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燃點18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咖啡店店員周X學生小喬,OOC注意。

 

 

Chapter18

 

星期二,尋常的一天。

 

由於這天周澤楷的課到下午兩點,於是每次中午下課後,到學生餐廳吃飯兼打發時間便成了喬一帆的常駐選擇。

 

會遇到高英傑只是一個偶然,那時他正在餐桌上吃的津津有味,一個不經意的抬頭,正巧看到Omega與另外兩人正端著餐盤在尋找空位。而且就這麼巧,兩人就這麼對上了眼。

 

喬一帆僵硬了下,手上筷子夾著的肉片落回盤中,而高英傑看到他,明顯也是一愣,旁邊的人和他說話卻不見回應,還在Omega的肩上拍了一下。

 

只見高英傑抬頭和那戴著耳機的友人說了幾句,對方面無表情點點頭,和身邊的矮個子往另一邊的空桌走去,而Omega本人卻是端著餐盤朝他走了過來。

 

「這裡,有人坐嗎?」高英傑站在喬一帆對面的位置前,小聲問道。

 

喬一帆看了對方一眼,面無表情地搖頭。得到了回應的高英傑明顯放鬆了些,拉開椅子坐下來。然而Omega一坐定,卻是將雙手放在膝蓋上,明顯沒半點想進食的意思,「一帆……」

 

喬一帆只得無奈地打斷對方,「英傑,我們還是先吃飯,吃飽再聊,好嗎?」

 

「噢……」被拒絕的高英傑有些洩氣,但還是聽話的捧起了飯碗。

 

兩人就這樣沉默地進食著,奇怪的是午飯明明香氣四溢,他們卻早已食慾全無。

 

***

 

因為比較早到的緣故,喬一帆自然是先完成了午餐任務,在清理完自己的垃圾後就回到座位上等待對方。高英傑也沒讓他等太久,平時做事慢條斯理的Omega這次一反常態的快速地解決了午飯,在喬一帆面前正襟危坐。

 

「呃……」

 

方才還因為急迫而加速進食,然而在真正面對面時,高英傑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一張嘴開開合合了半天卻楞是沒吐出半個字。

 

坐在對面的喬一帆其實也一樣,雖然他較早吃完午餐,但在等待的過程中比起思考開場白,更多只是呆呆地看著髮小異常的進食速度。

 

「最近過得怎麼樣?」高英傑說。

 

「……還好,沒什麼可提的。」喬一帆垂下了眼,明顯不想多談,「你呢?研究室生活習慣了嗎?」

 

高英傑搖搖頭:「還是不行,課業壓力還是太重了,我負荷不過來。所以這學期一開始就請研究室的前輩陪我去和教授講了。現在的我只要偶爾去打雜就好了。」

 

「這樣啊……也好,你之前太累了。雖然說大家都有升學壓力,但其實也不用這麼急躁的。」喬一帆說。

 

聽到對方關心的話語,高英傑感到心裡一暖,他問道,「你呢?轉系之後過的怎麼樣,功課追得上嗎?會不會不習慣?」

 

「功課的話沒有不適應,比起死記硬背,我發現自己果然還是比較喜歡一些計算的東西。就是上學期的那些課沒修到,為了補齊學分,之後的課可能能會滿一點。」喬一帆感到有些苦惱。

 

「這麼說來,你現在換去上林苑和同學一起住了,有同學能一起討論的話肯定能夠學得比較快。」之前同住的時候他都在忙自己的事,讓喬一帆明明有同學相伴卻無人可問,他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相比於高英傑的欣慰,喬一帆卻是從他的話中捕捉到怪異之處,「英傑,你怎麼知道我換租屋處了,而且還是和同學同住?」

 

「江波濤前輩說的,上次我們在電梯遇到,我詢問你的近況,他告訴我你搬走了所以他也不清楚……」高英傑說著,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突然紅了臉。

 

「他還說,你和周澤楷前輩交往了……這件事是真的嗎?一帆。」高英傑毫無心機的說著,完全不知道此刻喬一帆腦內早已是警鈴大作,大腦的操作室內一團混亂。

 

這事雖說不是秘密,但江波濤卻偏偏將這事洩漏給他最在意的高英傑,加上之前的被算計,這讓他實在很難不作其他的聯想。然而,在回去質問江波濤前,他還是得先過發小這一關。

 

他乾脆道:「對,我們在交往。」

 

「原來是這樣啊,恭喜你們。」高英傑摳了摳臉,「總覺得有點驚訝呢,畢竟之前看到你們時也沒覺得有什麼的。」

 

Omega天真的以為周喬倆人就是經歷了一個尋常的AO相處過程進而交往的。如今喬一帆都已經有了新的對象,那麼當初拒絕對方而產生的愧疚感自然也就降低了些。於是乎,現在的他就像所有好朋友有了對象的人一樣,真心誠意地祝福著。他要是知道周喬兩人其實只是處於嘗試交往的階段,心裡不知道會有多過意不去。

 

「謝謝。」喬一帆說,眼裡卻沒有半點笑意。

 

認識高英傑許久,喬一帆多少也猜到了他的心理變化,只是這樣的反應落在喬一帆的眼中,卻又是另一種滋味。

 

在性別分化成Omega之後,高英傑的人氣開始水漲船高,也面對過許多次Alpha或Beta的表白。姑且不論表白只是以什麼心態向Omega提出交往的,他只知道,每次當高英傑拒絕了別人之後,心裡總會鬱悶許久。

 

高英傑的個性太過認真也太過善良,會希望能夠回所有人的感竟情。於是乎,當對象換成了自己最熟悉的青梅竹馬時,那種感受必然會更加沉重。

 

--所以,我的感情就真給你造成那麼大的負擔嗎?喬一帆苦澀地想。

 

他明白,即使身為青梅竹馬,自己有權喜歡對方,而對方當然也有權可以拒絕。他在了解對方個性的情況下一廂情願地向對方告白,因為被拒絕而自顧自地感到痛苦、逃跑、避不見面,從而全然忽略了高英傑其實也是會受傷的。

 

這樣的舉動,完完全全地體現了他自我中心與任性的性格。

 

果然麼,喬一帆想,不能再加重英傑的負擔了。

 

絕對不能讓英傑知道他與周澤楷並不是真得在交往。

 

而真正的他,卻還無法從被拒絕的陰影中走出。

 

「一帆,你還好嗎?」高英傑敏銳地察覺到了喬一帆有些怪異,擔心地問:「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沒有,你想多了。」回過神來的喬一帆立刻搖頭。

 

「真的嗎?」Omega有些狐疑。

 

「真的,你恭喜我和前輩交往,這哪會是說錯話呢?」喬一帆笑道。

 

「噢……」既然一帆一直強烈否認,那應該是真沒有吧? 高英傑還是有些疑慮,「那你會介意我問你們怎麼交往的嗎?我很好奇。」

 

「其實也不是什麼奇怪的過程,就……被甩了後,我逃到前輩們的租屋處住,前輩安慰我--啊、周前輩有猜到我們之前在交往--然後,在情人節的時候我們一起出去,前輩像我告白,然後我們就在一起了。」喬一帆說,過程雖然有點改變,但是重點還是全部都在的。

 

「這樣啊……」高英傑想了想,一直很拘束的身子微微傾身向前,「吶、一帆,我可以問問你的感想麼?」

 

面對髮小吃驚的眼神,Omega紅著臉解釋:「我很好奇嘛,最近我認識的一個人開始談戀愛,有時候他一下課人就會不見,不然就是明明一直在和你聊天,但談話的內容就總是離不開他的對象,然後臉上總是露出很奇怪(幸福)的表情……」然後,他心裡就會感到非常的、非常的不愉快。意識到自己有的樣的情況,他很慌張,他無法明白這心情從何而起。

 

即使友人的話只說了一半,但熟悉對方如喬一帆,又怎麼會不明白對方想表達什麼。「英傑,你這分明是……」

 

坐在對面的高英傑交握著的雙手忍不住縮緊。其實,他也明白自己的情況,但是又不敢勇敢地承認。

 

他鼓起勇氣又重複了一次:「所以說、一帆,談戀愛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喬一帆愣愣地看著高英傑,從對方的眼中讀出了太多的害怕、茫然,但同樣也包含了些許的亢奮。但是--他看的出來--在對方看著對方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羨慕。

 

羨慕他可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也羨慕他了解這是什麼樣的感情,畢竟那個領域對他而言還太過陌生。

 

盯著看著自己躺在膝蓋上的的手指,喬一帆說:「我也不知道。」

 

「怎麼會?」高英傑的表情看起來很詫異。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按照大家的說法,談戀愛好像應該要感到很快樂、很幸福,好想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意義,即便沒有在一起的時候,也會二十四小時都想著對方,每當自己感到孤單得時候,想到還有一個人會無條件的支持你,就會感到很幸福,可是……我卻不這麼覺得。」

 

「前輩......人很好,明明只是咖啡店的員工,卻總是請我喝免費的飲料,也會在和我還不熟時就因為怕我著涼而帶我去他家,之前去夜市的時候也總會先幫我提東西,還在我失戀的時候安慰我……」

 

「在交往後也是,明明自己那麼忙,卻堅持要每天送我上下學,還有之前約會的時候也是。明明不是那麼喜歡看奇幻電影,卻還是會陪我去看。」

 

「怎麼說呢……我長的普通,也沒什麼能力,還很任性,總是要求東要求西的,讓前輩配合我,要是採到我的地雷還會給前輩臉色。所以、我不懂前輩為什麼是喜歡我,而不是其他人,我……和別人相比並沒有任何突出的地方……」

 

「總覺得,和我在一起的話,太糟蹋前輩了。」

 

雖然相處時中一度沒有控制好分寸,但周澤楷總會很快地做調整,就怕讓他有一絲不愉快。這樣被人放在手掌心上珍惜的對待,他很感謝,卻也手足無措。甚至在周澤楷因為他的一些反應而感到失落時,產生罪惡感。分明對方才時一直付出的那個人,可是他卻沒有辦法給出對方期待的回應。

 

在喬一帆敘述的同時,高英傑默默地聽著,在對方停下了之後良久,他才緩緩地抬起頭。

 

「那個、一帆,雖然我沒有談過戀愛,而免強算的上一次的經驗對象是你。但是,從我們的相處過程中來看,我並不會覺得一帆你有哪裡不好。」

 

「一帆你很體貼,總會主動幫我處理掉許多雜事,明明其中就有很多是我自找的,還會怕吵到我所以想要做什麼之前都會問我有沒有空。明明你自己也因為有時間限制而很急迫,可是你還是都會以我的感受為優先考量。所以說真的,我也一直覺的自己很配不上你呢。」高英傑認真地說。

 

「或許,就是因為戀愛這種東西非常主觀,所以性格比較內向的我們容易產生自己配不上別人的感覺,尤其是我們還是從表面上來說,受到別人疼愛的那方時。」

 

「可是我想,談戀愛這種事絕對是對等的,沒有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的道理,周前輩似乎比較優秀而你配不上他,那也就是些不懂你們兩人的感情、只看到外表光鮮亮麗東西的膚淺的人才會有的想法,所以也請你停止用這樣的想法來評斷自己。一帆你也為周前輩思考了許多,而你怎麼敢保證周前輩不是因為這點而喜歡你的呢?一帆你很努力的,只是現在還抓不好相處的方式而已。」

 

「不用想這麼多的,如果我是周前輩,看到自己讓你這麼為難,反而會很自責的。所以說,你如果對於你們現在的相處情況感到這麼徬徨,那麼就找個機會兩個人坐下來談一談,一起尋找解決方法。相信看到你這麼努力,周前輩一定也會很開心的。」

 

Omega滔滔不絕地說著,喬一帆聽得一愣一愣,嘴巴張的老大。他第一次知道對於他們倆交往,高英傑竟然有這麼多心得。

 

「……英傑,對於你剛剛說的話,我該怎麼回答你呢?」

 

「一帆,你什麼都不用說,我現在覺得有點丟臉,先讓我自己靜一靜。」說著,高英傑拿起背包擋住了整臉。喬一帆彷彿能看見實體化的灰色懊悔烏雲從後頭不停飄出,不由得笑彎了眉眼。

 

「英傑,謝謝你。我和周前輩的問題,我會找他好好討論的。」喬一帆說。這一次,對面飄出的是粉紅色的開心雲朵。而高英傑又憋扭了一下後,才終於把書包從兩人之間移開。

 

「不會,我能幫上忙,真是太好了。」Omega小聲地說。

 

然後,兩人又這樣對視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反正最後,他們就這樣相視而笑了。

 

或許到此時,這一次他們的吵架才算徹底的解決(如果這也算吵架的話)。感覺以前堵在心裡的一塊東西被清除,喬一帆覺得此刻的心裡好暢快,對於現在能夠和身為青梅竹馬的友人面對面而坐也覺得好滿足。而他有一種感覺,高英傑也是如此。

 

在這之後,他們又聊一些東西。對於高英傑竟然喜歡上有對象的人這件事,喬一帆饒是經驗再豐富(其實也就多那麼一次)也無法為他解答,Omega也只是苦笑的表示他會注意不要跨過道德底線。

 

除此之外,他們又聊了許多。高英傑提了些最近研究室與系上的情況,而喬一帆自然也是分享了他在上林苑與輪迴所遇到的種種趣事。

 

歡快的氣氛持續到直到約一點,高英傑的同伴跑過來招呼友人一起去上課,兩人這才不得不結束對話。

 

站起來背上書包,並且確認位置上有沒有被遺落的東西。

 

 

在離開前,Omega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突然握住了喬一帆的手。

 

「一帆,如果之後你有任何問題的話,也可以找我。這你知道的吧?」Omega不確定地問。

 

被詢問的對象先是噸了下,然後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好像他問了什麼奇怪的問題是的。

 

「當然。」喬一帆說。

 

看著高英傑離去的背影,喬一帆覺得好久沒有那麼舒坦了。他喝了一口水解決方才了的太開心而口乾舌燥的問題,然後又在座位上等了一會兒後,他的Alpha這才姍姍來遲。

 

***

 

晚上九點半,上林苑旁的停車場。

 

周澤楷將車停妥後,如同前幾天一樣將喬一帆送到租屋處樓下。然而在他即將給Omega一個「離別的擁抱」之前,對方卻是雙手伸在額前阻擋了Alpha的動作。

 

「前輩!今天的『那個』先等一下,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雖然半邊臉被自己的手臂給遮擋,但喬一帆的表情仍然認真。「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我遇到英傑了。」

 

聽到高英傑的名字,周澤楷心理跳了一下,但表面上還是維持鎮定。

 

「我和英傑聊了很多,除了一些生活瑣事之外,也包含了我們之前的事。還有,現在我和前輩在交往的事。不過我要澄清,我和英傑真的只有聊天,沒做什麼其他的事情,而我也沒有對英傑再有什麼非分之想!」

 

Omega堅定地把話說完後,這才將手放了下來,小心翼翼地查看著周澤楷的反應。只見Alpha的頭歪了下,安靜了好半天才終於吐出了一句話。

 

「……為什麼告訴我?」

 

「因為我是前輩的Omega,雖然是偶然碰到的,但是和前任有相處這件事情我認為還是要讓前輩之道才行。」

 

喬一帆想了想,問:「前輩,會對現狀感到不滿嗎?」

 

周澤楷愣了下,沉默的點點頭。他當然不滿,對於很多事情。

 

比如方才喬一帆告訴他的話,雖然他很高興對方有身為「別人的Omega」的自覺(其實對方一直都有,也一直做得很好)。然而,他可不認為喬一帆已經真心接受了這個身分。喬一帆對待他的態度,與其說是對待戀人,比較像是契約成立之後給予對方最低要求的、最基本的尊重。(但周澤楷渴求的是喬一帆能夠當他的戀人,而不是職場同事。)

 

話又說回來,周澤楷有些不明白喬一帆怎麼又突然提起這件事了?他還以為在之前的討論中,他們已經達成了協議。

 

「啊、這是英傑說的……因為我跟他說我覺得前輩太好了,我配不上前輩。」後面那兩句話,Omega說的特別小聲。「然後他就建議我,如果我對我們的關係有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地方,最好還是提出來,我們一起解決。所以我才想問我有什麼該改進的地方……不、應該說,在前輩理想中,我們的相處是什麼樣子?」Omega紅著臉說,剛才的這一段話彷彿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勇氣。

 

只是,周澤楷聽完了這段話後,只是靜靜地搖頭。

 

「理想的相處,沒意義,也不實際。」他說。他對喬一帆的想法絕對比喬一帆認為的還要激進、也變//態的多。但這就是他身為一個Alpha,對於喜歡的Omegaq的索求。

 

「怎麼會沒意義呢?前輩說出來,我或許可以嘗試看看。這總比現在,前輩覺得不滿足,而我也覺得有壓迫感來的好不是嗎?」喬一帆說。

 

周澤楷想了下,還是搖頭。

 

「前輩你就說說看嘛,我不定我做的到啊。」喬一帆繼續說。

 

拗不過Omega的堅持,周澤楷有些無奈:「那,想接吻。」說著,他伸出手捧住對方的臉,指間撥過對方的唇瓣。要親哪個部位不言可喻。

 

這會兒換成喬一帆腦袋當機了,剛才還執拗著叫Alpha現在簡直是石化了,要不是Alpha還能從捧著對方小臉的手中感覺到溫度,他都要懷疑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Omega本人,而是人形立牌了。

 

喬一帆在腦內天人交戰了一會兒,才緩緩抬起頭,僵硬地說,「接吻......這個我可能無法,前輩你也知道,我的觀念比較保守……」

 

「……」周澤楷這下徹底無言了,方才還逼人家提出要求,在他提出之後又做不到,這到底是鬧哪樣的?

 

「那個前輩你不要傷心!雖然接吻不行,但是擁抱的話還是可以試試的!」喬一帆趕緊補救。事實上是他腦內已經混亂到都搞不清楚自己在幹什麼了,他甚至開始後悔自己幹嘛要將自己遇見青梅竹馬的事情告訴對方。

 

對於喬一帆的提案,周澤楷當然是點頭答應了。他可是Alpha,免費送上門的豆腐哪有不吃的道理?何況要是處理的好的話,豆腐就不是只有今天,而是以後天天都會有的情況。他只求他現在的表情不要太猥瑣,但也別神聖的像個牧師。

 

在提出要求後,喬一帆自覺地張開雙手,閉上眼睛等著周澤楷動作。Alpha也沒辜負對方的期待,將人拉了就往懷裡帶,他一隻手攬在人兒的腰上,另一隻手撫著對方的後腦杓。

 

喬一帆乖巧的待在對方以手圈出的牢籠中,因為身高的關係所幸就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雙手則是因為緊張而死死地抓著對方胸前的衣服。

 

之前Alpha的擁抱,礙於不許有身體碰觸約定,周澤楷都只是將他從兩臂旁稍稍圈起,沒有直接的身體碰觸,所以他也沒有這樣直面地感受過對方的體溫。喬一帆僵硬著身子,他從不知道周澤楷的體溫這麼高,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天生如此。

 

他的視線越過對方的肩膀盯著後方的柏油路面,卻無法看清柏油路面的顆粒細節。Alpha散發著信息素的腺體就在離他不到五公分的距離處,那東西甚至因為主人懷裡抱了一只Omega而亢奮地分泌了更多信息素。

 

「嗯……」這過度的刺激使得Omega有些不適,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周澤楷以為是自己抱的太過用力引來喬一帆的抗議,然而在他稍微鬆開對方想空出一點距離時,卻發現人兒的小臉早已紅透,雙腳更是有些發軟。

 

喬一帆雙手抓著Alpha的手臂想讓自己站穩些,原本向下的面頰卻被一雙大手給捧起,強迫他與它的主人直視。

 

周澤楷打量著喬一帆,Omega臉上此刻早已染上了情//慾的紅色,總是明亮的大眼也因方才的刺激而盈滿了水氣,看起來好不無辜。

 

「……前輩?」喬一帆終於忍不住低下了頭。被人這樣直白的打量,他想不論是誰都會承受不住。

 

看到懷裡人兒害羞的樣子,周澤楷忍不住笑了。

 

一手攬著人兒的腰,他的另一隻手撥開對方的劉海,在Omega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了輕輕的一吻。

 

感覺到懷裡的人兒僵硬了下,周澤楷呵了聲,摸著喬一帆的臉的手轉移到Omega的後腦勺,接著傾身向前親吻對方的耳朵。然後滿意地又聽到懷裡的人舒服地哼了一聲。

 

額頭、耳朵,接著是臉頰、鼻尖。

 

然後,忽略了懷裡的人那相當於沒有的掙扎,他在Omega的鎖骨上吸允了一會兒,滿足地看到人兒白皙的脖頸上留了除非穿上高領否則根本遮不住的三塊粉紅色。

 

最後,是嘴唇。

 

周澤楷的嘴唇輕輕的貼上對方,起來,然後再貼上,就像是要給對方適應的時間一般。在幾次蜻蜓點水的吻後,他按著人兒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舌頭闖入高熱的口腔之中,尋找這高熱空間的主人。當舌尖與舌尖相碰時,喬一帆明顯地瑟縮了下,發出了不知是舒服還是不適的呻吟。Alpha瞇起了眼,指尖有些粗魯的抓著Omega的頭髮,強迫對方張嘴開回應他。

 

Omega的嘴唇很軟,上頭彷彿塗了世界上最甜的蜜,讓即便不嗜甜的周澤楷也愛不釋手,不想放開。

 

舌頭相互交纏、推送,然後是嘴唇的吸允,彼此間激烈的互動逼出了Omega的眼淚。Alpha的信息素包裹著他,讓他覺得頭好暈,好似整個世界天旋地轉,而眼前的人是他唯一的支撐物。

 

突然間,意識像被拉扯緊繃的弦一般斷了線。喬一帆眼前一白,整個人突地跌坐到了地板上。

 

周澤楷見狀,趕緊蹲下來查看人兒的情況。

 

喬一帆原先還有些呆滯,但在看到周澤楷對上眼之後卻感到一驚慌,手無縛雞之力的他當下只好縮緊身子,用手和膝蓋擋住了臉。

 

見狀,周澤楷再遲鈍都知道自己闖下大禍。他想安慰他,但誰都知道此刻現在的喬一帆拒絕他的安慰。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觸碰對方的手也只能這樣尷尬地停在半空中,最後,落到了地上。

 

從被手和膝蓋擋住的後方,傳來了斷斷續續的抽泣聲。周澤楷聽著心疼,更在心裡咒罵著自己怎麼總是學不會教訓。

 

抽泣聲又這樣持續了一陣子,才慢慢少了下去。周澤楷又等了一會兒,覺得喬一帆或許冷靜些了,才小聲說:「抱歉,我過分了。」

 

「我,太衝動,忽略了你的心情……」

 

「如果你要打我,還是要現在就拒絕我,我也完全可以理解……」

 

「是我的錯,對不起……」

 

像被打開的水龍頭一般,平時總是沉默著的周澤楷不停說著道歉的話語,然而不論他如何乞求,喬一帆都沒有半點回應。

 

周澤楷終於安靜了下來,因為他已經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喬一帆才會抬起頭來看他。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

 

「我先回去……你也早點進去……外面很冷……」

 

周澤楷說著,打算起身前往停車場。然而在動作之前,一個聲音先叫住了他。

 

「前輩。」喬一帆說著,這在移開了手,微微抬頭與Alpha對視。

 

「前輩……我……不太知道該說什麼……」

 

「我知道我剛才的要求很任性……可是我是很認真的想要處理我們之間的關係。」

 

Omega的聲音很輕,帶著些許的顫抖。

「我知道你想對我剛剛做的那些……或者是比剛剛那些更過分的事……」

 

「可是那種碰觸……現在的我真的還無法承受……」

 

「所以,不要那麼急……再多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

 

聞言,Alpha感激地看著對方,猛力地點頭。十年、還是二十年,不管要多久時間他都給。只要Omega別再向方才那樣,不論他如何呼喚都沒有回應。

 

看著猛力點頭的周澤楷,喬一帆的嘴角彎了下,似乎想要勾出一個笑容,但是,卻又因為疲憊而掉了回去。他無力地呼出了一口氣。

 

「那麼,重來一次吧。」說著,喬一帆搖搖晃晃的站起身,然後向著周澤楷張開雙手。

 

「雖然接吻不行,但擁抱還是可以的……那個啊,前輩……抱我的時候麻煩控制一下的力氣……還有信息素……」說著,Omega就這樣維持著雙手張開的姿勢在等待。

 

周澤楷站在他的面前,伸手想捧起喬一帆的臉--那張在被甩了後堅強地沒有落淚,卻被自己的衝動給弄的哭花了的小臉--然而,在停頓了一下後,他雙手穿過Omega的身側然後縮緊,將人兒圈在了自己的懷抱之中。然後他就感受到了,懷中的人有那麼一瞬間地顫抖。

 

將手方在周澤楷的腰側,喬一帆靜靜地靠在對方的肩膀上,因為疲憊的關係他幾乎放了半身的重量給抱著他的人來支撐。

 

對於這再一次的擁抱,他其實還是有點害怕,但是心裡又一點小小的滿足,他們的關係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於是乎,在周澤楷緩緩鬆開手、與他拉開距離之際,他快速地墊起腳,顫抖的在Alpha的臉頰上啄了一下。

 

「前輩,謝謝你今天送我回來!」

 

「明天也要繼續麻煩你囉!」

 

 

 

TBC

 

 

 

 

 

先向讀者說聲抱歉,這麼久沒更新。

自從上自更新後沒多久,因為研究室的事情暴增,

我開始過起了早上九點上課,晚上十二點後回宿舍,

隔天早上九點再爬去上課的抓狂的生活。

而現在寒假開始了或許可以小小的喘一口氣。

 

接著,關於劇情,這篇原本就是打算寫喬高心結解開,

周喬終於可以算的上是真正交往之類的內容,

但不知怎麼的寫著寫著小周就黑化了,幸好後面有救回來(?)

希望他們倆後面可以甜蜜一點,別再讓作者難以下筆了XDDD

 

以上,如果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按愛心或小藍手表示支持喔^^

评论(10)
热度(46)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