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08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舊文重發,部分內容小有修改,有沒有看過不影響劇情閱讀。

 

 

 

Chapter8 坦白

 

白天發生了那樣的事,輪迴的眾人都以為407寢室的人今晚不會出來買宵夜了,沒想到,晚上十點喬一帆來電,表示今天的宵夜團照常出團。

 

輪迴派下來的人是周澤楷。今天的事他可以算是因禍得福,臨時標記完高英傑後,江波濤看周澤楷的面色,再環顧一圈咖啡廳的冷清慘狀、判斷不缺人手後,大手一揮,讓周澤楷回家休息去了。同事在咖啡廳收拾殘局,他則是在家裡睡覺,於是到了晚上輪迴的眾人筋疲力竭的回到租屋處之後,周澤楷頓時成了裡頭精神最好的人,於是他當仁不讓,接下了宵夜團出征的任務。

 

當他帶著兩人的安全帽來到一樓時,喬一帆早已在大樓的門口候著了。面對宵夜總是很積極的Omega這次看起來不太精神,兩人簡短說了句,便朝停車場出發。

 

兩人在空無一人的小巷子裡慢慢走著,靠的並不近。大概是一整個下午都在照顧信息素濃厚的高英傑,喬一帆的身上除了紅茶香味之外,也沾染了一點他的咖啡味混與高英傑的牛奶香混合而成的拿鐵的味道。

 

周澤楷不自然地撇過頭。他沒向對方提這件事,因為實在是太尷尬了,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而喬一帆則是一門心思思考著別的事,也毫無察覺。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走著,直到走到停車場時,一直沉默著的喬一帆才開口:「前輩,等會兒宵夜買完後,我去一下藥妝店。」

 

*** 

 

與連鎖超市不同,藥妝店距離宵夜街有點距離。

 

在不算熟悉的街道上,喬一帆走在前頭,周澤楷在後頭跟著,同時拿手機查看訊息。他想到白天時那一齣,放在店裡的除味劑估計是用完了,於是打短信詢問江波濤需不需要補貨。他很快就收到了回覆,短信裡頭長長的一串,大到洗髮精,小到牙籤都有人委託代購,當然,被重點詢問的除味劑也有。

 

他默默收起手機,跟上前面的人的腳步。

 

到了藥妝店門口,喬一帆轉頭想和周澤楷打聲招呼,卻見人直直地望著自己。他左右張望忘了下,覺得附近沒什麼捉人眼球的人事物。

 

喬一帆疑惑了,想再轉身,這次卻是被拉住了。同行的人的眼神還是直勾勾的,看的喬一帆有些臉紅,但那雙眼睛……似乎不是盯在自己的臉上,而是旁邊一點的位置?

 

「……前輩?」

 

「等。」周澤楷說。

 

於是喬一帆真等了一會兒,然後就見周澤楷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巴上了他的後腦勺。

 

「!?」

 

Alpha默默地攤開手,上頭有一只死蚊子,帶血的那種。

 

「……」

 

*** 

 

進了藥妝店,周澤楷就和喬一帆分邊走了。Omega鑽到了保健食品去挑東西給友人補補身子,他自己則是在店裡的每一區晃,尋找著輪迴的眾人委託代購的商品。

 

現在,他站在中和劑區,看著大大小小琳瑯滿目的除味劑,拿起其中兩個牌子的瓶子比較差異。咖啡廳每天都會有形形色色的人進出,有些人氣味濃厚,有些人氣味輕微,為了保持店內的空氣清新,咖啡廳內的員工每天開門前也都會拿除味劑噴過店內的物品,把多餘的味道抹去。

 

由於專注於手頭上的事,他並沒有注意到有人從後頭走近。

 

「買給男朋友的嗎?」

 

「?」周澤楷轉頭,只見一位身材嬌小、外型甜美的女店員站在身側笑盈盈地看著他。女店員見他歪頭一副不解的樣子,指著隔著幾個貨架那頭的喬一帆,賊兮兮地說:「那是你的Omega吧?」

 

「這年頭陪Omega出來買生理用品的Alpha不好找喔。」女店員笑的挺曖昧。

 

「他……不是我的Omega。」周澤楷趕緊澄清。

 

「少來!我都看見了,你們倆在大街上接吻!」

 

周澤楷懵了。他和喬一帆什麼時候接吻了?

 

「你、就是你,你還沒上門我前我就看到你啦!帥哥一枚,本來想說上前要個電話的,沒想到就看到你們在大街上接吻啦!有膽做這種事卻不承認,聳什麼?你這樣還算是給人性福的Alpha嗎?」女店員義正詞嚴道。

 

周澤楷給她說得滿臉通紅。這妹子說話未免太直接了吧!但同時,他終於明白這場誤會從何而來了。感情這妹子是把自己幫喬一帆打蚊子的那一幕看成兩人在接吻,這……到底得從哪個角度看才能把事實扭曲成那樣啊?

 

「真沒這事啊……」周澤楷感到哭笑不得。

 

妹子瞪著眼還想說些什麼,幸好,此時一個聲音解救了周澤楷。

 

「前輩,你東西買好了嗎?」喬一帆提著已經被包裝好的袋子走了過來,這後知後覺地才注意到周澤楷的身邊站了個漂亮妹子,而Alpha1本人則是滿面通紅,顯得有些侷促,頓時懷疑自己是不是破壞壞人家的好事了?

 

「哎呀,小夥伴在催了,快走走走,我幫你結帳。」女店員怪叫著,推著周澤楷的背一路前進,還從某個Alpha看不到的角度朝喬一帆眨眨眼。

 

喬一帆懵了,有些傻愣地的站在原地。

 

「……怎麼了啊?」

 

*** 

 

將機車騎回居住區附近的停車場,周澤楷讓後座的喬一帆下車,把車停進機車格子裡。然後他下車,將掛在車上的一些袋子分給對方,剩下的自己提著。

 

今天的戰利品有些沉,這一次宵夜團與其說是在買消夜,不如說是在採購日常用品。

 

喬一帆接過提袋,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面無表情地低著頭看著地板。

 

周澤楷走在喬一帆的左邊。他看的出來今天Omega的不對勁,沉浸在某一個情境裡思考著什麼,有些疲憊。

 

喬一帆心情不好,但如果他不想說,那周澤楷也不會勉強。

 

冷風刮過,拂涼了臉,還帶起了一點髮絲。

 

回去的路上,周澤楷時不時偷看旁邊的人,被偷看的喬一帆還是視線盯著地板逕自往前走著。

 

終於,在接近居住大樓外邊時,喬一帆停了下來。

 

「前輩,能聽我說一下話嗎?」他說。

 

周澤楷靜靜地看著他,點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覆,喬一帆嘴巴微張,卻後馬上閉了起來,似乎還在斟酌用詞。

 

「前輩還記得我之前說我和英傑在交往的事情嗎?」喬一帆說。

 

「嗯。」

 

「就是……那件事情,是騙人的。」說完,卻又頓了頓,喃喃道:「不、好像也不能說是騙,那方法是英傑自己提出來的……」

 

「總之,現在我和英傑沒有在交往,只是我單方面在追他而已。」喬一帆說。

 

周澤楷一聽,馬上就懵了。

 

之前不是說在交往嗎,怎麼突然沒有了?兩個人感情看起來不是挺好的嗎?每天一起搭公車去上課,早上也才一起來咖啡廳吃早午餐……然後,既然沒交往,為什麼還要住在一起?這不是自找麻煩,引狼入室?

 

周澤楷腦中頓時冒出了千千萬萬個疑問。

 

喬一帆繼續說著:「之前,也就是我們剛入學的時候,我向英傑告白。他告訴我,他暫時無法做出決定,要我給他一點時間……相對的,他給我三個月,這段時間內,我是他暫時的男朋友……怎麼說呢?身為一個男朋友的『試用期』……」

 

我會給你一段時間,在這一段時間裡,只要不踰矩,你就是我暫時的男朋友,你所做的一切――說難聽點――都是在討好我,為了讓我接受你而卑躬屈膝。

 

身為男朋友的試用期。這個方式看起來挺奇怪,但是卻又神奇的避開了那捉摸不定、會讓頭腦陷入混亂的曖昧期,使得被追求的那一方,能夠盡量以冷靜的姿態來審視這個人。

 

「而下個星期――正確來點說――星期三,是我試用的最後一天了,那一天下課之後,我和英傑會一起去吃晚餐,然後……他會告訴我答案。」喬一帆說。

 

聽完對方的闡述,周澤楷也明白了大致上的情況,但還是有點疑惑:「……為什麼,告訴我?」

 

「因為,前輩你是唯一知道我和英傑在交往的人。」喬一帆說。

 

「偷偷交往了這件事,原本沒打算到處說的,只是那時剛在一起,還很興奮,又碰上前輩問,所以就說了……那時也沒想到,之後會跟前輩變熟的。」喬一帆撓撓頭:「但是現在,我卻很慶幸那時和前輩說了,至少現在覺得煩躁的時候,還有個人能夠聽我說話。英傑最近實在是太忙了,我倆幾乎沒什麼相處時間,早上又突然那樣……這會讓我覺得,是不是我沒能力『照顧』好他。」

 

喬一帆說的很隱諱,但周澤楷覺得他好像理解了對方心情不佳的原因――喬一帆認為,高英傑想要的,是一個Alpha。

 

在第二性徵相同的AA或OO戀情侶中,以AA戀著來說,當其中一位Alpha遇到了外力的吸引,比如發情的Omega,Alpha會試著迴避,然後自行處理,或者是隱忍慾望直到身為另一半的Alpha抵達。而OO戀者,Omega在發情期時無法抵抗來自精蟲衝腦的Alpha的侵犯,但在剩下的為數不多的理智之下,思考著另一半或者是如何逃跑都是比較常見的。

 

今天高英傑的發情期雖然比較特殊,但在周澤楷接近他時,他是毫無抵抗的,這或許可以解釋成高英傑潛意識裡還是希望能和自己結合的,是一位Alpha。

 

想到著裡,周澤楷擔憂地看著對方。他很想安慰喬一帆,告訴他別想太多,在自己的眼裡,你們看起來已經像是一對情侶了。

 

然而,他也知道,這只是徒勞,應該說,除非高英傑答應喬一帆的追求,否則對於喬一帆而言,過去他為他所做的一切,終將變得沒有意義。

 

這件事情,掌握關鍵的人並不是自己。

 

周澤楷清楚地知道這件事,也因此,他放下原先想要安慰對方的手,最後,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陪著對方默默走著。直到回到了住處,喬一帆自始自終一直直視前方,沒有因為情緒低落而低著頭,然而,卻因為對方的斜劉海遮擋,他自始至終看不清對方臉上的表情。

 

因為結局近了,這種時候反而更加難熬,那股壓抑已久的情感才更需要宣洩一次,盡情地。然而,看著對方乾淨的側臉線條,他知道,喬一帆並沒有哭。

 

揮手道別。看著對方的背影,周澤楷隱隱約約覺得,他好像已經知道事情的結果。

 

因此,在十二月二十四號晚上,Omega紅著眼眶出現在自家門口前時,他也不是那麼驚訝了。

 

*** 

 

十二點,夜深人靜,居住去的大夥兒幾乎都已經睡了,只剩少數幾家還是燈火通明。

 

周澤楷和喬一帆在巷子裡走著。

 

抬頭看了天空,今晚天上的雲層太厚,可惜了看不見那皎潔的月亮。

 

從周澤楷的角度來說,他認為一個Omega這麼晚還在外頭晃實在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就算身邊有Alpha陪著也一樣。

 

原本他想去找住隔壁的江波濤借咖啡廳的鑰匙,然而喬一帆卻拉住了他。

 

「前輩,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Omega說。

 

看著對方紅腫的雙眼,周澤楷收回了朝隔壁家前進的動作,默默的嘆了口氣。

 

*** 

 

「我和英傑從小就認識了,因為我們從小學到大學都是同一個班上的,一開始,我只覺得挺巧,每一次到新班級時都會有這麼一個我認識的人,漸漸的,就走在一起啦。而當我注意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才發現我居然已經喜歡他挺久了。」

 

「十五歲的時候,英傑分化成了Omega。你不知道,英傑分化成了Omega之後很多人追的啊,只是他們最後都被拒絕了……」

 

「那段時間,我特別緊張,害怕哪一天來了個優秀的Alpha,英傑就點頭答應了。我一直希望能夠變成一個Alpha,因為這樣的話,我就能夠名正言順的保護英傑了。」喬一帆說。

 

「可是最後我失敗了,分化成了Omega。那個時候我心情挺複雜的,性別相同會讓人感覺很親近,可是就會讓人不容易往朋友以外的地方想了。英傑也是那樣,高中三年都一直沒察覺。」

 

「剛入學的時候,我終於鼓起勇氣跟英傑告白了,一方面是覺得這樣一直拖下去不是辦法,總是要面對的,另一方面……那個時候,我倆的租屋契約都簽了,不管英傑接不接受我,我都不認為他會因為尷尬、或著是為了避開我而退房――我承我耍了小聰明,利用英傑對我的信任做了一個賭注。」

 

「不過現在想想,也無所謂了,反正都被拒絕了,這大概就是報應吧。」

 

說到這裡,喬一帆自嘲的笑了,那明明失落卻又要逞強的樣子看的周澤楷很是心疼。

 

他沒有談過戀愛、也沒喜歡過誰,周圍的人也幾乎沒有,就連其中的異類方明華,那廝現在可還在熱戀期呢。而喬一帆,面對一個認識了超過十年,同時也是暗戀了許久的對象,那份感情卻是在今天硬生生的被斬斷了。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他無法想像。

 

周澤楷抬起了手,在空中停滯了下,最後拍在對方的那和他比起來並不寬闊的背上。

 

「沒事。你,很好。」他說。

 

或許他無法感同身受,但他很願意聽喬一帆說話,如果這樣能讓對方感覺好過一點。

 

「沒事。」

 

感覺到背上的溫度,喬一帆雙眼顫了下,他看向身旁的Alpha,問:「前輩你還記得我左耳上的耳環嗎?」

 

突如其然的問題讓周澤楷愣了下,頭上的呆毛抖阿抖的。他當然記得,他想。那個耳環,可是讓我注意到你的原因。

 

喬一帆笑了笑,撥開了鬢角塞到在耳後。月光下,喬一帆左耳上的綠墜閃閃發亮。

 

他說:「那是和英傑剛交往的時候,我買給自己加油打氣用的。之前我一直只戴在左邊,因為我想說,等哪一天正式交往了的時候,要把另一顆交給他……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側過頭,喬一帆伸出左手,食指按著耳垂拇指輕輕一推。

 

耳環被輕而易舉地撥了下來,躺在喬一帆的手掌上,閃爍著瑩惑人心的光芒。

 

然而下一秒,手心翻轉,耳飾從的手中墜落,在空中劃出不明顯了的綠色直線。最後,落到了地上。無聲無息。

 

閉上眼,喬一帆緩緩吐出了一口氣,像是要把心裡的鬱悶都排的乾淨。

 

周澤楷不知道對方是經歷了怎樣的掙扎才做出了決定,又或者只是一時的賭氣。但他想,這樣也挺好,至少是一種發洩。

 

又陪著Omega靜靜地走了一小段路,直到附近住處原本就零星的燈光變的更少,屈指可數,而他也有一些疲倦了,周澤楷這才伸手抓住喬一帆的袖子,輕聲說:

 

「回去吧。」

 

 

 

TBC

 



评论
热度(24)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