方兩層樓時,江波濤是什麼感想就不得而知了。

 

 *** 

 

回到家中,喬ㄧ帆打開電燈,不算太亮的白光照亮整個屋子。

 

他將自己甩到了床上,伸展身體,半個頭悶在被子裡,想到剛剛在樓上和前輩們在牌桌上廝殺得場景,嘴角忍不住揚起。

 

「前輩他們家好歡樂啊!」喬ㄧ帆感嘆道。

 

「是啊,有點不習慣呢……」高英傑苦笑。

 

他們所念的醫學系是榮耀大學錄取分數最高、同時也是最為人知的科系。頂著最好科系的名頭,拿著學校最好的資源,接受各界人士最重點的培育,倍受期待。表面上,醫學系的學生似乎是學校最幸運的ㄧ批,然而他們卻也是壓力最大的ㄧ批。

 

系上的教授要求都挺嚴格,醫學系的學生除了最基本的上課外,也充滿了各種實習與講座。除此之外,為了應付那些「老師上課不知道在說什麼然而考試要考」的東西,下課之後,醫學系的同學聚在一起開讀書會討論,整理共同筆記等早已經成為常態。

 

醫學系的氣氛就是如此緊張嚴肅,與熱情活潑有朝氣的食品科學系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而這點也可以從喬高與輪迴眾人的氣質與給人的印象中窺知一二。

 

「啊啊啊啊啊--」

 

嘴裡發出無意義的聲音,喬ㄧ帆在床上滾了兩圈,幼稚的舉動令旁邊的高英傑忍不住發笑。他抱著雙腿做在床沿,倒是沒打算親自下去參與陪滾兩圈的打算。

 

「對了,一帆。」他突然想到有事情必須說,於是在對方滾到自己身邊時,按住了對方的肩膀。

 

「今天王傑希前輩來找我,他說老師問我對中藥草方面的知識感不感興趣,想讓我去研究室。」中藥學是高英傑的ㄧ門選修課,內容基本上就是中醫中藥的入門。這門課的老師對高英傑一直挺看好,所以總讓自己的學生來遊說他。

 

「所以呢,你有興趣嗎?」喬一帆問。那門課他也有選,結果根本慘不忍睹。

 

「在考慮。」高英傑看著天花板,說:「總覺得大一就進研究室好像太早了,很怕跟不上別人的進度……一帆你覺得呢?」

 

「不要問我啊!」喬一帆些哭笑不得:「這事不該是你來決定嗎?我們程度差太多了,我的意見參考性根本就不夠吧。」

 

「可是這樣的話,我們相處的時間就變少了喔。」高英傑看向喬一帆:「不是說好讓我在耶誕節前一天給答覆的嗎?我們能一起的時間本來就少了,再扣掉待在研究室的時間,不是就幾乎都沒有了嗎?」

 

「就算是這樣,我也希望英傑你能以自己的事情為優先。」喬一帆說。他的半張臉還埋在被子裡,讓人看不清完整的表情。

 

「……」高英傑眼神黯了下,人也躺了下來,倆人都是被遮了一邊臉的樣貌與對方對視。

 

喬一帆的手摸了過來,牽起高英傑的手,捏著對方的指節把玩,指間磨擦著對方的指腹。

 

以男性而言,這種動作算是挺親密,然而,喬一帆在做出這個動作時卻很自然的。

 

倆人也是從小就認識了,對彼此都無比熟悉。他知道對方還在猶豫要不要接受他的感情,如果他們在一起了,還有許多問題要面對,或許會是個挺苦的ㄧ段漫漫長路。

 

即便如此,至少,高英傑在他告白的時候猶豫了,這說明他還有希望。他想,他還是會等的,等到說好的期限到來,那一個高英傑說好會告訴他答案,拒絕、或者接受的那一天。

 

 

 

TBC

 

评论
热度(18)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