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16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Chapter16 試用期

 

星期一晚上,輪迴咖啡廳。

 

無論是來吃飯的普通客人還是店內員工,都感覺到了店內的氣氛有點不同。更正,是周澤楷給人的感覺有點不同,這個帥氣的店員和往常一樣仍不太說話,但背後卻彷彿飄滿了櫻花花瓣,加上那咧到接近耳朵的嘴巴,不管哪一位店內民眾都能清楚的看出:周澤楷現在心情很好。

 

而輪迴的其餘人心裡都有個不好的預感:該死,這傢伙脫單了!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晚上準備關店的時候,輪迴眾人就紛紛圍上來探聽八卦。

 

「一整天都那麼開心~~所以小喬答應和你交往了?」杜明曖昧道。

 

周澤楷心花怒放地點點頭,想了想,又陰鬱地搖搖頭。然後他在眾人的詢問之下將事情的原委解釋一番。

 

「所以試用期只有一個月?太短了吧。」呂泊遠皺眉。

 

「就是說啊!小喬好狠!」吳啟附和。

 

「往好處想,沒被徹底拒絕就代表有機會啊。」江波濤笑道。

 

「所以小周你有什麼打算嗎?」方明華認真到。

                                                                 

周澤楷沉默了下。他想和喬一帆一起做的事情當然很多,但哪些能真的拿出來使用是個問題。

 

「先……牽手吧。」他樸實地說。

 

「好低的目標。」孫翔翻了個白眼。

 

「我倒覺得還好,畢竟一下次進展太快的話小喬會被嚇跑的。」方明華說。

 

「可是時間只有一個月,不太夠用呀。」杜明說認真道。

 

於是眾人也紛紛將自己代入思考,彷彿自己才是要追喬一帆的那個人似的。

 

「話說回來,江副這次都沒說話呢。」杜明說。

 

「看來這問題實在太困難了,連輪我們之中最全能江副都難道了。」吳啟說。

 

聞言,江波濤眨了眨眼:「我想到了,只是沒說。」他笑道:「總要讓小周自己先動動腦吧?不然連Omega都靠朋友幫忙追,交往之後該怎麼辦呀。」

 

於是眾人的視線又回到了周澤楷身上,Alpha本人則是陷入沉思。

 

於是乎,話題也就暫時中斷了,除了Alpha以外的所有人又重回了自己的打掃崗位。而當杜明洗碗洗到一半時,旁邊正在整理餐具的吳啟提議:

 

「試用期。這招數你說不定可以用在唐柔身上。」

 

「是呀,我也這麼想。」

 

手上捏著油膩膩盤子杜明樂道:「所以我正等著看小周的成果如何呢。有個人在我之前當示範組正是太信運了。」

 

 ***

 

另一方面。上林苑,喬一帆與安文逸的寢室。

 

喬一帆回到房間後,之前與他商量的好友都跑過來關心。

 

「結果怎麼樣?交往了嗎?」羅輯說。

 

「說好了先交往一個月,白色情人節那天給回復。」喬一帆說。

 

「前一天還信誓旦旦說不喜歡對方,結果還是交往了呀!」羅輯說。

 

「就……氣勢被周前輩壓倒了呀,我從來不知道前輩有這麼強勢的。」喬一帆臉頰微紅。

 

「昨天聽我抱怨那麼多,結果我還做出這樣的決定,你們不會生氣吧?」他怯生生道。

 

「不會啊,只是嘗試交往而已,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但下一次再這樣子的話我們也不知道能說什麼了。」羅輯指的是白色情人節給回覆的那件事。

 

「可你不喜歡對方吧?你這樣有打算認真跟對方交往嗎?事情的主動權掌握在你手上而你卻不打算認真交往的話,不如一開始就直接拒絕。」安文逸犀利地說。

 

Omega思考了下,說:「我想我還是會『配合』他的。我是說,雖然我對前輩不是那種喜歡,但我知道就算只是作為朋友,他還是一個很值得花時間相處的人,所以我不會敷衍他……應該說如果我認為周前輩不值得花時間相處,那一開始就不會答應了。」

 

說著,Omega垂下了眼。

 

「至於一個月後如果我對前輩還是沒有感覺的話,會確實地拒絕他的。」

 

 ***

 

星期二早上九點,上林苑。

 

因為等會兒十點有必修課,欣興一年級生們大都已經起床,有些人還在刷牙洗臉,有些人已經在一樓的交誼廳準備早餐。

 

寢室內,安文逸坐在書桌前檢查每天的新郵件,室友喬一帆則是還盤腿抱著枕頭賴床著。

 

放在床頭的手機震動了下,Omega迷迷糊糊地摸向手機,看到了裏頭躺了一封新的短訊。

 

『周澤楷:我在樓下。』

 

喬一帆整個人都清醒了。

 

他緊急更換外衣,沒刷牙沒洗臉地就衝到了上林苑外頭,只見周澤楷正低頭划手機,一同前來的還有他正靠著的摩托車。

 

「前輩,怎麼來了?」喬一帆問。

 

「想你。」Alpha正經道。

 

Omega的臉扭曲了下。

 

見喬一帆一臉「還是分手吧」的無言表情,周澤楷緊急更正:「想載你。」

 

「那也該提早說一聲呀。」Omega說。

 

因為這樣你拒絕的機率會比較小。周澤楷在心裡想,昨天在江波濤的指點後,他想了想,覺得載對方上下學是現階段他唯一能做且最不會嚇到喬一帆的事情,畢竟之前他也是這樣載Omega去買消夜的。

 

但還是老老實實地道歉:「對不起。」

 

見Alpha一臉無辜小狗的可憐表情,喬一帆感到有點煩躁,倒不是說他認為自己有錯,就是有些不太喜歡比如生氣之類的負面感覺。

 

他想了下,說:「等我一下,我先上去收東西。下課後載我去咖啡廳,我們討論一下關於我們交往的一些事情,好嗎?」

 

聞言,周澤楷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

 

晚上,輪迴咖啡廳。晚餐時段,即便眾店員應當非常忙碌,但為了八卦,他們也會想辦法擠出空檔。眾人聚在吧檯上,明目張膽地偷窺著正坐在窗邊的兩個人。

 

「看到他們倆以情侶的關係坐在那裡,感覺好奇怪呀。」吳啟說。

 

「會嗎?我覺得看起來和平時沒什麼兩樣啊。」孫翔說。

 

「我也這麼覺得。我一點都沒有被閃到的感覺。這算好事嗎?」杜明說。

 

「硬要說的話,我覺得小喬今天紅茶喝得似乎比平常還快。」江波濤說。

 

「小喬其實很緊張吧,大概不太知道該說什麼。」方明華說。

 

「話說回來,昨天江副想到的攻略方法是什麼呀?我挺好奇的。」杜明說。

 

「噢,這其實很簡單啊。因為小喬的個性比較敏感,我想如果是我會在不刺激到他的情況下,慢慢增加親暱程度。」江波濤說。

 

「這不是當然的嗎?這方法不管對誰都可以用吧?」杜明說。

 

「不一樣的。」江波濤說:「因為這次的交往有時間限制,所以小喬也會清楚小周不管做什麼都是有目的性的。你身為Omega應該最清楚,當一個Alpha帶有目的性的接近你時,一定會下意識地去防備。所以說,行動的同時如何不去刺激到小喬,這才是最重要的。

 

「至於期限嘛,等時間到了再想辦法拗小喬延長就好,到年底還剩很多天,絕對不愁找不到另一個節日的,再不然就自己創造一個。你想,專屬於你們自己的節日,這該有多浪漫。

 

「所以說,我反而怕小周因為時間太短就亂了手腳,要是又和上次一樣做事不經大腦,恐怕下次我就得去警察局領人了。」江波濤說。

 

經過了Beta的解釋,眾人恍然大悟。

 

「不愧是江副!要不是你已經把自己許配給了工作,估計我們裡面最早脫團的大概就是你了吧。」杜明忍不住讚嘆。

 

「那還用說!」江波濤很是得意。

 

 ***

 

晚上八點,江波濤輪休時段,Beta一如往常抱著自己的電腦來到了窗邊的座位。

 

「討論的怎麼樣?」江波濤笑道。

 

「呃……還好,就是討論一下我們兩個都有空的時間。」喬一帆說。

 

為了增加相處的時間,在經過協調後,喬一帆與周澤楷達成共識,平日由周澤楷每天接送喬一帆上下學,而喬一帆則是配合忙碌的周澤楷,在每天下課後都會到輪迴咖啡廳報到,在店裡待到關店時間在由周澤楷載回喬一帆的住處。周末則是看情況安排約會。

 

身體接觸方面,除了牽手之外,未經同意周澤楷不得對喬一帆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

 

聽完Omega的說明後,江波濤認同地點點頭:「看來小周處理得比想像中的好嘛。我真怕小周又像上次一樣一時衝動,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來。」

 

想到之前的事,喬一帆臉頰微紅,下意識地避開了對面人的視線。

 

「這麼說來,對於前輩我一直有一個疑問,」喬一帆說:「情人節作戰計畫的裏計畫,讓我跟周前輩偽裝成情侶,讓周前輩再煙火晚會上跟我告白什麼的……是江前輩你的主意吧?」

 

「是呀。」江波濤直率道:「你怎麼知道是我計畫的?」

 

「我猜的。」喬一帆一邊思考一邊說:「設計人……不、應該說是利益最大化,怎麼看都像是江前輩會做的事情。」

 

想了想,又補充:「而且我也不認為周前輩有這麼深的城府能做這種事。」

「誒、小喬這樣說的太難聽了,我只是幫助小周而已。畢竟我和他從小相處到大,不幫點忙的話未免太不夠意思了吧?」江波濤笑咪咪地說。

 

對於Beta的話,喬一帆不予置評。他知道若換他處在江波濤的位置上,他也會做出相同的事。事實上,他覺得江波濤在這件事情上做的還真的挺不錯的,在幫助杜明與唐柔認識的同時,又撮合他和周澤楷。先上他和Alpha體驗了情侶式的相處,再到煙火晚會時的正式告白。如果不是Alpha最後的衝動毀了一切,在那樣浪漫的氣氛下,他或許真的會因為心動而點頭答應也說不定。

 

想到這,Omega垂下了眼。

 

「前輩,你一直都知道周澤楷前輩喜歡我嗎?」他說。

 

「我知道。」Beta說。

 

「那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喬一帆說。

 

「和我們一起住之後吧?近距離觀察。再之前的我就不確定了。」江波濤想了想,「其實在我看來小周在面對你時有些行為是有點反常的,比如在你們還不熟時就會主動和你攀談或著送你員工餐的紅茶。你也知道,小周這個人有點認生。但仔細一想,小周又不嗜甜,所以把紅茶送你似乎也沒什麼不對。還有主動帶你回607的事,那時你們倆也不熟,就算不認生身為Alpha他也知道該避免這種情況,但聽說那一天你淋成落湯雞了,所以那天帶你為607的事又似乎變得有些合理了。」

 

這些事喬一帆當然也記得,在這之前他也從沒想過那麼多,但在聽到第三方的看法後,這些他原本看著理所當然的事,頓時都不正常了起來。這讓他有點憋扭。

 

坐在對面的江波濤也看出來了,他笑道:「你不用想那麼多,過去的就過去了,況且我剛剛說也就是我的猜測而已。你還是專注當下,好好想一下該如何回覆小周吧。我保證之後不再幫小周下指導棋了,頂多就是提個意見而已。」

 

「知道了……」喬一帆淡然道。

 

 ***

 

晚上,在輪迴咖啡廳關門後,按照約定,周澤楷載著喬一帆前往上林苑。

 

對於喬一帆來說,上次讓Alpha載是在他與輪迴眾人同住的那時期,頂多也就一個月前,但他還是覺得好像過了很久。現在生活的地方有比較多的女生,她們總是會在吃飯時間下廚,順便好心地幫其餘人準備好飯菜。所以再進了欣興之後,Omega吃外食的習慣也差不多戒掉了,就算想吃宵夜,也就從自己的零食庫存或樓下的冰箱中挖東西來吃。

 

總覺得有點懷念。

 

到了目的地後,周澤楷將機車停在了上林苑附近的停車場。喬一帆下車後脫下安全帽,伸手撥了撥被安全帽壓塌的頭髮。

 

Alpha覺得好像看到了什麼,他傾身向前。Omega注意到對方的動作愣了下,想往後退不料卻身後卻又有另一台機車阻斷了路。

 

Omega縮起脖子,Alpha小心地在不碰及臉頰的情況下撥開他的頭髮。

 

周澤楷露出了笑容。

 

「耳環,你戴了。」他說。

 

隱藏在頭髮之下,喬一帆左上戴著的是他在情人節那天,他幫對方選的銀色耳環。

 

喬一帆瞬間紅了臉。他低下頭,手指抓著衣角下擺。

 

「畢竟已經買了啊。放著不用也挺可惜的。」他小聲地說。

 

聞言,周澤楷笑得更開了,他端詳著Omega,說:「好看。」

 

他突然想到了他們倆第一次說話時,起因也是一顆戴在Omega左耳的耳環。那時他以為會這樣戴只是想隱藏他是雙同的事。但現在看來,那時的他或許錯了,或許Omega會那麼做,只是想隱藏他想藏住會讓他害羞的事情?

 

和高英傑交往時喬一帆說過,他戴那個耳環是為了鼓勵自己。而現在,原本那個空出來的位置戴著他選的耳環,這是否代表儘管還不太情願,戴對方還是願意認真面對他的感情。

 

意識到這件事,周澤楷突然好想擁抱對方。

 

他又往前了一步,然而喬一帆早就無路可退。

 

要是他再靠進一步,就推開他。Omega這麼想著。

 

然後,彷彿有心電感應似的,Alpha再兩人距離約略只剩一把尺的長度時停下。距離拿捏得恰到好處。

 

周澤楷雙手環過Omega的腰間,抓著人兒的上衣下擺,巧妙地避開了Omega最在意的肢體接觸部分。

 

他們倆靠得好近,近到喬一帆能夠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盯著眼前人寬闊的肩膀,他感覺自己像是浸泡在咖啡之中。

 

要說周澤楷身上有什麼缺點,大概就是這一身咖啡味道的信息素了,對於嗜甜的Omega來說過於苦澀。

 

但往好處想,Alpha也不喜歡紅茶的甜,所以他們倆可以說扯平了。Omega聊勝於無地思考著。

 

雖然不清楚對方究竟想做什麼,但鑒於對方也沒破壞他們之間的任何協議,他也就沒有更多的動作。

 

他們就這樣面對面靜靜地站著,直到周澤楷終於放開了他。然後,Alpha牽起了他的手,兩個人一起走回了上林苑。

 

 

 

TBC

 

 

 

 

 


评论(12)
热度(26)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