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10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從這篇開始就是新的故事囉↓↓↓

 

 

 

Chapter10 打工 

 

「小喬,今天怎麼那麼早?」江波濤見喬一帆上門,趕緊上前招呼:「咖啡店的營業時間還沒到呢,你先在位置上等一下吧。」

 

然而,喬一帆沒按照對方的要求入坐,反而開口詢問:「前輩你之前說咖啡廳耶誕節時店裡缺人,現在還缺嗎?」

 

聞言,江波濤愣了下。

 

「現在還缺一個人,你要來幫忙嗎?」他說。

 

 *** 

 

喬一帆換上了杜明的備用制服,跟在江波濤的後頭把咖啡廳的前後台晃了一圈。

 

第一次進到咖啡店的後台,喬一帆四處張望,在經過廚房時他看見呂泊遠和一名他不認識的店員在說話,後者則是專注地聽著,時不時點點頭。

 

「那是于念,系上的學弟,以前有過來咖啡廳幫忙過。」江波濤見喬一帆盯著于念看,在旁說道。

 

繞完店內一圈,副店長開始跟他講解負責範圍內的工作,其實也無非就是帶位、點菜、端盤子、洗盤子等基本事項。

 

「送餐點的時候,你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樣一次拿好幾樣,用雙手捧著餐盤、把菜穩穩送到就好。不小心摔破盤子的話,要賠錢的。」江波濤囑咐。

 

喬一帆不知已有前例,只當是平常的提醒,乖巧地點點頭。

 

 *** 

 

咖啡廳在十點鐘時開門營業。

 

剛開始,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十一點,客人漸多。

 

客人中有些單純是來享受咖啡店的氣氛,有些便是來約會的了。

在那些來約會的人的行程表之中,來咖啡廳吃飯多半只是個過場――這並不代表吃飯不重要,只是他們大多接下來還有其他活動,比如逛街或者是看電影之類的――這些上門的情侶們是來匆匆去匆匆,使得咖啡廳翻桌率增加了不少。

 

十二點時,咖啡廳則是迎來了第一波小高潮,店內位置第一次全被坐滿。

 

「先、先生,幫您道水。」

 

喬一帆說著,幫Alpha盛滿了水。面前的Alpha有一張兇惡如罪犯的臉孔,讓他忍不住想向其跪下上繳錢包。

 

「先生,幫您道水。」倒完水,他朝錢包臉對面的人說,面前的Omega推了推眼鏡,點點頭:「八分滿就好。」

 

喬一帆頓了下,按著客人的指示緩慢地評估著杯裡的水量。

 

「小喬有點緊張啊。」杜明說。

 

「第一天上班不都是這樣嗎?」孫翔不以為然。

 

「水倒的倒是挺穩的,一滴都沒有撒出來。」吳啟說。

 

「專業啊,這我就辦不到。」杜明說:「把小喬訓練完之後說不定能到小周旁幫把手呢。」

 

「飲料吧有兩個人負責的必要嗎?」孫翔疑惑。

 

「不知道。」吳啟說。

 

「不知道。」杜明說。

 

「你們,快去工作啊!客人還等著呢!」副店長江波濤在兩人的後腦勺上敲了一記。

 

*** 

 

「啊!是上次的那位Omega!」錢包臉隔壁的座位區,一位外表相當可愛的女孩指著喬一帆叫了一聲。

 

周圍有幾個人聞聲,紛紛轉過頭來,包括了話語中的Omega本人。女孩驚覺自己聲音太大,立刻壓下音量,悄聲說:「店長,他就是我上次跟你說的、在店門口外面和Alpha接吻的那個Omega!」

 

女孩身旁帶著金屬框眼鏡的男子聞言抹了一把汗,急道:「小戴,在別人的店裡面不要亂說話。」

 

「……請問可以開始點餐了嗎?」此時,正在幫兩人點餐的吳啟面無表情地說。

 

*** 

 

「唉,沒看過你,新來的啊?長的還挺可愛的啊輪迴真會挑人。艾瑪我好幾個月沒來了這裡又多了好幾道新菜色,快來給哥哥介紹介紹一下哪些菜比較好吃啊,比如這道、這道跟這道是甚麼啊?可以描述一下嗎?還有這道、這道跟這道,哪一個比較好吃啊?還有還有……」

 

一位金色頭髮、看起來挺活潑有朝氣的Beta正在和喬一帆點餐,只是話匣子一卡開之後便如鞭炮般劈哩啪啦響,語速之快,手指還不停的在菜單上比畫,喬一帆聽得一愣一愣的,實在反應不過來。

 

喬一帆呆了呆,拿著菜單認真問:「呃……不好意思,可以再說一次嗎?」

 

「哈哈哈哈哈哈――」同桌的人們突然爆發出了轟了天的巨大笑聲。

 

「少天,你嚇到人家了。」金髮青年旁邊的人笑咪咪道。

 

而坐在兩人對面懶洋洋的那位則是嚎了聲:「壓力山大。」

 

*** 

 

在中午用餐人潮過去之後,咖啡廳的人潮漸漸緩和了下來。

 

「小喬,輪到你休息囉。」

 

「好。」

 

下午一點,喬一帆第一個輪休。他從餐廳廚師呂泊遠手上接過員工餐,走到休息室內,突然想起自己忘了領飲料,於是把餐盤往桌子上一放,到飲料吧檯去找周澤楷。

 

周澤楷拿了兩杯紅茶給他。

 

「前輩你是討厭紅茶嗎?」喬一帆問。

 

「……不討厭。」周澤楷說。

 

「不然怎麼每次都不喝啊?」喬一帆問。

 

周澤楷想了想,說:「紅茶,甜。」

 

「噢……那也不用每次都給我啊,總覺得免費的拿太多了,有點心虛。」喬一帆說。

 

「你喜歡。」周澤楷說。

 

喬一帆愣了下,低下頭。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有點緊張。

 

「小喬,怎麼還在這?快點去吃飯喔,休息時間只有一個小時。」此時江波濤路過,提醒道。

 

「知道了。」

 

喬一帆應了聲,拿起飲料就要回休息室。離開前,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停了下,往周澤楷的手裡塞了東西,那是今天早上周澤楷離開前留給他的鑰匙。

 

*** 

 

下午,人潮不比中午少,但是翻桌率的稍有下降。小部分的座位已經被手帳族與喜愛聊天聊八卦的婆婆媽媽們給佔據,某些方面來說算是給忙碌的店員們喘了口氣。

 

喬一帆在點餐時出錯了一次,把客人要求的青醬蛤蠣義大利麵錯寫成了白酒蛤蠣義大利麵,幸好這道餐馬上又有人點了,才讓喬一帆逃過自掏腰包把這一道餐點買下來當作自己的晚餐的下場。

 

杜明在送餐時被店內嘻笑追跑的屁孩們給撞了一下,被剛泡好的咖啡撒了滿身,大呼倒楣。吳啟則是在倒水時又被妹子叫住問周澤楷的電話,表面上笑笑,心理卻是掬了一把辛酸淚。

 

下午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就到了晚上,在晚餐時段過去之後,店內客人數就顯得寥寥無幾,而大夥兒也終於能夠停下來吃個晚餐。

 

喬一帆才剛坐下,一股疲憊感就湧了上來,他突然覺得有些頭暈。

 

「沒事吧?」一旁的江波濤注意到了他的異狀。

 

「沒事。」喬一帆搖頭,低頭扒了幾口飯,想了想,朝坐在斜前方的杜明和孫翔兩人說道:「杜明前輩、孫翔前輩,等一下有空嗎?有事想拜託你們。」

 

*** 

 

吃完飯後,喬一帆將杜明與孫翔兩人拉到了廚房談話。

 

「簡而言之,你和小高因為理念不合在冷戰,所以想在我們這裡借住一段時間?」杜明說。

 

「是啊。」喬一帆說。

 

「要多久?」孫翔皺著眉道。

 

「呃……一個月,可以嗎?」喬一帆小心翼翼地說。

 

聞言,兩個Omega對望了眼,最後由杜明代表發言:

 

「你要借住我們是不介意,只是之後你倆怎麼辦?你們還是要見面的吧?」

 

喬一帆頓了頓,說:「我和英傑這次吵的真的挺兇的,之後我應該會換房子吧……」

 

杜明倒抽了一口氣。旁邊的孫翔聽了,沒說話。

 

三人從廚房出來後,杜明代替喬一帆向大家解釋了事情的原委。過程中,喬一帆幾次偷瞄了周澤楷,怕對方拆穿他的謊言,哪想Alpha只是靜靜地聽著,眉頭都沒皺一下。

 

Omega低下頭。他編的理由虛實參半,但終歸不是全然的真話,因而有些心虛。眾人以為喬一帆在為吵架的事情心情不好,三言兩語地表達了關心。杜明還慈愛地拍了拍喬一帆的肩膀,臉上掛的卻是「甭解釋,哥都明白。」的表情。喬一帆一秒心虛變無言。

 

***

 

「話說回來,這樣小喬晚上跟誰睡啊?」呂泊遠說。

 

「孫翔吧,他房間稍微大一點。」杜明說。

 

「和小明一起睡比較好吧,孫翔體積比較大,半夜把小喬擠下床怎麼辦?」吳啟說。

 

「靠,你什麼意思?」孫翔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別吵了,小喬就睡孫翔那兒吧,孫翔的房間確實是大一點,有位置能放小喬的東西。」江波濤說。平常在店裡發號施令的副店長一站出來,大家下意識的就接下了指令,就連原本面色不佳的孫翔都沒有提出異議。

 

今天的工作量比較大,直到快十點,咖啡廳的清掃工作才正式結束。喬一帆從江波濤那兒拿到了人生第一份薪水,表面上靦腆地道了謝,心裡卻是興奮地直打滾。

 

回家的路上,輪迴的眾人浩浩蕩蕩底走著,人群中,周澤楷注意到了落在最後方的喬一帆,刻意放慢了腳步到他身邊。

 

「……沒問題?」他問。

 

什麼沒問題?喬一帆一時間沒聽懂,頓了下,立刻反應過來對方是指什麼,他說:「我休息時間時有跟英傑聯絡過,他說他尊重我的決定。還說我不在的時間,他會找研究室的學長陪她一起住,要我不用擔心。」

 

聞言,周澤楷點點頭,見對方似乎還有些悶悶不樂,歪頭盯著人兒的臉。Omega注意到了對方的動作,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不知怎麼的,有種一直麻煩你們的感覺。」喬一帆說。

 

周澤楷不置可否,晃著腦袋想了想,最後只是露出了一個單純的笑容。

 

***

 

回到租屋處後,孫翔和呂泊遠陪喬一帆回407房拿些簡單的生活用品,三人上上下下來回跑了三趟,最後一次把東西抱回605房時,正好遇到周澤楷和吳啟買宵夜回來,開心地直呼萬歲。

 

美食當前,未收拾的東西被果斷擱置在房間的角落,605房裡的三只Omega都窩在沙發上啃著各自的「補品」。

 

「小喬,如果你的發情期在這一個月的話,等會兒記得去找江副報備一下。」杜明突然想到。

 

「呃,為什麼啊?」喬一帆問,他認為把發情期這種私密的事情告訴別人不太好。

 

「副店長人比較細心,怕你忘記,所以總會在發情期來前提醒你一次。」杜明解釋。

 

「遇到Omega發情期的時候,我們通常會調整我們三間屋子成員的居住組成,從606調一個Beta來照顧發情的那一個,然後把另外兩個Omega調到606,而606多出的那一個Beta再調到607去。」孫翔說。

 

輪迴應對發情期的方式自成生態,煞是有趣。喬一帆邊思考邊說:「噢――這就是為什麼將前輩有衣服放在周前輩那裡的緣故啊。」他還以為他倆在一起呢。

 

杜明皺眉,表情古怪的說:「通常會去Alpha房間住的是副店長沒錯……」

 

「可是你怎麼知道他有衣服放在周澤楷那裡?」孫翔接著把杜明沒說完的部分補完。

 

聞言,喬一帆心中暗道不好,他話接的太順,不小心暴露了該藏起來的秘密。見旁邊的兩人似乎起了疑心,他情急之下只好胡謅:「上星期四和前輩聊天時,江前輩說他和周前輩感情特別好,偶爾會上他那而睡覺呢。」

 

喬一帆說完,回顧了方才一下編的劇情,自己這是那壺不開提那壺啊!問題不但沒解釋好,還越描越黑,他都想抽自己一個耳光了,倒是孫翔與杜明聽了他的解釋,對視了下,都是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喬一帆驚訝。自己隨口編織的謊言,這下還蒙中了事實嗎?

 

……可是在他松一口氣的同時,為什麼還感到一絲不愉快呢?

 

 

 

TBC

 

 

评论(2)
热度(35)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