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14(下)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Chapter14 偽戀(下)

 

「這是你們的商業午餐,以及兩份情人節限定特製草莓蛋糕,請慢用。」女店員一邊說,一邊將餐盤上的餐點擺到了眾人的面前。

 

「哇--看起來好棒!」杜明星星眼。

 

「是啊。」唐柔附和地笑了下。

 

「……」臉頰給人熱辣辣的吻了一下,換得的草莓蛋糕卻到了對面人的桌面上,喬一帆面無表情地翻了個白眼。

 

既然餐點都上齊了,大家也就將自己的那一份移到了自己的面前,準備開吃。關於商業午餐,杜明點了青醬蛤蠣義大利麵套餐,附餐是生菜沙拉,飲料則是選了鮮奶抹茶,如果扣掉蛋糕不算,視覺上,杜明的伙食可以說是綠油油的一片。

 

與之形成對比的,坐在她身旁的唐柔,點選了奶油培根義大利麵,附餐是濃湯,飲料選了鮮奶莓果,甜點則是草莓蛋糕。因為坐在唐柔對面,喬一帆不由得服起對方--唐柔就算是在吃東西,看起來也是如此從容優雅。不得不說,美人、美食當前,搭配上餐廳所營造的氣氛,那真是視覺上的饗宴。配上這樣的畫面,喬一帆覺得他能再多喝至少三杯紅茶。

 

周澤楷和喬一帆也都分別拿了自己點的燉飯,咖啡與紅茶。喬一帆有貓舌頭,精緻的燉飯被他拿到面前不過三秒便被他拿湯匙戳了好幾個洞,面目全非,理由是要讓飯先散熱他才有辦法吃。旁邊的的周澤楷和他差不多,也是拿起湯匙想先給飯挖坑讓它散熱一下,與Omega不同的是,他拿湯匙沿著碗盤邊緣的焦黃細細地刮著,那食物的形狀讓喬一帆聯想到了路邊沒有淋上番茄醬的蛋包飯。

 

終於將表面與碗盤連接的表皮刮了個乾淨,周澤楷滿意的瞇起了眼,拿起了方才點的喝了一口……

 

Alpha的面容扭曲了下。

 

「啊!這家店的咖啡不好喝吧?」杜明說著,手上的吸管不停攪拌。

 

「什麼什麼?」喬一帆眨眨眼,看了看周澤楷,看了看杜明。

 

「小喬你不知道吧?小周很愛喝咖啡的,每次他喝到難喝的咖啡時就會露出這種表情。」杜明說。

 

「我知道前輩愛喝咖啡啊,可是我從沒看過前輩那種表情。」喬一帆說。

 

「那是因為你看到的時候小周都在喝他自己泡的咖啡吧?在咖啡廳裡。」杜明說。

 

喬一帆歪著頭想了想覺得還挺有道理。旁邊的周澤楷扯了扯他的袖子,並將杯子推到了他身邊:「試試?」

 

喬一帆接過杯子,輕輕抿了一口:「好苦……」他的眉頭幾乎都要皺在一起了。

 

「我也可以試試嗎?」杜明說,「小喬你不會介意吧?」

 

喬一帆搖搖頭。他怎麼會介意呢?

 

「嗯……一種在喝便利商店賣的即溶咖啡的感覺。」杜明喝完後說。

 

「是哦,我對那種東西的好壞分不太出來。」喬一帆皺眉說:「我討厭吃苦。」

 

「那下次叫小周泡一杯比較不苦的拿鐵給你。」杜明笑道。

 

『這麼說來,我記得前輩的信息素其實就是咖啡味,不知道是哪一種?』喬一帆歪頭想到。

 

唐柔看著三人的互動,眨了眨眼,疑惑道:「我挺好奇,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

 

『噢,來了。』三人心道。關於交往的原由,大夥在作戰會議時當然有討論,只是沒想到對方會問得這麼直接。

 

喬一帆熟稔地說:「我不是很喜歡喝紅茶嗎?我習慣每個星期四都去輪迴咖啡廳喝下午茶--就是上次我們去過的那間。周前輩剛好在那裏打工,我們漸漸的就認識了。」

 

「順帶一提,我也在那家店打工。」杜明指著自己說。

 

「沒想到唐姐你會問這個問題呢。」Omega說,他以為唐柔不是個八卦的人。

 

「畢竟是被那種理由邀請過來的,當然會在意囉。」唐柔笑道,輕輕抿了一口手中的飲料。

 

「嘿嘿。」喬一帆尷尬地摳了摳臉。然後,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湊近身旁的人附在他耳邊悄聲問:「這麼說來,杜明前輩是怎麼知道唐姐的啊?」

 

Alpha眨眨眼,吞吞吐吐道:「排球……」這句話是以正常的音量說的,對面的兩個人立刻都有了反應。

 

「排球怎麼了?」杜明一臉不明所以。

 

「你們有人會打排球嗎?」唐柔問。

 

「我。我待系上排球隊的。」杜明說。

 

「我也是。」唐柔笑道。

 

「耶?那說不定你們以前見過?」喬一帆說。

 

「沒印象呢。」唐柔思考了一下,搖搖頭。喬一帆覺得自己聽到了杜明心碎的聲音。

 

「我們系和食品系打過友誼賽,加上一般比賽都是按照第一性徵分的,賽場上也不會碰到,所以應該是真沒見過。」唐柔說。

 

「不,其實我們見過的。記得新生盃球賽嗎?那是校內唯一一場不分年級和性別都可以組隊的比賽,我們在半準決賽在上見過。」杜明說:「妳球打得非常好,所以我們系隊的人對妳都很有印象。」

 

「那比賽結果怎麼了?」喬一帆問。

 

「我們系拿到了季軍。」杜明說。

 

「……」

 

『猶記當年新生盃半準決賽,我們食品系以24比25落後,對方只要再拿下一分就可以進入決賽。因為已經到了賽點,雙方都顯得特別小心翼翼,然而當舉球員將關鍵的一球舉給了唐妹子時,她毫不遲疑地接受了。

 

見對方要衝擊,小明趕忙上前防守,卻不小心站錯了接球的位置,結果被對面的唐妹子生猛的一個扣球直接命中了臉。這,就是小明戀愛的瞬間。』方明華事後補述。在場的輪迴的眾人皆是報以默哀之表情。

 

聽完了杜明的描述,唐柔思考了一下,說:「雖然對想不起你感到抱歉,但還是謝謝了。或許我回去之後可以提一下,和你們系的球隊來一場練習賽。」語畢,微笑。

 

杜明頓時覺得他的心跳漏了一拍,心臟咚吱咚吱地跳著彷彿有人在打鼓似的。周澤楷面無表情地在桌子底下朝身旁的人比了個大拇指,喬一帆則回了他一個勝利手勢。

 

***

 

午飯吃完後,按照約會的SOP,接下來的行程是逛街。

 

一走出餐廳,周澤楷的手默默的就爬到了喬一帆的手掌上,起先是粗略地抓住了對方的手指,而後指尖將對方手指之間的縫隙撐開,轉為了食指交扣。

 

Alpha的動作太過自然,Omega愣了下,有些不自然地低下了頭。第一次和Alpha牽手,不用旁人提醒他都知道他現在的臉肯定很紅。

 

下午市區的街道上頗為熱鬧,不管走到了哪裡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像是傾巢而出的螞蟻,或著是被一巴掌拍過之後水流四溢的濕潤海綿。

 

團裡面,喬一帆周澤楷杜明三人都是一班常見不愛消費的男生,對市區商圈的興趣缺缺,而團裏頭唯一的女性唐柔恰巧也不是個愛消費的主(或者是因為和不熟悉的人逛街的緣故?),因此四個人只好這樣一邊聊天,一邊漫無目的的到處閒逛。

 

一開始他們是並排走的,但後來逐漸地就變成了兩前兩後。按照杜明的說法,情人節要被不認識的人閃已經夠惱火了,現在連自己人要閃自己人,憤怒程度呈指數性上升。為了不要擋到別人走路,更為了不要在後頭被自己的朋友閃,他和唐柔兩人便加快了腳步走到了前面。

 

就這樣閒晃了約半個小時,四人第一次在一店舖裡做較久的停留。那其實就是一家隨處可見的飾品店,小小一間,裏頭左右兩邊的展示架上擺放著琳瑯滿目的小飾品。唐柔看上的是擺在店門口架上的一條黃綠色民族風的髮帶。女店員見客人上門,立刻笑盈盈地上前推銷。她拿起來和店員妹子詢問可不可以試戴,同時詢問旁邊男性的意見。

 

在聽了十分鐘女店員的推銷與兩妹子的髮帶穿搭討論之後,周澤楷開始覺得有點無聊。他對女性的穿著沒什麼興趣,就算有想法,以他的個性也實在不可能開口給什麼意見。於是他後悄悄退後一步,一個人毫無負擔地在店裡閒晃了起來。

 

陳列架上擺放著琳瑯滿目的小飾品,項鍊、手鍊、戒指……周澤楷的視線漫無目的的掃著,在看到耳環區的時候停滯了下。

 

他回過頭去拉了喬一帆的袖子。

 

「前輩,怎麼了?」

 

喬一帆被周澤楷拉到展示台前,Alpha指了指盒子裡的一個耳環,然後又指了指Omega空蕩蕩的耳朵。

 

喬一帆頓了下,將之從展示盒裡拿起來翻看。耳環是銀灰色的,圓形,素面,目測直徑不超過五公厘。外型設計在周圍各種花俏圖案的映襯之下顯得簡單。

 

他梳理了一下髮型,將過長的鬢角塞到耳後,才將耳環戴上,對著鏡子裡的耳垂瞧了瞧。

 

周澤楷在旁看了,忍不住微笑。

 

喬一帆的皮膚白皙,加上他今天穿了件寬領的靛色上衣,露出了鎖骨,從鎖骨往上到耳邊整個雪白一片,卻又顯得有些空蕩蕩的。而現在多了耳飾的點綴,畫面乾淨卻又不突兀。

 

「很可愛。」他說。

 

「前輩你知道嗎?對一個男生你是不能說他可愛的,就算他是Omega也一樣。」喬一帆抗議道。

 

Alpha聽了趕忙修正自己的評價:「很帥。」

 

「這還差不多。」Omega笑道。

 

這時,在店門口的唐柔已經結帳完畢,店員妹子一轉身,發現這裡也有一位潛在客人,頓時笑得更開了,連忙上前向喬一帆推銷了起這款耳環。Omega很直接的就付了錢,他並不想要在買東西上和別人花費太多唇舌。

 

時間來到了下午四點,按照約會SOP,現在他們該去看電影了。

 

電影院的售票處,一如他們所預料的塞滿了人,喬一帆不禁感嘆還好江波濤有先見之明,在作戰計畫結束後當晚就直接上網訂了票,現在他們四人才不用像其餘臨時決定來看電影的人一起擠沙丁魚。

 

按照常識來看,一對情侶在情人節來看電影,首要選擇的自然就該是浪漫愛情片了。在密閉且昏暗的空間內,小倆口相互緊靠地坐在沙發上,心情隨著劇中男女竹腳的分分合合而起伏,在劇情高潮處,一個擁抱,或著一個吻,都能夠大大的拉近彼此的距離。

 

但這,卻不是四人組的選擇。

 

對於電影,喬一帆喜歡像哈利波特或者是動物方程式那樣充滿創意的故事,而周澤楷和杜明都喜歡劇情片多一些。至於唐柔,喬一帆並不太確定她喜歡什麼樣的電影。

 

考慮到四個人之中沒有真正的情侶,去看浪漫愛情片只會讓彼此之間更加的尷尬,最後,他們選擇了最保守、但通常也最為人接受的勵志電影。

 

漆黑的室內,眾人的眼睛皆是專注在眼前的大白屏幕,心臟隨著故事主人公的一舉一動與勇往直前的衝勁而鼓動。電影播映中,喬一帆曾經在偷偷瞥了眼就坐在旁邊的唐柔,發現對方果然也是專心致志在眼前的螢幕上。他想,電影挑選的總還不算太糟。

 

電影播畢後接近晚上七點,他們在電影院附近的簡單地解決的晚餐,然後一起朝著圓環廣場走去。

 

圓環廣場位於市區商圈的邊緣地帶,是市政府當初在規劃時便刻意空下來的一塊地,以市區而言占地還算廣大,因此常會被拿來舉辦有露天市集或著某某歌手的新歌發表會等活動。而今天,市政府為了慶祝這情侶之間難得的節日,從下午四點到晚上九點,在圓環廣場上舉辦了露天演唱會,演唱會中請來了一些小有名氣的歌手,甚至是地下樂團來炒熱氣氛。而活動的最後,則會有一場五百二十秒的煙火表演。

 

當四人到達時,活動早已經過了一大半。圓環廣場也早已經人群被擠得水洩不通。舞台上,地下樂團的主唱以那狀似女生的男高音與假音來回切換著,詮釋著一手又一首早已為人所知的情歌。

 

觀眾們高舉著手,隨著音樂的節奏搖擺。有些看不到前面的人或由另外一半抱起,或者是就直接站到街道的造景花台上。

 

由於人潮超乎預期,四個人就這樣停留在站在人群的最末端。周喬唐三人想站在這邊直到活動結束就好,但杜明卻因為自己喜歡的樂團會唱倒數而想在他們登台之前擠到前面一點的位置。

 

對此,唐柔有些為難得看了下周喬情侶檔,再看了下興致高昂的杜明。

 

今天是周喬兩人交往後值得紀念的第一次約會,但這個約會從都到尾參與的人數都是四個人,周澤楷和喬一帆甚至都還沒有單獨相處過。最後,她決定陪著杜明一起到人群裡搶一個前面的位置,留給他們倆一點私人的空間。

 

目送著杜唐兩人消失在人群中,喬一帆終於鬆了口氣。今天的任務已經過了大半,而過程也進行得相當順利,一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心情愉悅。

 

「前輩,手可以不用牽著了。」他笑道。

 

然而,身旁的Alpha卻沒有鬆手的意思。他能感覺的對方的手再聽到他的話後僵了一下,然後卻握得更緊。

 

「……前輩?」喬一帆抬起頭看向對方,眼中滿是不解。

 

圓形廣場上五光十色的效果燈打亮夜空,照亮了空氣中飛揚的粉塵,卻意外地挺有浪漫氛圍。

 

舞台上的歌手已經換了一批,由他們剛來時的地下樂團,改為了日前在歌唱選秀節目中爆紅,擁有天籟之聲的可愛女孩。

 

清脆的吉他聲自音響中傳出,女孩溫和療癒的歌聲在廣場裡迴盪。

 

時間彷彿停留在了此刻,世界靜止著,徒留下了圓形廣場上的燈光曖昧。微風吹拂起喬一帆的髮絲,微光在對方的大兒黑的眼眸浮動。

 

周澤楷有些窒息了,他下意識屏呼吸,但感官卻因次更加的清晰。

 

那一刻,他突然想到了他們倆第一次單獨相處的夜晚,Omega在他面前展現的無助與脆弱--他相信,那是他們心靈最靠近彼此的一次。

 

還有那一個晚上他所夢見的,與Omega親暱的身體接觸,與將對方納為己有的汙穢夢境--Omega在他的身下顫抖著,因為他的一舉一動而發出甜膩的聲音。

 

周澤楷知道,他已經不滿於現狀很久了。

 

他能夠感覺到在自己的心底,有一個小人正在嘶吼。

 

對於眼前的人,他還想要,更多。

 

於是,在人兒抬起頭來正視他的那一個霎那,他毫無預警地吻上了對方的唇。

 

 

 

TBC


评论(6)
热度(26)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