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15(下)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Chapter15 告白(下)

 

與周澤楷相比,喬一帆可以算是落入了孤立無援的窘境。

 

他本身就不是一個活潑的人,內向的個性使得他在交友方面上的技能點極低。儘管在和別人說話時總是以提問的方式參與對話,透過交流想了解朋友的一切,言談間有時也會分享一些自己的看法或生活瑣事,但真實的喬一帆本身卻是十分排斥和別人分享自己心底的事情的。

 

除了不太確定自己與對方的交情是否達到能夠分享這些事情的程度之外,那種彷彿赤裸著身體展示於人前的難堪與恐怖,怕造成別人困擾的羞恥感、怕對方無法理解自己的煩惱、怕對方把自己的是告處散播給別人……等太多原因,讓他在與人相處時感到挫折與退縮,也遇到困難的時候總是遲滯向他人求助。也因此,從小到大他信任且能稱上是好朋友的幾乎也就高英傑一個人而已。

 

然而那樣友誼在他發現自己喜歡對方之後就變了調,原先朋友間單純的交往變成了希望能從對方那得到同樣情感的愛戀,扭曲的關係在他付出了努力之後仍然無法得到自己期望的結果,因此他選擇暫時與對方做切割,讓時間來沖淡他們彼此間的尷尬。

 

而在那之後新找到的周澤楷,雖然是個異性,相處之間也不如與高英傑來的親近,但是對方安靜內斂的個性總是給他一種安定感,最少他在他身邊的時候可以暢所欲言而不用擔心有什麼奇怪的留言會被傳出去,也可以展現他活潑怪異並且偶爾少根筋的一面,就算他做出了什麼任性的舉動,對方也只會笑一笑,然後順從的配合他。

 

看到周澤楷與輪迴其他人的相處過程,他知道對方天性如此,所以就算對方有會讓他有種被特殊對待了的感覺,他也不曾往其他的方面想去,豈料,對方親吻了自己。見鬼。

 

於是乎,他下意識地又想到了高英傑,想到以前自己對他吐露煩惱時,對方可能會先感到尷尬,細細思考過然後提出自己得看法,或著向他坦承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陪著他一起尋找答案。那種安心感令人嚮往。

 

只是當他回過神來後,發現對方早就不會在自己的身後,適時的給他鼓勵,並在必要時給予援助--那是他自己在兩人之間建下的鴻溝。而現在,他終於只剩自己一個人……

 

***

 

叩叩、叩叩。

 

喬一帆站在羅輯的房門外,拳頭輕輕敲著那扇眼前那扇木製門。雖然已經臨近十二點,但他知道今天是星期六,他要找的人肯定還沒有睡。

 

果然,在他敲門後過沒多久,羅輯便開了門。

 

「有什麼事嗎?」對方看起來慌慌張張的,身上的睡衣看起來衣衫不整,後頭伴隨著室友包子的抱怨聲。

 

意識到自己打擾了別人的好事,喬一帆下意識的想道歉明天再來,但看到羅輯本身一句「別理包子,你的事優先」的允許之下,他也就壯起膽子說道:

 

「你現在有空嗎?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

 

當喬一帆帶著羅輯回到自己房間時已經過了十二點,而他的室友安文逸也已經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坐在位置上等待。

 

「所以說,你有什麼事呢?」他說。

 

喬一帆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想了想,打算從自己與周澤楷的認識相處到接吻之間尋找一個合適的起頭,最後他還是決定從這次的偽戀事件開始談起。

 

「所以說,想追唐柔姐的不是你,而是你那個叫杜明的朋友。而你原本以為是朋友的人,卻在你們兩個一起看表演的時侯沒來由地親了你,我這樣說沒錯吧。」聽完了描述,安文逸做了個總結。

 

喬一帆點點頭。

 

「那你覺得對方親你的理由是什麼呢?」安文逸說。

 

「呃……我覺得前輩應該是被那時圓環廣場的氣氛影響,剛好身為Omega的我又在旁邊,所以一時情不自禁……」Omega不自然地說著,雖然這件事的受害者是自己,但他還是有種自賣自誇的感覺。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件事其實沒什麼好談的,要求對方道歉,你在自己決定要不要和他繼續當朋友即可。但是,」安文逸頓了頓,說:「這件事還有另一個可能,就是他喜歡你。」

 

「我也覺得這個理由的可能性比較高。」同樣在一旁聽著的羅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一個人這麼容易被氣氛影響,那他的頭腦該改有多不清醒啊,而且那畢竟是身體的接觸,容易讓人感到不自在,所以如果不是喜歡,那有什麼理由會讓人願意主動去碰觸異性?」

 

喬一帆搖頭,說:「我覺得不太可能,你們不知道,前輩的自制力挺強的。以前我有朋友不小心在咖啡廳發情了,那個時候就是前輩緊急幫他上一個臨時標記的。過程我有看,前輩並沒有做什麼多餘的動作。」

 

「按照你的說法,他自制力很強,那情不自禁這說法不就更沒說服力了嗎?」安文逸說。

 

「呃……會不會是其它我們沒考慮到的原因呢?」喬一帆說。

 

「但你不是提不出來嗎?」安文逸說。

 

「……」喬一帆皺眉。

 

「可是,前輩喜歡我這個假設也不合理啊,如果前輩喜歡我,那他根本不該做這種會讓Omega反感的事情才對吧?」喬一帆說。

 

「這樣說好了,對於發生在你身上的事,目前我們有兩種假設,一種是對方鬼迷心竅,一種是對方真的喜歡你。」安文逸說:「前者叫對方道歉即可,沒什麼好說的。但如果是後者,那你就必須考慮:如果他在道歉之後向你告白,你要不要接受?」

 

「……」喬一帆。

 

「好吧,我問得再簡單一點。你覺得自己對他有好感嗎?」安文逸說。

 

「有吧,不過是朋友的那種。」喬一帆說:「要更詳細區分的話,大概就是朋友圈裏面中前區的位置。」

 

「原來如此,」安文逸說:「你只要記住,這件事情上對方有錯在先,所以不論他喜不喜歡你,親你的理由是什麼,叫他先道歉再來談。」

 

「好。」喬一帆乖巧的點點頭,腦袋瓜裡開始回想方才的討論,和之前與Alpha相處的種種。

 

然後,他突然驚覺了一件之前被他給遺漏掉的事情。

 

喬一帆目瞪口呆道:「我剛剛,好像發現了前輩他對我有好感的證據?」

 

「好像?」安文逸說。

 

喬一帆解釋:「剛剛突然想到的。和輪迴的前輩們一起住的期間我發情過一次,那時有位Beta前輩在負責照顧我,將在沙發上睡著的我抱回房間時喃喃說過一句『前輩看到會忌妒』之類的話。」

 

「那個時候我以為Beta前輩是指前輩忌妒『我可以被Beta前輩抱』--他們倆關係一直都挺好的--但現在看來,這句話說不定也可以解釋成『前輩忌妒他可以抱我』之類的意思。」

 

「真是……怎麼沒早點想到呢?」羅輯抱怨道。

 

「我以為是我想太多了嘛,你們知道我想像力挺豐富的,所以就算那時我有想到這種解釋,我也只會當自己是在胡思亂想而已。」喬一帆說。

 

「但這不會影響你作決定吧?」安文逸說。

 

「不知道……在發現前輩可能喜歡我之後,我覺得我好像陷入了一個奇怪的狀態,有點……得瑟,想到處和別人炫耀這件事……」喬一帆臉頰微紅,那飄飄然的感覺讓他感到很不自在。

 

安文逸說:「這很正常,人都是渴望被人喜歡的,所以在真的遇到時候,會興奮也是正常的,簡單來說就是陷入了一種『花癡』的狀態……」

 

「我在被包子追的時候也體驗過……然後我就跟他在一起了。」羅輯悶悶道。往事不堪回首,當時的自己實在不懂事了。

 

「總之,你在與那個Alpha溝通的時候,小心點分辨自己心裡的感覺是屬於『真正的感覺』還是『被喜歡而產生的得瑟感』,別被花癡狀態給左右了。」安文逸說。

 

「說是這樣說,不過你也別擔心,不管你做出什麼決定,我們都是支持你的,反正我們也不認識那個Alpha嘛。」羅輯說。

 

喬一帆微笑,心理慶幸幸好把事情說了,而不是把事情悶在心裡,雖然他現在還是有點膽戰並且不太真實的感覺,但是這件事情至少有了新的處理方向,

 

「還以為小喬也要找到對象了呢,真可惜。」羅輯說。

 

「還好吧,這事情不急。」安文逸淡然地推了推眼鏡。

 

與輪迴的高單身率不同,欣興這兒過半數的人都已經有了對象,喬一帆也不知道該說是欣興的人太厲害,還是輪迴的人條件真有那麼差。

 

「不過小喬,既然你今天提到了這件事,那麼你就跟我們描述一下這個Alpha吧?」羅輯八卦道。安文逸雖然沒特別有興趣,但也沒有反對。於是在Omega得慫恿下,喬一帆只好斷斷續續的提起了周澤楷與輪迴的種種。

 

當喬一帆描述完,羅輯開玩笑說至少對方不是個空有臉蛋的智障,要喬一帆好好考慮,而安文逸則是針對他所聽到的這個人提出了各種問題以及假設。

 

至於隔壁房,今晚獨守空閨的包子會怎麼對待「有了朋友就忘了情人」的羅輯,那又是另一件事了。

 

***

 

星期一下午三點,榮耀大學。

 

喬一帆才剛結束今天最後一堂課,與羅輯和安文逸一起在收拾時,教室門口便傳來了同學的呼喊聲。

 

「一帆,有人找你。」

 

Omega來到門口,不是很意外地看到周澤楷站在外面等他--Alpha帥氣的外表讓路過的眾人都忍不住多撇幾眼。

 

此刻的走廊鬧哄哄地,充滿了人講話的聲音。

 

「有什麼事嗎?前輩。」

 

喬一帆有些緊張,不太確定對於周澤楷,他臉上該掛著什麼表情。他感覺自己的感官被敏感地放大,腦袋裡卻不正經地閃現了昨晚羅輯吃魚噎到,包子急鬨鬨地想為Omea做人工呼吸的畫面。他甚至敏感地注意到了方才他走出來時,唐柔毫不掩飾盯著他的視線。

 

與他相比,對面的周澤楷看起來倒是鎮定的多。Alpha淡然說:

 

「……我想談談。」

 

***

 

在與羅輯和安文逸打過招呼後,喬一帆便拿著自己的東西隨周澤楷一同走到系館旁人煙稀少的停車場樹蔭下。Omega的兩位友人沒什麼表示,倒是在兩人走之後偷偷溜到了系館二樓邊緣處從窗戶偷窺二人。

 

樹蔭下,喬一帆與周澤楷面對面站著,他低頭看向地面,等待對面的人先出聲。在方才的過度緊張之後,他雖然還是會感到有些不自在,但一想到對方可能喜歡自己,也就突兀地多了點期待。

 

不過,這一切仍要等周澤楷道歉之後再說,雖然他並不善常爭吵,但如果Alpha不認錯的話,他勢必會逼自己強硬起來。

 

面對喬一帆,周澤楷在停頓了幾秒開口:「……對於那天的事,我很抱歉。」

 

「我……喜歡你。但……這不該是我非禮你的理由。」

 

聽到了預期中的話,喬一帆感覺到身體無預警的震了下。體溫在升高,手心也漸漸的開始冒汗,他知道那是安文逸所謂的花癡狀態所導致。

 

他故作鎮定地說:「……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不清楚。」周澤楷搖頭,「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了……」

 

喬一帆想了想,說:「前輩,我想我是喜歡你的,可是那只是朋友的喜歡。我很感謝你說喜歡我,但你知道我前不久才結束一段戀情……我想,我暫時沒有談戀愛的打算。」

 

Omega說的倒不是謊話,由於是轉系生,他在課業上已經有許多課程要補,生活上也換了一個環境等著他去適應。現在一起住的人們很不錯,而以往和輪迴的人相處的經驗也讓他願意走出舒適圈,去學習和其他的人相處。在日常瑣事占了他生活大半部分的情況之下,他不認為自己還有時間能花費到談戀愛上。

 

聞言,周澤楷淡然的應了聲。雖然早已預期到會被拒絕,但也沒想到對方會拒絕的這麼乾脆。

 

心裡感覺空洞洞的,錯愕與失落感彷彿包圍了全身。Alpha不知怎麼的冒出了這個想法:就好像他參加馬拉松比賽,這一秒自己還沒跨出起跑線,下一秒就已經有人到達了終點。

 

然後他才明白,那樣的空洞感是來自於是他還來不及努力,就已經失去了比賽。

 

難得他已經提起勇氣,似乎就不該讓它就這樣結束。

 

他必須再努力一下。

 

 

 

「……試用期。」

 

「呃、什麼?」預期之外的回答使得喬一帆愣了下。

 

於是周澤楷又重複了一遍:「試用期。」

 

「你……不用喜歡我。」

 

「給我一個機會,對你好。」

 

「不會做你討厭的事情。」

 

喬一帆嘴巴張了張,既驚訝又無言地看著眼前的人:「前輩,我剛才說我沒有談戀愛的打算。」

 

周澤楷點點頭:「我知道。」

 

「我拒絕了你!」

 

Alpha條斯理的說:「我提出要『試用期』。」

 

「呃……」

 

明白在繼續拒絕下去大概會變成鬼打牆的對話,喬一帆頓了頓,改成了另一種說法:「前輩,我喜歡的是Omega!」

 

「……我不介意。」

 

「我很忙,我有好多功課要補齊!」

 

「……等你有空。」

 

「我們倆不同系,也住在不同的地方,幾乎無法見面!」

 

「……我去找你。」

 

「前輩,我想和你當朋友就好。」

 

「……我喜歡你。」

 

「……」喬一帆突然覺得很累,對方實在太鎮定了,反而讓他有種他是在無理取鬧的錯覺。他討厭現在這個狀況,必須去拒絕別人。

 

「前輩,你為什麼那麼執著呢?」

 

「面對喜歡的人,執著,很正常。」周澤堅定道,反問:「你,為什麼討厭我?」

 

「我沒有討厭,我只是……」

 

只是什麼呢?其實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論長相,對方長的很帥,大約是校園偶像的那個級別。論條件,對方成績優秀,是班上的尖子生,況且他也有在打工,所以絕對不是那種只會死讀書光說不練的人。論個性,他倆基本上相處融洽,除了這次之外,他倆還真沒在什麼事情上產生過爭執。

 

不管從哪個方面上來說對方看上他似乎都是對方吃虧,他好像沒有理由說不?

 

不對!他不能這樣子想,重要的是他對周澤楷並沒有心動的感覺。

 

他曾經說過,他對周澤楷有好感,但是屬於朋友的那種,所以周澤楷在他的認知裡屬於朋友那一列。但是如果將朋友在依好感度排序,周澤楷的排名又確實很前面。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喬一帆愣住了。他們,好像真的只差那麼一點。

 

要是這一次的交成功了,他便得到了一個陪他一起走下去的人,失敗了,他也得到了經驗,能夠在下一次的戀愛理更加明確的做出選擇。

 

戀愛實際上是個沒有標準定義的模糊詞彙。

 

只要雙方達成共識,確實就能稱彼此正處在戀愛關係。

 

感情的種類確實不需要相同。

 

問題是他願不願意接受對方。

 

「前輩,你知道,要是之後我們分手了的話,我可能會躲的你的。這樣的話,你還願意嘗試嗎?」喬一帆說。

 

周澤楷點點頭。

 

「當然。」

 

對方的眼神安靜卻又強烈的盯著他,像是在主張自己的心意,宣告沒有人能夠否定他的認真。即便是喬一帆也不能。

 

而喬一帆也確實失去了反對的理由。

 

「……那麼,前輩,我想,我可以跟你交往。」

 

Omega思考了一下,說:「試用的時間到三月十四號可以嗎?時間有點短,可是我想,要是成功了的話……」Omega撇過頭去:「那將會是特別的一天。」

 

情人節給出的親吻,在白色情人節那天給予回覆。

 

周澤楷忍不住笑了,綻放在精緻面容上的微笑是那麼的刺眼並且充滿喜悅。他估計也就是喬一帆,才會在這種時候還在意這種特別的小事。

 

他輕聲問:「可以……牽手嗎?」

 

聞言,喬一帆頓了頓,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他想,就放任對方一次吧。

 

感覺到體溫從指尖處傳來,Alpha的手比他大,運動與打工而形成的薄繭摩擦著他的指尖,而後,漸漸往上,直到指頭躥入指間的縫隙,十指交扣。

 

儘管剛才是自己應允的,但喬一帆現在卻有些後悔了,他實在很不習慣與人有這樣的碰觸。

 

總覺得,心跳的好快……

 

 

 

兩人個又靜靜的牽了一會兒,周澤楷這才放開了手,問:「沒課了?」

 

「嗯。」喬一帆點點頭。

 

「我載你回去。」Alpha說。

 

「不用了前輩,我同學可以載我的。」Omega說。

 

Alpha搖搖頭:「載你,義務。」

 

「前輩,我們住不同區。」

 

「沒關係……騎車,不花時間。」Alpha頓了頓,說:「而且我們的相處時間,很少。」

 

被自己訂的時間給噎了一口,喬一帆有些無言,但想一想便明白對於正處於試用階段的Alpha來說現在確實是分秒必爭,於是他只好妥協道:「……我去拿書包。」

 

看著Omega離去的背影,Alpha偷偷的打了自己一下。會疼,不是夢。

 

喬一帆真的答應與他交往了,雖然看起來還有些不情願的樣子,但至少對方已經答應了自己,願意讓他成為他特別的人。

 

距離目標,目前他已經跨住了的第一步,至於後續的發展,就看他接下來的努力了。

 

 

 

TBC

 

 

 

 

 

好高興終於寫道這篇的結尾了,

想像明明那麼的容易,但用文字寫出來卻好困難(哭)

 

個人人為面對小喬這種拖拖拉拉的個性小周似乎要在積極一點,

然後希望他們不要再吵了因為這樣文章真的很難寫XDDD

(看看上面那慘不忍睹的告白XDDD

 

到目前為止,故事裡的bug很多,

但想著總回頭修改文章的話故事會拖得更久,

所以就等寫完之後再來修正吧!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可以的話也希望能收到感想^^

 

PS.對岸妹子你們平常都看什麼書呢?在機場的書店逛了好久,

   最後只買了一本北大同學推薦的三體,

   另外再郵局買了兩本過期的”大學生”雜誌XD

评论(10)
热度(35)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