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07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舊文重發,部分內容小有修改,有沒有看過不影響劇情閱讀。

 

 

 

Chapter7 發情期

 

夜晚,407號房。

 

喬一帆闔上筆記型電腦,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明天又是星期四,他想渡過一個悠閒的一天,因此這幾天奮發努力,終於趕在睡覺之前把手頭上的作業都做完了。

 

瞥了眼時鐘,晚上十一點,距離睡覺時間還有一小時,他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看個影片放鬆放鬆,然後滾上床去。

 

他站起身,去廚房給自己泡了杯熱可可,睡前喝點熱的可以暖胃助眠。他總共泡了兩杯,一杯先擱在自己的桌上,然後拿著另一杯朝室友的房間走去。

 

他敲敲門,一個柔和但不太精神的聲音自房內傳來。房間門被打開,後頭站著的高英傑眼睛裡布滿了血絲,眼窩下方也隱約可見黑眼圈。

 

他接過杯子,禮貌地道了謝,卻沒有喝。手指覆在馬克杯上,因為杯壁的導熱而感到溫暖。

 

「還不睡嗎?」喬一帆問道。

 

「等會兒吧。」高英傑搖頭:「我想先把學長給我的論文看完,不然星期五的meeting會沒進度的。」

 

比同年齡的人早一步踏進研究室,代表能力受到老師肯定,卻改變不了高英傑身為一個大一新生,在專業知識上是個小白的情況――簡而言之,現在的他對於研究室而言其實可有可無。

 

為了讓自己的程度趕上其他人,高英傑向與在他進研究室之前關係就不錯的學長王杰希取經。王杰希也真的是很照顧他,他拿了幾篇論文給高英傑,讓他每週讀一篇,看一看再做個重點整理,把專業知識打實,每週的meeting上也好對老師有個交代。

 

高英傑列了關於研究進度的計劃表,每天按表操課,想要一點一點地拉近自己與前輩們的距離。然而,論文並不總是中文的,高英傑幾次碰到了英文論文,有許多不熟悉的單字,單字們分開看或許都看得懂,但串聯再一起意思他偏偏就不會了,他每看幾段就必須回頭再看一次,進度也因此大大的落後。

 

為了不讓每週的進度窗掉,更為了不辜負學長的好意,這些天高英傑先在幾乎天天熬夜,睡眠不足,上課時頭總是低低的,簡直要貼到桌子上去了,看的喬一帆心疼不已。他也想幫忙,無奈這論文根本看不懂啊,沒有專業知識,就算是幫忙英翻中個幾段都有可能把內容翻譯錯,只能乾巴巴地站在一旁看高英傑煩惱,自己卻一點忙也幫不上。

 

看著高英傑一臉疲憊卻還打算熬夜,喬一帆那叫一個急啊,心裡的小人慌張的左跑右撞,上竄下跳,活力充沛的簡直能繞榮耀大學的操場三十圈。最後,他還是只能想到那個用來放鬆自己的老方法。

 

「英傑,你明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咖啡廳坐著?」

 

「疑?可是」

 

見對方遲疑,喬一帆打斷了他,展現了少有的強硬:「你最近太累了,現在應該先好好的睡一覺。」

 

「明天我們去咖啡廳坐著,換個環境,就當是放鬆,這樣說不定你會有精神一點,好嗎?」喬一帆勸誘道:「精神好,學習的效果才會好啊。」

 

「……嗯。」猶豫了一會兒,高英傑緩緩地點了點頭。他收拾了桌上的東西,然後在友人的再三催促之下爬上床。

 

喬一帆離開前,高英傑喝完了對方帶給他的熱可可,覺得身子暖了不少。喬一帆接過了空杯子,見有人還睜著眼睛望著自己,忍不住開玩笑問他需不需要離開前說個睡前故事。

 

臉皮薄如高英傑一聽,到底是沒忘記喬一帆和他是追求只與被追求者的關係,他脹紅了臉,趕緊整個人都鑽進了被子裡。喬一帆只能隱約聽得那把自己捲成一團球的被子裡隱約傳來被悶著的聲音:「一帆,晚安。」

 

他笑了笑,輕輕地說:

 

「晚安」

 

*** 

 

喬一帆找高英傑去咖啡廳原先也只是好意,沒想到卻引起了一場災難。

 

他怎麼也沒到,上一秒還坐在自己面前靜靜喝著咖啡、看著論文的友人,會在下一秒突然倒下。

 

伴隨著咖啡杯掉落地面破碎的聲響,衝擊性的香甜氣味撲面而來, Omega的信息宿彷彿從巨大的壓力之下釋放,迅速擴散,充斥了整個咖啡廳。

 

見狀,距離最近的江波濤趕緊放下手中的餐盤,衝到他的對面將徒然發情的Omega打橫抱起。Omega的面色潮紅,身體早已癱軟,只能無力地躺在地上張口粗喘著,像一條離開水裡的魚。

 

「方大哥,幫我指揮一下!」江波濤喊了聲,趕忙把人抱到了吧檯後方的員工休息室裡。他把人放在長椅上,幫他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然後打開休息室冷氣機,藉著它把Omega不斷釋放的信息素排放出去。

 

「噢,這味道。」

 

江波濤回頭,看到後邊跟進來休息室想查看情況的呂泊遠正摀著鼻子。Omega的發情期來的又急又猛,這位味道不只Alpha和Omega,就連對信息素不太敏感的Beta都覺得有些難受。

 

喬一帆就站在呂泊遠後面,他的狀況也不太好,方才正面接受了大量信息素的衝擊,那味道穿入鼻腔,直衝腦門,讓他的頭感覺暈暈的,有些噁心。

 

喬一帆面色不佳,江波濤卻管不上那麼多了,朝著人急切地問道:「有帶抑制劑嗎?」

 

「有、我找一下!」喬一帆說著,慌張地翻找高英傑的隨身背包,從裏頭翻出了一個小藥瓶,從裏頭倒出了兩粒。

 

江波濤讓高英傑配水把藥吞了下去,接著環顧四周,確認這邊暫時沒有遺漏之後,便讓高英傑先休息一會兒,和呂泊遠、喬一帆一起退出了房間。

 

「我們先等二十分鐘,看看情況會不會緩解。」江波濤說道,喬一帆理解地點點頭。

 

現在要做的只剩下等抑制劑發作,讓發情的狀況緩解而已了。儘管如此,江波濤卻覺得有點不安。

 

一般Omega的發情期到來前幾天,都會有生理上的徵兆,比如疲憊、四肢較平時無力以及信息素釋放量逐天漸增加等情況。而等到發情期到來時,就是信息素大量釋放,造成全身發熱、四肢痠軟無力、身體較平時敏感等症狀,此時的Omega也會極度渴望Alpha信息素的安撫。

 

然而,回想高英傑方剛才的狀況,那毫無預警地突然倒下、發熱的身體以及那股濃厚的連Beta都能聞到的味道,再再都顯示了高英傑這一次恐怕並不是普通的發情。

 

「小高的發情狀況一直都這麼……猛烈嗎?」江波濤朝身旁的Omega問道。

 

「沒有。英傑之前的發情期都挺正常的,就像我們生理衛生課學到的那樣。」喬一帆苦著臉回答:「這次的情況很怪,英傑的發情期提早了,而且完全沒有顯現一般Omega發情期前該有的徵兆。」

 

「小高他有Alpha嗎?」江波濤說。

 

「沒有。」喬一帆搖頭。

 

「這下麻煩了……」江波濤皺眉思考了一下,便轉身朝一旁正在幫忙打掃的周澤楷招呼:「小周,過來一下!」

 

周澤楷聞聲,停下手中的清掃動作,朝幾人的方向走來。

 

江波濤和他簡略解釋了一下情況,然後轉身向喬一帆說明。

 

高英傑雖然服用了抑制劑,但他這次的發情情況特殊,恐怕不是用抑制劑就能解決的,如果就這樣放著他不管,咖啡廳這幾天就無法做生意了,更糟糕點,信息素還會引來眾多精蟲衝腦的Alpha,後果不堪設想。所以,為了不讓事情的發展加劇,這事必定得處理。

 

之前,咖啡廳遇到Omega突然發情,店員都會先把人帶到休息室餵抑制劑然後讓人歇著,同時通知那人的Alpha趕緊來店裡領人。如果這位Omega沒有Alpha,店員會打電話請救護車把人載回醫院的隔離區安置。

 

但今天,發情的高英傑是他們認識的人,還單身,所以他們想直接採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就是直接讓周澤楷給高英傑上個臨時標記,用Alpha的信息素安撫他,這比一次給Omega七顆抑制劑,或著是把人扔進醫院都來了直接有效。

 

要採用這方法,理應經過本人同意,但現在高英傑意識混沌不清,所以他們才轉向徵求室友喬一帆的意見。

 

喬一帆聽了,望向周澤楷的方向,卻發現對方也正看著他,面帶憂慮。周澤楷是知道兩人關係的,此時也正在等著他的回應。

 

喬一帆陷入短暫的沉默,這事他其實也不能替高英傑做主,即便他最後真的成了對方的戀人也不行。然而,他想到高英傑剛才的表情:因為情慾而徘徊在理智與本能之間掙扎扭曲。他實在不忍心高英傑受苦,但在這事情上他卻也幫不上任何忙――一場Omega和Omega的房事,那安撫效果還不如一個Alpha的臨時標記來的有效。

 

想到這,喬一帆咬牙,心一橫,不明顯地點點頭。

 

*** 

 

方明華正在外頭指揮其他人收拾善後。事情來的突然,味道開始擴散時眾人都忍不住後撤,部分桌椅被人撞倒,杯盤掉落,碎片與食物散了一地。一些受不了的Alpha當下就甩了錢牽著自己的Omega急急地離開了,而留下來的Alpha們狀況也沒比較好,一個個面帶尷尬地在廁所面前排著隊。所幸,離開的人裡頭倒是沒有人趁亂逃帳,否則這次的事件恐怕會造成一筆不小的損失。

 

周澤楷一進入休息室,馬上就給那些撲面而來的味兒刺激的頭皮發麻,下半身的某部位脹的隱隱作痛。

 

理智告訴他要保持清醒,但耳邊好似盈繞著惡魔的聲音低喃。溫柔的、輕聲細語的。腦海裡有一股強烈的力量想將他的意識驅逐,剝落他那冷靜自持的外殼,徒留下最原始的需求本能――他握緊了雙拳。

 

不管自制力再怎麼強,周澤楷到底是個Alpha,Omega在他眼前發情,肯定是會產生生理反應。高英傑倒下時,他人就在吧檯,目睹了一切過程,並且因為對方的信息素而有了感覺。

 

全身的毛孔綻開,貪婪地捕捉著Omega散在空氣中的香甜氣息。Alpha無意間釋放出的信息素,展示著自身對於Omega的渴求與慾望。

 

「嗯……」

 

接觸到那強勢的信息素,Omega的身體明顯顫了下,如果可以,他會起身與Alpha相擁、親吻,甚至撫摸。然而,Omega天生的生理反應讓他在發情的那一刻只能被動地躺在長椅上,軟弱的、無助的,像一隻被陷阱捕捉了的小兔子,等待獵人來取食。

 

渴望被安撫、渴望征服。Omega的雙頰通紅,眼神迷茫,微張的小嘴吐露著誘人的呻吟,像綻放的花朵利用香味吸引蜜蜂來採蜜那般,用信息宿向眼前的Alpha提出最誠摯的邀請。

 

周澤楷瞇起了眼,邁開步伐朝高英傑走去。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江波濤和呂泊遠在身後看著,一瞬間,心理的緊張提到了最高。江波濤甚至朝同伴使眼色,準備要是周澤楷一失控就上前將人架開。主意是他提的,要是友人真把持不住,不論是對周澤楷還是高英傑,甚至被無辜牽扯進來的喬一帆,他都不好交代。

 

Omega朝空中伸出手,搖晃著似乎想抓住什麼,最後手腕卻給Alpha抓了。Alpha跪了下來,將人翻身,讓他背對自己。他撥開對方後頸上的髮,露出了白皙脖頸上微微凸起的腺體,用指腹輕輕摩擦。

 

他低下頭,輕輕吻上那個地方,伸舌舔了舔,含著。

 

然後,張口咬了下去。

 

乍看之下,好似吸血鬼給予自己的獵物初擁那般的溫柔。

 

空氣中,信息素的味道開始融合,像是將牛奶倒進咖啡,兩個原本不同的物質開始圍繞著彼此交纏、旋轉,又如精靈在空中共舞,最終,融為一體,也融進了高英傑的血液之中。

 

膩人的味道漸漸淡了下來。

 

取而代之的,高英傑的身上產生了一種特殊的香味,甜中帶苦,將癱軟在椅子上的Omega包裹在其中,如同他最真誠的擁護者一般。

 

在他的身後,周澤楷的身子一軟,碰的一聲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落,周身冒著騰騰的熱氣。如同緊繃地嫌被突然釋放,他感到疲憊,手腳無力。對抗本能實在花費了他太多的力氣。

 

「辛苦了。」江波濤拍了拍他的肩,呂泊遠扶著他站起來,一步一步地走到外頭的座位上去休息。

 

現在,只要等高英傑的狀況穩定下來就可以了。事情終於得到解決,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咖啡廳又運轉了起來。店員們或拿起抹布擦拭桌椅,或著掃帚地面,有些熱心的顧客也加入了幫忙收拾的陣容。腳步聲、物品的碰撞聲,還有時不時能聽到、方明華指揮眾人的聲音。

 

喬一帆卻還站在休息室的門口,呆呆地望著裏頭。外頭吵雜的環境好像沒對他造成任何影響,如同電影畫面褪了色。

 

「……帆、一帆」

 

「前輩!」喬一帆認出了那聲音的主人是江波濤。

 

「一帆你先收一下東西,等會兒我讓吳啟和呂泊遠送你們回去。」江波濤溫言說。喬一帆望著他,給人感覺還是呆呆的,手上開始機械性地收拾東西。

 

東西收拾完,也確認了高英傑的情況漸趨穩定。喬一帆站在休息室,茫然地望著四周,不知所措。周圍的人都在忙碌,他似乎也該做些什麼。然而,腦袋像是卡了殼,思考上總是慢了幾拍。

 

他又四處張望了一會兒,在看到坐在位子上休息的周澤楷時,喬一帆終於想起自己是還沒有道謝,於是三步併作兩步跑到了人面前。

 

「前輩,謝謝。」斟酌了下,還是用了最質樸的文字。

 

周澤楷微笑地看著他,搖搖頭。

 

此時,江波濤喊了他一聲,喬一帆又看了一眼周澤楷才轉身去。高英傑的連還是紅通通的,但氣色明顯好了一些,腳步有點虛浮。

 

喬一帆原本想讓他搭著自己的肩,後來又覺得會不方便行走,於是改成用手拉著對方的手,小心翼翼地牽著。吳啟和呂泊遠則像是左右護法一般站在他倆的身旁,四個人一起走出了咖啡廳。

 

 

 

TBC

 

评论
热度(24)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