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09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舊文重發,部分內容小有修改,有沒有看過不影響劇情閱讀。

 


 

Chapter9 意識 

 

回程的路上,喬一帆滑開手機,看到上頭的數字清晰地顯示了現在已經接近半夜兩點,他這才發現兩人出來這一晃,居然晃了快兩個小時。

 

除了時間,上頭有幾通未接來電,全部來自高英傑。想當然爾,是在擔心自己這麼晚都還沒回去。查看最後一通的來電時間,一點三十分。

 

喬一帆有些踟躕。剛失戀,可以的話他是不想見到高英傑的,然而,現在可是半夜兩點,他熟的人可都睡了,他上哪去找借宿?至於這附近,也是沒開旅店的。

 

見他拿著手機在那不上不下的,周澤楷看了,便輕輕扯了他的衣袖。喬一帆愣了愣,看向旁邊的人。

 

*** 

 

407房,按耐不住睡意的高英傑趴在桌上。手機安靜地躺在一旁,螢幕上閃爍著來自友人的訊息。

 

『喬一帆:我沒事,不用擔心我。今晚我住朋友家。早點睡。』

 

*** 

 

喬一帆最後還是沒有回去,他跟在周澤楷的後頭,踏入了607的大門,現在正坐在隨屋附屬的沙發上,喝茶,同時珠子不停地轉動。看著那不算熟悉的擺設,那一刻,他只有一個感想。

 

自己真是瘋了。

 

透過周澤楷之口,他方才知道了一件事。周澤楷的室友方明華,為了明天的約會,今晚已經出發去女友家了。現在的情況是,到明天早上之前,屋子裡都只會有周澤楷和他兩個人。

 

孤A寡O共處一室。

 

雖然經過上次高英傑突然發情的經驗,他覺得周澤楷是挺可靠、值得信任的人,但從小受的教育都再再地提醒他身為一個Omega,對於自身安全要隨時注意,提高警覺。

 

……所以,他該不會就這樣把自己推入火坑了吧!

 

想到這,喬一帆有些淡定不能了,頓時有了逃跑回家的衝動。 

 

相比於那邊開始自己嚇自己的喬一帆,這一頭的周澤楷倒是很平靜,他在思考一個實際的問題。

 

喬一帆該睡哪。

 

方明華是有對象的人,那自然是不能讓Omega躺他的床了,讓女朋友發現床上有其他Omega的味道的話可是會鬧家庭革命的。於是乎,在周澤楷拿著除味劑把自己的房間噴過了一遍之後,便讓喬一帆入住了。他打算自己去睡室友的房間。

 

當他把鑰匙和備鑰交給對方時,Omega羞愧地雙手捧著臉蹲在地上,從指尖中發出了意義不明的哀號聲。

 

「……?」

 

*** 

 

扭開開關,熱水自花灑中傾瀉而下,滑過身體,放鬆了整天下來一直緊繃著的肌肉。

 

在蒸氣瀰漫的浴室裡,喬一帆緩慢地清潔著自己的身體,然後更衣。衣服是周澤楷提供的,據他所言,他從衣櫃底層裡翻到了偶爾會來借宿的江波濤的外衣。

 

儘管如此,衣服在衣櫃裡躺了許久,還是沾上了點Alpha的味道,穿在身上感覺有些詭異。

 

一直到躺到了床上,盯著那陌生的天花板,喬一帆還是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今天真的是很戲劇化的一天。早上的他明明還很興奮地期待高英傑的答案的,轉瞬間,卻已經演變成了被拒絕,現在還必須躲著高英傑的狀態了。

 

想到這,眼眶便覺酸澀。

 

煩。

 

好亮。

 

他抬起了手,手臂遮住了刺眼的光。他的視線模糊,突然覺得上頭的燈光離自己好遙遠,遙不可及。

 

感覺到一股疲憊感湧了上來,他翻過身,整個臉埋進了枕頭裡,鼻息間充斥了淡淡Alpha信息素的味道――即便噴過除味劑,想徹底除味還是很難的。

 

少量的Alpha信息素味道對Omega具有安撫作用。閉上眼,喬一帆抱著被子,就這樣平穩地進入了夢鄉。

 

*** 

 

眼前一片黑暗。

 

周澤楷眨著眼四處張望,等眼睛適應黑暗之後,他覺得這個看起來一片漆黑的地方,那黑其實也有深淺之分。有偏黑一點的黑,也有偏灰一點的黑。

 

他覺得自己好像走在黑色的雲朵上,感覺自己每一步踏下步伐都輕飄飄的,周身包圍著黑色霧氣,還挺暖活。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應該是個很不妙的地方,他卻一點也不緊張。

 

眼前的各色塊批湊起來的黑暗忽然一晃,像是老舊電視被打開,畫面白光一閃,然後出現了喬一帆的大臉。

 

兩人的臉如此貼近,讓他挺不適應,他扭了扭身子想後退,卻發現他無發移動。

 

不,不只無法移動,根本是連視角都無法移開。

 

喬一帆以極近的距離看著他,但卻又像是看不到他,臉一下往右一下往左,身體和手像是想要完成什麼似地東挪西挪,不算精緻的臉上帶著七分專注三分迷糊,讓人聯想到平時對方在店裡寫作業的樣子。

 

這麼想著,另一頭的喬一帆似乎也終於忙碌完了,起身朝後頭走去,這也才讓周澤楷看到方才被人兒的大臉遮擋的風景。

 

然後,他震驚了。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房間。

 

周澤楷皺眉。他不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他記得昨晚他明明是睡在方明華的房間,怎麼一轉眼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了。

 

周澤楷還懵著呢,就一瞬間,視角切換,他抬起頭,看到Omega朝他走來。

 

「前輩。」以往尋常的稱呼,聽在耳裡,卻似乎變了調。

 

視角拉遠,周澤楷發現他們在他的房間哩,喬一帆合著他坐在床上,身上穿了明顯比身子大了一號咖啡廳的制服,在其之下,雪白的雙腿正個暴露在空氣之中。

 

「前輩。」Omega又叫了他一次,這樣軟黏的聲音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周澤楷有些慌,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鼻息似乎也聞到了Omega若有似無的信息素味道,明明只有一點,但卻是最致命的毒藥。

 

喬一帆笑了,Omega的長相不是特別好看,他卻覺得他笑起來挺美。他坐到了他身上,雙手自兩邊環過他的脖頸。他們在接吻,舌頭交纏,發出了滋滋水聲。

 

恍惚間,他好像看見別的畫面插入了他的視線。時間很短,他卻神奇地全都記下來了。

 

坐在開咖廳窗邊,靜靜喝茶的喬一帆。

 

偶爾高英傑有來時,兩人對坐,言談間滿是笑意的喬一帆。

 

第一次單獨相處時,緊張警慎的喬一帆。

 

打牌慘輸,一臉懊惱的喬一帆。

 

他騎車時,坐在後座的喬一帆。

 

採購消夜時,走在身旁的喬一帆。

 

心情不佳,向他吐露心事的喬一帆。

 

以及失戀之後,那個看起來無比脆弱的喬一帆。

 

看著那雙泛紅的眼睛,他突然好想擁抱對方,然而真要動作之時,畫面卻又被突兀地切回來了。

 

視角拉近,帶到了Omega的脖子上,自己在那裏落下了深深淺淺的印記。

 

耳邊傳來Omega的聲音,說不要、好癢,帶著愉悅,連帶跨在他腰部兩側的腿都收緊了些。

 

他起身,原先跨坐在他身上的人兒隨之向後仰,整個人翻過去倒在床上,栽在那柔軟的床鋪之中。他隨即壓了上去。

 

視角內,他看到一隻大手拉著人兒的衣領,另一隻手捏著外套拉鍊拉下,Omega纖瘦白皙的身軀便呈現在眼前。

 

雙手撐在人兒的頭的兩側,他俯下身親吻對方,Omega雙手環過他的脖子,順從地回應著。

 

兩具身體交纏,那摩擦的觸感挑//逗著彼此的神經。他頂了頂人兒的腿,Omega哼了聲,紅著臉看向了別的地方,雙腿卻是聽話地往兩邊敞開。

 

進入對方的那一瞬,他聽見Omega壓抑的低吟。那甜美的聲音自人兒的喉間滑出,挑戰著他的神經。

 

倏地,彷彿有一隻手從後面拎住了他,再次將他的靈魂從身體剝離。

 

他再次成為了一位旁觀者,坐在被指定的座位上,看著一部被快轉外加剪接過的電影。

 

畫面快速切換,播放的是從不同視角看到兩人相互交纏的身影。

 

喬一帆的前額早已被汗水打溼,雙腿也早已無力地垂在兩側,敞開身體任Alpha在自己身上肆意妄為。

 

耳邊充斥著淫//糜的交合聲音。看著躺在床、因為他的一舉一動而發情的人,周澤楷覺得自己的心跳上升了不只一個檔次,那包裹全身的高熱簡直能夠把他烘暈。

 

畫面突然又慢了下來,他發現自己突然又變成了畫面中的那個人,居高臨下俯視著身下的人兒。

 

他知道,是標記的時間到了。於是他一挺身,將自己的全部送了出去。

 

身下,喬一帆那本就不精緻的小臉早已哭花,身子因為他的動作而一抖一抖的,自口中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好美。他想。

 

此刻的喬一帆真的好美。

 

即將抵達高潮的那一刻,周澤楷低下身,想要擁抱、親吻這位即將成為自己Omega的人。然而,一股外力卻突然將他扯出身體。

 

睜開眼,他看見的是不算熟悉的房間。一瞬間,畫面天旋地轉。

 

周澤楷摔下了床。

 

*** 

 

「嗯……」

 

喬一帆在半夢半醒下睜開眼,他翻了個身,從被窩中伸出手想要拉上窗簾隔絕窗外那惱人的光線,然而手在窗框上移動了半天卻愣是連塊布料都沒摸到。

 

坐起身,眼前的畫面一開始挺模糊,而後逐漸轉向清晰。望著眼前不熟悉的擺設,喬一帆花了點時間才想起自己昨天夜宿了周澤楷家,現在他的房間。

 

內心掙扎了半天,喬一帆終於決定起床。腳從棉被中伸出來踏在地板上,對比於被窩的溫暖,地板還挺冰冷。

 

室內安靜得嚇人,似乎一個人都沒有,只有客廳的矮桌上靜靜地躺了一把鑰匙。他晃了圈,在地板上發現了一張掉落了的紙條:

 

『去打工,幫鎖門。早餐,咖啡廳。』

 

喬一帆噗呲了聲,心道你們咖啡廳廣告未免也打太兇。

 

而且今天是星期四,不用提醒我也會去的啊。喬一帆想。

 

不過在去咖啡廳之前,他得先回407換一下衣服,不然被人發現他昨晚夜宿周澤楷家就不好了。

 

*** 

 

早上九點,營業前的準備時間,輪迴咖啡廳的員工上上下下地忙碌著。

 

今天是耶誕節,輪迴咖啡廳除了推出所有套餐折抵六元的優惠之外,還要提早一個小時開門營業,為的就是要搶賺這筆耶誕財。

 

可惜這錢還沒從顧客身上撈到,倒是先從某Alpha店員的口袋中悄悄地溜走了。

 

匡噹。

 

一聲清脆的聲響打破了咖啡廳的寧靜,眾人紛紛往聲源處看去,只見本應該把吧檯的杯子全部過水一遍周澤楷愣愣地站在原地,地上是一個已經被摔成碎片的玻璃杯。

 

「沒事吧!」江波濤趕緊上前,拉起友人的手查看有沒有受傷。

 

「怎麼這麼不小心?」江波濤皺著眉問。

 

「沒睡好。」周澤楷誠實道。

 

「要不先去休息室躺一下?」江波濤說,他也是一番好意,哪想周澤楷那頭頭搖的跟波浪鼓似的,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上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開什麼玩笑!早上才被驚醒,周澤楷現在對於自己能否好好入睡可是很不自信的。

 

見對方堅持,江波濤沒再說什麼,拍拍對方的肩提醒對方再摔杯子就要扣薪水囉之後便回去忙自己的事了

 

收拾完玻璃碎片後,周澤楷接著拿起下一個玻璃杯過水。他表面上平靜,心理卻是十分懊惱。

 

昨天晚上熬夜,加上早上那春夢所帶來的驚嚇,他覺得自己除了精神不濟之外,連心跳都開始不整齊了。

 

怎麼會就這樣在夢裡把喬一帆(消音)呢? 

 

早上滾下床之後,他第一件事就是先確認他是不是那坑爹的易感期快來了,然而在翻過自己的行事曆之後,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這件事沒有生理上的原因,而是心理上的了?

 

在今天之前,他自認對喬一帆沒有過任何非分之想,就把對方當成是一個普通的Omega朋友,如同杜明,如同孫翔,如同高英傑。

 

他在想,為什麼夢裡出現的人不是後面三個人呢?那三個人之中,杜明和孫翔就住在附近,他們天天都能見到面,而高英傑更是在一個星期前才被他臨時標記過,理論上,這一位要是近期每天都出現在他的夢中,他也不會驚訝,發情期的Omega有多甜美,他身為一個Alpha再清楚不過。

 

但偏偏就是喬一帆出現在夢中了,甚至連夢裡面那若有似無的紅茶香味也是屬於對方的。然而在夢裡面,那個標記、與那個未完成的親吻,卻是他真心想給予對方的。

 

……是喜歡上喬一帆了嗎?

 

周澤楷思考著。

 

這的確是一個選項,但還有另一個可能,那就是他身為Alpha對於Omega的保護欲在作祟。

 

正常的AO之間本來就會彼此吸引,昨天喬一帆身為一個Omega,卻在他面前展露了脆弱的一面,於是他就這樣被激起來了,想要去保護、想要去疼愛對方――這對於Alpha來說可是再自然不過的本能――於是就有了夢裡意//淫對方的場景。

 

想到那個夢境,周澤楷忍不住臉紅。

 

終歸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他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反應過度,應該冷靜下來,事情其實沒那麼嚴重的,只是正常的生理、心理現象而已。沒錯、沒錯。

 

――沒錯才怪!這不正常!夢裡面可是連對方的裸//體都腦補出來了,這叫他以後怎麼正常看待喬一帆啊!

 

周澤楷內心哀號著,表面上卻還井然有序地執行著手上的任務,就是頭垂的很低,不敢讓人看到他臉上的表情。

 

周遭的人的人都各自忙碌,只有江波濤偶爾會轉過頭來瞥他一眼,也不知道是發現有友人的異常,還是只是擔心他又摔破杯子。

 

杯子一個一個地過水,眼看任務就快完成,周澤楷心情回升了不少,頭上的呆毛看起來都精神了,周身開滿了小花。

 

可惜,天不從人願,就在他拿最後一個杯子過水時,喬一帆卻在此時推門而入。

 

匡噹。

 

……

 

周澤楷摔破了第二個玻璃杯。

 

 

 

TBC

 

 

 

 

 

備註:舊的文章到本篇為止,下一章開始就是新的(以前沒有發表過的)故事了,會緩慢並且不定時的更新。

 

感謝閱讀此文的新朋友、舊朋友與按小紅心小藍手的太太們。


评论(2)
热度(30)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