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喬】取暖07

*CP:周澤楷X喬一帆

 

*ABO文,周A喬O。

 

*這次的步調有點慢,總覺得廢話好像有點太多?

 

 

 

07

 

周澤楷與喬一帆約在先前遇見的酒吧外頭見面。

 

於是在星期三下班後,周澤楷便迫不及地跳上車,車子在路上轉了一會兒,熟悉的酒吧便出現在眼前。

 

見要找的喬一帆正站在路燈下滑手機,他按了聲喇叭提醒對方自己的所在位置。不久,右側的車門便被人打開,Omega俐索地坐到位置上。

 

「等很久?」周澤楷問。

 

「沒有。雖然我中午就下課了,不過我一直躲在圖書館裡吹冷氣。」喬一帆笑道。

 

雖說一個月沒見面,但交換了手機號碼的兩人在這期間還是有斷斷續續的互相傳簡訊,聊著那些與他們八竿子打不著的話題,於是漸漸的對彼此也就有了堆一點的認識。

 

比如周澤楷現在25歲,是一家小公司裡的小職員;比如喬一帆現在21歲,現在還是學生;在比如他們倆其實是校友,他們都是、或曾經是榮耀大學裡的學生,不過周澤楷在念大四的時候喬一帆還只是個高三準考生,也就是說他們並沒有以學長學弟的身分在校內彼此認識、甚至談戀愛的機會。

 

這讓周澤楷感到可惜,在他的觀念之中學生時期的戀愛是最讓人羨慕的,因為那時的他們都還懵懂無知,不懂得社會上的陰謀狡詐與人心險惡,同時又有著他們這些已經出社會的人所沒有的勇氣與拚勁。他們有著最純粹的感情,也就是如此才令人嚮往。

 

雖然周澤楷也馬上就想到了喬一帆前任的事(Omega在簡訊裡提過,對方是他的學長),那廝自然也很壞,但至少還有些許良知,懂得在走到標記這一步之前向Omega坦白,沒有誤了喬一帆的一生。而這也讓他想到自己的前任,對方在甩了他之後幾乎就是拍拍屁股直接走人,好像他拋棄的不是之前與他談戀愛的對象,而是什麼可以用完即扔了垃圾似的。

 

想到這裡,周澤楷不免有些感慨。

 

他看像身旁的喬一帆,此刻的Omega早已繫好了安全帶,正乖巧地看著他。他攬過人兒的肩膀在其白嫩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後油門一踩,將車駛離路邊。

 

「我們晚餐要在外面吃嗎?還是在旅館裡?」喬一帆微紅著臉問道。

 

「外面。」周澤楷說,眼睛直盯著眼前擁擠的下班車潮。

 

「噢……」Omega沉默了一下,說:「那我想吃麵。」

 

「好。」Alpha說。

 

 

 

兩人對這附近都不算陌生,經過簡單討論後便決定就近吃一家距離酒吧不遠的位於街角的拉麵店。

 

時值晚餐時間,店內座位幾乎都被坐滿,只剩下店家工作檯對面剩下幾個零星的散位,兩人入座後簡單地點了兩碗豚骨拉麵外加兩樣小菜,然後便在老闆將菜端上桌後安靜地吃著。

 

進食過程中,周澤楷注意到周圍有幾個人不時地在打量著喬一帆--這倒也不讓人意外,Omega在發情期到來的前幾天會出現信息素釋放量逐天增加的現象,而這樣的情況在屬於發情期到來的前一天的今天可以說是到達了頂峰。

 

周澤楷甚至發現,某些Alpha看著喬一帆的眼睛裡帶著一種輕蔑,那是一種將Omega視為低等生物的眼光--套用某些性別歧視者的話:「一個巴掌拍不響,一個有教養的Omega不會在發情期將近時還在外面遊蕩。」

 

想到自己的Omega被人在背地裡這樣打量甚至評價,周澤楷感到一陣不悅,他攬過喬一帆的腰示意對方再靠自己近些,然後在Omega看不到的背後狠狠瞪了那些Alpha一眼,宣示主權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對Alpha來說不算愉快的晚飯結束後,兩人再度躦上車將車子開往今晚的目的地。

 

路途中,喬一帆的眼睛看著窗外,不停地在那些有可能成為目的地的旅館上打轉著。

 

由於周澤楷堅持要出飯店的錢,喬一帆便不好意思去干涉對方的選擇,也乾脆就沒有去問。也因此,當Alpha將車開進一家這附近非常知名的四星級情趣旅店時,Omega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Alpha在旅館櫃檯領了鑰匙,然後牽著他就往電梯的方向前進。一路上,喬一帆看到了幾對AO、BO情侶,甚至其中一對情侶在和他們一同進了電梯後,便無視於他們其實是在密閉的公共空間的事實當場就親吻了起來。

 

Omega的信息素飛散著充滿了整個空間,這讓同為Omega的喬一帆感到相當不適,抬頭看向周澤楷,見旁邊牽著他的周澤楷也是眉頭緊皺。不過在注意到他的視線後,Alpha輸人不輸陣地也啄了Omega一下,然後在人兒耳邊安撫性地說道:「再忍一下。」

 

相比於另一對,他們倆房間的所在樓層比較低,能先一步逃離那恐怖的密閉空間後周喬兩個人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他們按照手上鑰匙的房號找到了房間。

 

一打開門,喬一帆的第一個感想是很大,第一眼望過去他粗估眼前的這個房間少說也有二十坪。

 

首先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小客廳,白色的沙發一長一短呈現直角排列,中間夾著一張矮桌,而正對著長沙發的則是一塊鑲在牆壁上的液晶電視。

 

而在長沙發的背面,也就是門口的左邊,則是一張king size的白色雙人床,以及衣櫃、床頭櫃,再過去則是大片的落地窗,與位於其後的陽台。

 

整體的環境以白色的牆壁和黑色的大理石地板為基礎,作為點少數的幾項家具則木質的棕色。

 

「這……太高級了吧!」喬一帆驚嘆道。他倒不是沒住過飯店專為預備度過發情期的情侶準備的房間,以前他和前任也偶爾會為了情趣或著慶祝什麼紀念日而去住上一晚,但像他們這種窮學生去的起的頂多就是小旅館的專房,那種地方頂多就是牆壁厚點、對於信息素的阻隔功能好些,偶爾有免費附贈情趣用品的就不錯了,哪還能太要求其裝潢與環境。所以當他看到周澤楷居然帶他來這麼好的地方時,整個人都傻住了。

 

「還好。」周澤楷說,與Omega相比他倒是鎮定的多,畢竟是有在賺錢的人,對於接下來要住上三天的地方的居住品質自然也會有比較高的要求。他微笑著親了下Omega的臉頰:「你,值得。」

 

懷裡的Omega虛軟的槌了他一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真的不會太貴嗎?不然我也出一半的錢吧?畢竟是因為我才會來這裡的……」

 

周澤楷搖搖頭,說:「在意的話,等會兒就努力些。」喬一帆愣了下,接著才反應過來Alpha是在調戲他,羞的又是出了幾拳。

 

誰都知道發情期的Omega在床上都是很努力的,因為那根本就是一種本能。

 

周澤楷也不生氣,就這樣讓Omega槌了幾下,才抓住對方其中一隻手的手腕在手背上親吻了下,嚇的喬一帆趕緊將手抽回,用另一隻手不停輕拍著方才被親吻的地方,好像上面有什麼病毒似的。

 

 

 

TBC

评论
热度(20)
 
 
 
 
 
 
 
 
 
© 佑子 | Powered by LOFTER